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r2zp人氣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967、陳漢昇的“槍口餘生”(求月票)閲讀-126go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哼!在孙教授面前装作小绵羊一样,只会恐吓我这个可爱的小秘书!”
面对无良老板的威胁,聂小雨虽然很不满,但也只能委委屈屈的跑下楼。
当然,陈汉升也没忘记把藏在椅子底下的拖鞋找出来,顺便让小秘书带回车里,免得第二天早上被发现了。
等走廊上再次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陈汉升又悄摸凑近病房,听听里面在说什么。
“汉升今晚也是被吓得够呛,衣服穿反了都没察觉。”
冒牌皇妃好調皮 董小妹
“还有美娟,你这当妈的怎么一点不注意呢。”
“陈汉升鞋子都跑丢了,医院可不同别的地方,说不定哪里就有废弃针头什么的。”
······
“丈母娘”吕玉清正在絮叨,甚至还埋怨了一下梁美娟。
“什么?”
梁太后懵懂的声音响起,她肯定记得陈汉升衣服没穿反,鞋子也没跑丢,这亲家母在说什么呢?
“你看,你到现在都没察觉。”
吕玉清只能无奈的提醒道:“虽然小小鱼儿出生很重要,但是你们也要多加注意啊,早知道我今晚就不说了,一个个都这样粗枝大叶的。”
“······喔。”
过了一会,梁太后才憨憨的应了一声。
自始至终,两位母亲的交流都没在同一个频道上。
“嘻嘻~”
陈汉升在外面捂嘴偷笑,没过多久聂小雨就拎着运动鞋上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气喘吁吁的王梓博。
“聂小雨说问题不大。”
王梓博很贴心,拍了拍陈汉升的肩膀安慰道:“你不用担心。”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楚惊鸿
陈汉升摇了摇头,明天早上老萧也会到场,自己这样一直处在小鱼党“水深火热”的包围中,难受程度堪比社会性死亡。
可是又怎么样呢,自己做的孽,不管怎么样都要面对。
王梓博知道自己不方便进病房,索性就留在外面陪着陈汉升,没多久小鱼儿身体支撑不住,有些困乏准备休息,医生护士也都陆续出来了。
其实医生护士都是早早就接到通知,这次护理的萧容鱼女士,不仅本人是容升律所律所主任,背后的关系也非常强大。
既有领着国家津贴的老教授孙壁妤,还有大名鼎鼎的“果壳陈”。
对于这个即将出生孩子的父亲,其实谁都是心知肚明的。
陈汉升笑呵呵的和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打招呼,大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基本都是教授,年龄也比较大,说话慢条斯理很有水平。
护士就要年轻一点,有些还是壳粉,对于正面接触陈汉升这位果壳电子创始人都觉得很新鲜。
一阵简短的寒暄和交流后,护士还贴心安排了今晚陪护人员住宿的地方,等到她们压着脚步离开时,陈汉升冲着聂小雨使个眼色,小秘书拎着一个公文包不声不响的跟上。
如果是两年前,王梓博一定会傻乎乎的询问:“聂小雨去干嘛?”
不过他现在是明白了,这是递红包的。
“小陈,我去帮一下忙吧?”
王梓博看着聂小雨,拎起来似乎有些吃力的样子。
“你有病吧!”
没想到又被发小骂了一句,陈汉升低声解释道:“送红包这种事,当然是人越少越好了,你和小雨两个人过去,那些收礼的会有心里压力,知道吗?”
“原来还会这样啊。”
王梓博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这些生活上的人情往来,点破了觉得就应该这样。
可是如果没人帮忙点破,很可能会一直错下去。
十几分钟后,聂小雨蹦蹦跳跳的回来了,从她步伐的轻盈程度上,就知道那些钱全部散出去了。
“没忘记叮嘱一下吧。”
陈汉升问道。
“没忘记。”
不朽天朝
聂小雨歪着头说道:“教授专门保证,能够在高干楼工作的护士,以前全部都是科室的三八红旗手,政治纪律性绝对信得过。”
“嗯。”
陈汉升微微颔首,指着隔壁一间病房说道:“你去休息一会吧,边诗诗也在那边,明天我应该还在这里的,工作上记得安排一下。”
“陈部长你睡哪儿呢?”
