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g1ga6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178、分享兵書?閲讀-545vh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那几道人影当中,走在前面的是两位白须老者。
儒袍大袖,身形挺拔。
其后是两位中年,一人儒袍,一人劲装。
最后,才是一位身穿白色儒袍的弱冠青年。
书院之人?
难道书院将此地勘定之后,就要赶人走?
那些年少入军伍的并不认识这几位儒袍之人,面上神色微沉。
但半山亭中,钟诚等人已经面露惊骇。
隐逸于世 东方巧生
昌宁书院院长,儒道宗师宋濂。
白衣 撒旦的烟斗
书院掌学,大儒刘光。
书院新晋教习长,大儒周升。
还有一位,竟是仙卫营军尉曹成。
至于在他们身后的韩啸,已经被他们忽略了。
陆晨他们连忙起身,整理一下衣衫,大步迎上去,然后躬身下拜。
“免了免了,这聚会正是无分尊卑才能畅所欲言,不然就不爽快了。”
宋濂摆摆手,一挥衣袖。
一道淡淡的玄黄气飘散,整个半山亭都被笼罩。
陆晨等人再想去呼他尊称,却是已开不了口。
宗师手段,神乎其技!
战天屠魂 随波不逐流
几人只好对视一眼,然后又一躬身,将位置让开。
巅峰大扣杀 霂霜
一把野火 金仓
此时,不但钟诚他们唤不出宋濂他们的名号,就连其他认识宋濂他们的青年,都好似失忆,对宋濂他们到来全无震惊之色。
宋濂与刘光他们来到亭子里,径直坐在最上首,然后看向四周。
“呵呵,别说,昌宁青年一辈,的确不凡。”
宋濂乐呵呵的开口道。
这里聚集的都是三十岁以下青年,修为好多都已筑基,差的也是炼气、先天后期。
这样的水平,能代表昌宁年轻一辈的最高水准了。
“但大事在前,总还是要同心协力才是。”一旁的刘光淡淡开口。
听到他们两的话,朱广生等人面上露出欣喜之色。
这两位的肯定,对他们来说,乃是无比荣耀之事。
若是能入宗师之眼,必然前途无量。
“朱家后辈?看来有些磨砺,还算沉稳。”宋濂抬首看着朱广生,笑着道。
朱广生连忙站直身躯,躬身抱拳。
能在这么多的青年俊杰当中被宗师第一个点名,已是无上荣光。
“战阵之道,有几分纯熟?”
曹成目光在朱广生身上扫过,开口问道。
“回大人的话,兵书战册通读过,组建的兵阵小队能发挥一倍战力。”朱广生躬身回道。
听到他说兵阵小队能发挥一倍之力,曹成与刘光都是眼睛一亮。
那些坐在亭子内外的精英们,很多脸上露出惊异之色。
能训练兵卒组成战阵,此已是为将之才。
本就准备依附朱广生的人,个个脸上露出喜色来。
还有不少原本犹豫的,也暗暗下了决心。
“好,”刘光转头看向韩啸道:“你的提议不错,这城外书院占地广大,的确需要一队精干护卫。”
训练兵卒护卫书院,那岂不是日日都在这灵地中修行?
朱广生面上喜色更胜,忙一抱拳道:“朱广生必尽职尽责,不负所托。”
别说是他,整个半山亭内外,全都脸上露出羡慕之色来。
如果是城中书院,愿意去护卫的不多。
但现在这成为书院整个百里灵地,不说在这里修炼如何急速,往后肯定许多大人物要来此地观摩。
到时候说不定就能得一场机缘。
天下仙路 冷情先生
“其实,光九哥一人还是势单力薄了些。”
韩啸忽然开口,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韩啸说完,目光扫向四周,落在一个个青年俊杰脸上。
竟然是他!
孙茂脸上神色复杂。
虽然看不明白韩啸到底什么身份,但他与这些大人物同来,必然身份不简单。
看来,自己和父亲都看走眼了。
他转首悄悄打量小姑姑,却见她神色坦然,毫无变化,不由有些奇怪。
若此人与小姑姑关系不一般,按说小姑姑不该是这样表情才是啊……
甄克成脸上神情肃穆,似乎认真听几位大人物讲话,其实内心也是波涛翻滚。
那个年轻人他一眼就认出了。
自己身边最强护卫被宁致远斩杀,让宁家与自己疏离,这一切,都是此人所赐。
若不是筑基四层的护卫被杀,他近些时候怎么会如此低调?
见韩啸目光转来,他神色一变,站起身来抱拳道:“诸位大人,昌宁郡准备训练一只新军,郡守大人欲让我担任一营统领,我便不在此逗留了。”
惊!我成了女频文主角
说完,他看一眼之前出声依附他的那些人,转身就走。
一营新军!
这个消息无比震撼。
护卫书院只是能修行,同时或许会有机缘。
若是入了新军,国战之时,战功还能少?
就知道跟着子爵世子,绝不会吃亏!
那些依附甄克成之人站起身,面上欣喜的跟着他离开。
孙茂看看自家小姑姑,犹豫片刻,也起身跟着离去。
他父亲早有交待,跟随表公子,主要就为了新军中谋一个职位。
见他们离开,那些边军身份的也起身抱拳。
“我等军务在身,就不多打扰,国战之时,军前再聚。”
来世言欢 隐狂歌
他们又不可能留在昌宁,再在这里听下去,徒增烦恼。
片刻之间半山亭聚会青年走掉小半。
剩下那些人,脸上都露出期盼之色。
“在座都是昌宁俊杰,国战之时建功立业都是袍泽,九哥可将兵书战册与大家分享。”
韩啸这一句,让所有人变色。
兵书战册,这可是军将的立身之本。
要朱广生将兵书与所有人分享,这个要求,实在太过分。
“九哥手中战册乃是我世家根本,岂是你能决定?”
“韩十六,你说的轻巧,这兵书战策是你写的不成?说分享就分享?”
那些依附朱广生的人中,立时有人开口。
听说朱广生竟然研究战册兵书,他们本欢喜不已。
帝少的重生毒妻 晏晏公子君
没想到这读书读傻了的韩十六,竟是要九哥把兵书分享出来。
安身立命的东西,这是能分享的吗?
韩啸没有搭理他们,只是抬头,微笑着看向朱广生。
朱广生也是看向韩啸。
虽没有言语,但他已经明白韩啸笑容之意。
国战之时,凭他朱广生一人之力,能掀起多大波澜?
只有更多人配合,方才能得到更大的战功。
他朱广生比别人先练军卒,已经占了优势,如是还不能胜过别人,那这点本事,怕是拿不出手。
如果这点信心都没有,怕是再入不了韩啸的眼。
青春葬 北凉茶
想到此处,朱广生双手一抬,向着韩啸一抱拳,高声道:“好。”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