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1hkr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致命偏寵-第413章:嘴怎麼破了?少衍咬的?看書-vwxgo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
贺琛嘬了口烟,对着电话里挺不客气地抱怨道:“商少衍,你只说让我护着你女人的安全,也他妈没说让我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再说了,她怎么就那么多门路?崇城机场私人飞机的起飞航线我都让人卡死了。
谁他妈知道她还能动用寰夏药企的商务机,这也怪我?”
贺琛非常郁闷。
当他听落雨说黎俏去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
只要上过学,谁还没参加过同学聚会。
路上的祖先
结果一不留神就让黎俏钻了空子,显得他像个废物似的,连人都看不好。
商郁不知道说了什么,贺琛笑骂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不得不说,今晚黎俏能避开所有人,悄无声息地赶回南洋,确实挺让人刮目相看的。
……
凌晨两点,寰夏商务机平稳地降落在崇城机场。
贺琛就在停机坪候着,看到舷梯上走下来的身影,不由得挑了下眉梢,“弟妹,你这是玩cosplay呢?”
嫡女策
不是他大惊小怪,谁让黎俏身上还穿着那件白大褂。
黎俏低垂着眉眼踏下舷梯,看到下方的贺琛,面无表情地把手插在了两侧的外兜里。
她一言不发地走上前,跟着贺琛的保镖也非常懂事地为她拉开了后座车门。
贺琛看出她状态不对劲,弯腰进车坐在她身边,右腿的脚腕搭在左膝上,晃了晃,“哟,嘴怎么破了?少衍咬的?”
吵死了!
黎俏幽幽瞥他一眼,目光中的压抑让贺琛看了心惊。
他从没见过一个小女孩的眼神能有那么浓墨的暗涌。
基于对黎俏浅显的了解,以及和商少衍多年的交情,贺琛还是耐着性子说道:“你看到我在崇城,好像一点也不惊讶,那就应该知道这是谁安排的。
我听流云说,你们俩吵架了,弟妹,不是我说你,你这就矫情了啊。
有些事他既然不想让你知道,你又何必多此一举的追问。
男人嘛,只要不是劈腿乱性,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差不多得了。”
前排的保镖从后视镜看了贺琛一眼,他们很怀疑琛哥根本不是想劝和,他是来劝分手的吧?
有这么劝人的?
这时,黎俏听到那句‘你这就矫情了’心头狠狠一颤。
她从南洋回来的飞机上,就一直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太小题大做。
现在连贺琛都这样说,她必不可免地再次产生了自我怀疑。
黎俏抿着唇看向窗外,沉默了很久,久到贺琛以为她不打算搭理自己的时候,才听到一句轻飘飘的话从身旁传来。
她说:“也许真的是矫情吧。”
所以……她一个字都没问过。
她没问,商郁也没说。
贺琛偏头瞅着黎俏的侧脸,撇撇嘴,又摸了摸鼻梁,感觉她这样的状态好像随时要哭出来似的。
他最怕女人哭,麻烦死了。
但黎俏过分冷清的神色,却没有一点要哭的迹象。
贺琛觉得,有点看不懂她了。
果然情情爱爱这些个破玩意,不但不能锦上添花,还他妈让人头大。
车子很快就驶回了招待所,黎俏下车时对贺琛说了句谢谢。
贺琛望着她的背影,轻佻的神色退了几分,从兜里掏出烟点燃,默了很久,才叹息道:“跟商少衍说一声,他女人已经回招待所了。”
“好的,琛哥。”
情爱这东西,霸道狂妄如商少衍,看来也不能免俗。
贺琛望着寂静的深夜街道,已经想不起来自己上一次动心是什么时候了。
当初和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到最后还不是扛不住压力,和他分道扬镳?
黎俏和商郁的感情,又能维持多久?
一次小小的吵架,看起来已经要伤筋动骨了。
爱的有那么深?
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们之间大概还没体会过真正的为情所苦。
贺琛曾经爱过一个人,爱得惊心动魄,也爱得遍体鳞伤。
以至于他曾放下自尊卑微的乞求她留下,那个女人还是毫不留情地转投他人怀抱。
終極外掛王 之憂
大概是所有的爱情都消耗在对方的身上,所以如今他很难再体会什么叫心动,更没办法去理解黎俏折腾这一趟到底有什么意义。
安心呆在商少衍的庇护里,做个小女人不香吗?
贺琛默默地抽完一根烟,烦闷地捏了捏眉心,“回吧。”
车子缓缓驶离了招待所,而大堂内的黎俏,一个人坐在掉了漆的木椅中,沉思到天明。
……
清早五点,夏思妤跑来了招待所。
她下榻的酒店距离这里不远,因为不放心黎俏,几乎没怎么睡,天一亮就赶了过来。
她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地上了楼梯,来到顶层天台,一脚就把铁门给踹开了。
天光破晓,整座城还没有彻底苏醒。
远处的海浪声忽隐忽现,夏思妤就那么站在原地,望着黎俏坐在天台栏杆上的身影,心跳差点没停了。
帝国军团 金铁木
“俏俏……”
她喃喃了一句,生怕她想不开似的,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然后随着距离缩短,一阵扑鼻的香味传了过来。
辰琳 筣霖
夏思妤站在黎俏身后,探身往前一看,她家这位小祖宗手里拿着俩包子边吃边回头看她。
懵逼的夏思妤:“……”
“你怎么起这么早?”黎俏的声音有点沙哑,眼眶很红,染了彻夜不眠的血丝。
夏思妤磨了磨牙,转身用后腰靠着栏杆,后仰着头望着黎俏,“说说吧,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黎俏咬了口包子,又看了她一眼,把另一个没吃的包子往前一递,“吃吗?”
夏思妤也不客气,伸手拿过包子就往嘴里塞,含糊地催促:“赶紧给姐姐说,别等我自己查。”
“哦,没什么。”黎俏坐在栏杆上晃了下腿,“就是跟男朋友吵架了。”
“咳咳咳——”夏思妤被噎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有男朋友……了?”
黎俏漫不经心地点头,“有啊,很奇怪吗?”
夏思妤拍着自己的胸口,想了半天,眼神透着几分打量,“谁啊?我……认识吗?”
她想到了一个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脑海中的身影。
她知道,那个人对黎俏的感情,已经藏了很多年。
只是那个人不知道,她对他也同样藏着不为人知的执着。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