小秘书还没忘记关心一下自己老板。
嗜血女王的骑士少爷 锦瑟惊梦
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
“我简单。”
陈汉升咧咧嘴笑道:“实在没地方住,就和护士小姐姐挤一挤。”
“切~”
聂小雨指了指小鱼儿的房间,举起小拳头警示一下。
棄婦翻身
等到其他人都休息后,陈汉升和王梓博反而都没了困意,两人就在椅子上闲聊。
陈汉升一会说要想个办法,让老萧暂时没办法责骂自己;一会又畅想小小鱼儿长大后,自己要给她一个公主般的生活。
王梓博本来想再次提醒发小,小鱼儿很可能要带着闺女出国,但是看到陈汉升脸上满足的笑容,他还是没忍心,转而说起自己父母和边诗诗父母春节时的见面计划。
两人各说各的事,好像谁都没搭理,又好像谁都听进去了,这大概就是真正死党之间的感情。
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可以分享。
早上7点左右,值夜的副主任下班前,还特意过来看了看小鱼儿的状况,确认没有问题后才放心的离开。
“医生挺负责的。”
王梓博评价道。
“负责是负责,但我也给钱了好吧,这是将心比心换来的。”
陈汉升白了一眼发小。
“你给了多少?”
王梓博好奇的问道。
“一万。”
陈汉升答道。
“也不多啊。”
王梓博忍不住挠挠头:“对你来说中规中矩吧。”
“如果单位是美元呢?”
陈汉升淡淡的说道。
王梓博:······
7点半左右的时候,大家陆陆续续的醒过来,萧宏伟和陈兆军也是风尘仆仆的赶到了。
老萧没有太多忌讳,敲门后就进去探望闺女了,老陈则站在走廊上,听着妻子讲述昨晚的事情。
过了一会,老萧知道小鱼儿没有什么大问题,严峻的表情才稍微轻松一点,不过走出病房看到陈汉升以后,两道浓眉再次皱着一起,手都下意识的摸向腰间。
“我去买早餐!”
陈汉升发现不对劲,只能先用这一招暂时避险。
不过这明显不是长久之计,一起跟着下来的王梓博,他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在医院食堂买好包子豆浆油条后,王梓博刚要回去,突然看见陈汉升自顾自的先吃起来了。
“小陈。”
王梓博呆呆的问道:“不回去一起吃吗?”
“你别管我。”
陈汉升不耐烦的摆摆手,吃饱喝足还打了两个响亮的饱嗝,王梓博开始不知道陈汉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直到返回病房门口,他才终于明白。
因为陈汉升把每个人早餐都摆好,唯独“漏了”他自己的那一份。
“汉升,你不吃吗?”
冷酷毒医倾天下
吕玉清诧异的问道。
“吕姨,我没什么胃口。”
推倒恶魔校草:宠溺100天
陈汉升低沉的回应。
重生之破繭
这次连梁太后都被唬到了,她走过来说道:“你好像都没睡觉吧,不吃不喝不睡的准备修仙呐?”
“就是吃不下嘛,心里非常难受。”
陈汉升依旧拒绝:“你们赶紧吃吧,大家昨晚都辛苦了。”
他说话的时候,特意把“昨晚”加了重音,好像生怕别人忘记自己的遭遇。
读者专属福利:关注vx[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幼楚],里面可以领现金红包和点币,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哎~”
吕玉清叹一口气,转身和老萧说道:“昨晚陈汉升过来的时候,太急都把鞋子给跑掉了,赤着脚在医院里走来走去,你说这多危险啊。今天又吃不下饭,怎么创立那么大一个企业,心里抗压能力这么弱呢?”
“这样啊。”
老萧打量着一夜没休息、早饭吃不下、脸色颓靡、眼袋有些发黑的陈汉升,最终决定先等小小鱼儿出生后,再慢慢和陈汉升“谈谈”。
······
(今晚12点前还有一章,求个月票,谢谢大家。)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