Skip to content

5hndp优美言情小說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討論-第八百九十九章:被審覈者鮮血帝分享-2pjyw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时间再一次的流逝。
这一次,前进的步伐依然很大。
已经是数个月之后。
当周围的一切停止变化的时候,欧提努斯和俾斯麦发现自己这一次,是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城市之中。
一座用魔法新建立起来的城市。
魔导国。
这里是属于安兹乌尔恭的国家。
时间,是在那一场战争结束后。
原本一切都是按照迪米乌哥斯的计划进行,没有出现任何的纰漏,但是在最后一刻的时候,雅儿贝德忽然反叛了,她展现出了强大的力量,配合已经开罐到极限的葛杰夫和全副武装的安兹乌尔恭大战了一场。
结果,是平手。
因为和雅儿贝德预想中的完全不同,即便意识到安兹乌尔恭的计划失败,甚至连下属也反叛,而且还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其余的守护者们,也没有丝毫失望的模样。
恰恰相反。
他们每一个都将所有的不满和愤怒投放到了雅儿贝德的身上,将她视为叛徒,认为安兹乌尔恭的唯一过错,就是太过相信她。
所以,就变成了眼前的这个样子。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占据了一块土地,创建了魔导国,而另一边,则是整个大陆上面所有的王国。
在雅儿贝德的带动下,安兹乌尔恭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魔王。
和魔王真正的战争,也已经在彻底爆发的边缘。
顾先生,我在暗恋你
看完一切,俾斯麦和欧提努斯都不免有些失望。
“看来,没能够成功。”欧提努斯摇摇头,“雅儿贝德果然是最特殊的那个。”
“预料之中吧。”俾斯麦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失望,她低吟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对欧提努斯说道,“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回到过去了,就从这里开始进行接下来的审核吧。”
“不错的主意。”欧提努斯耸耸肩,“战争与仇恨,是诞生强大意志的最佳时期,这能够省了我们很多功夫,另外,有新的被审核人员诞生吗?”
“暂时还没有。”俾斯麦摇了摇头,“但是,看这边,那位拥有鲜血帝称呼的被审核者,也走向了和原本的命运完全不同的道路,看这里,他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压力了。”
女鬼修真记
和原本的命运不同。
巴哈斯帝国现任皇帝,被誉为鲜血帝的吉尔克尼弗并没有走到和安兹乌尔恭合作的那一步。
原因也很简单。
他从雅儿贝德与葛杰夫的身上看见了希望。
如今,这两位唯一能够和安兹乌尔恭战斗的“勇士”,都已经被请到了他的王国,并且对整片大陆上所有的王国全部发出了邀请。
想要一同与安兹乌尔恭战斗。
此时此刻。
这一场仿佛决定了整个大陆一段传奇历史的会议,还有三天就即将召开。
江山如画 四叶铃兰
所有的会员都看出来了。
这的确是一个审核的好时机。
“我们走吧。”俾斯麦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应该要做什么,她说完这句话之后的下一个瞬间,就已经出现在帝国皇宫的上空,甚至时间也变成了黑夜。
欧提努斯并没有跟着过来。
豪門小老婆:首席大人饒了我 冰山蝶
她离开在了画面之中。
用她自己的说法,就是准备自己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俾斯麦就这样一步步的走在皇宫之中。
这里已经戒备森严。
毕竟,安兹乌尔恭可不止一次派遣了自己的属下,来这里给这些人一些小小的教训,在那种恐怖破坏力下死去的人类可不是一个两个。
而是数万,乃至于近十万。
这种毫不留情的残暴,也是其余的王国愿意积极参加这一场会议的主要原因。
魔王之所以要被讨伐,是因为不讨伐,所有的人都是谁被随时碾压死的蚂蚁。
俾斯麦的脚步声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在是在某种显然是规则力量的作用下,那些警戒着的所谓的战士,却没有一个人发现了就大摇大摆走在自己面前的俾斯麦。
穿越红楼之庶长子 残阳落暖
除了一个人。
鲜血帝。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此时的鲜血帝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根本没有入眠。
自从魔导帝安兹乌尔恭腾空出世的那一天起,他就没有一天睡了一个好觉。
那一场可怕的战斗,至今依然停留在他的脑海中。
连天空都撕裂,连大地都崩碎。
就算是传说中的神灵,都不及这力量百分之一的恐怖。
在这样的力量之下。
他手中的权利,他的地位,他的财富,全部的都不堪一击,他甚至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某一天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轻易的杀掉。
作为帝王。
就算是死,也不能够死的不明不白。
所以,鲜血帝没有睡。
伴讀守則 溪畔茶
然后,他听见了脚步声。
鬼吹燈之昆侖神宮 天下霸唱
起初并没有在意,以为是侍卫,或者某位官员。
但是,脚步声越来越近。
他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
这样缓慢的节奏,这样清晰的声音,却到了一个必须要等待侍从进来通知的距离。
有危险!
儒道之天下霸主
鲜血帝坐了起来,抓着自己床边的一柄细剑,死死的盯着大门。
没有大叫。
因为最精英的侍卫,全部都守在了外面。
老祖帶娃闖星際 悠閑小神
如果对方能够悄无声息的进来,那么喊人毫无意义。
吱——
伴随着声音,门打开了。
鲜血帝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愕然的看着穿着一身军礼服,就这样简单走进来的俾斯麦。
而他的那些护卫,也同样站在了门外,不但没有战斗,甚至还恭敬的对这个女人行礼。
有这么一瞬间。
鲜血帝都觉得,面前这个女人才是这个帝国的皇帝,这里才是对方的皇宫,而他,只不过是一个虚假的皇帝。
“阁下……是谁?”鲜血帝缓缓的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甚至将自己手中的武器丢到了地上,因为这武器没有任何的作用。
“俾斯麦。”俾斯麦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俾斯麦小姐。”鲜血帝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现在并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他看了看大门外那些正对这俾斯麦行礼的亲卫队,缓缓的开口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是指,就这样走进来。”
“一点小技巧。”俾斯麦抬起眼眸,表情平静。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