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qwdo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重生逆流崛起 月陽之涯-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投名狀看書-c5587

重生逆流崛起
小說推薦重生逆流崛起
周斌在燕京的人脉跟关系不说,让今天这几个岭南地头蛇动心的,还是周斌所说的,唐家背后的支持者,这次要出手,这才是让几个地头蛇蠢蠢欲动的原因。
从这几个地头蛇口中,周斌对于唐家,还有唐盛廷在岭南这边的对头,也有了一些了解。
亂世行 半語
从燕京回来之后,唐家那边目前开始稳定下来,有易支付平台和燕京发展银行的资金,岭南精密偿还了部分资金,然后开始转型研发和生产,智能手机还有其他电器零部件。
有Onyx科技的订单,岭南精密得生产迅速恢复,这几年在高端跑车品牌行业颇为活跃的依多尼斯汽车,也给岭南精密下了部分订单,依多尼斯如今可是有F1车队的,成为依多尼斯跑车的供应商,让岭南精密更是名气大增。
而正在不断转型的F1公司,也授权了岭南精密部分汽车专利,这让岭南精密一举横跨电视、手机、汽车三大领域,再加上从燕京不断投过来的资金,让岭南精密仅仅半个月不到,订单和预期营收就开始暴增。
還君明珠:霸愛與妳 冰蛋兒
九陰邪君 聶小刀
岭南精密复工,生产和提炼原材料的矿场、提炼厂自然也开始复工,这些都让在新三板的岭南精密股价和市值直线飙升!
而唐家这边,回到岭南的唐雪灵,一举进入岭南精密的董事会,她对于岭南精密开始大刀阔斧的整改。
掌管着燕京发展银行和易支付投资的资金管理权,再加上唐盛廷也有意让唐雪灵掌管唐家的产业,这让唐雪灵实际上成为唐家的掌管者。
而唐雪灵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整个岭南精密还有其他产业人事进行整改,唐春月等一众原先的唐家人,相继被调离管理层,岭南精密和唐家的产业,正式进入职业经理人时代!
——————
这次唐家的事情,让唐盛廷明白,过去那一套家族式管理,已经撑不下去了,唐春月这帮唐姓管理人,能力不提,就连人都靠不住,如果不是唐春月她们拉后腿,岭南精密等产业怎么会那么快就到了这种局面,他知道唐家的产业管理,到了非变不可得地步,所以也任由唐雪灵处理。
对于唐雪灵不满的唐家人自然不少,甚至有咒骂和找来媒体前控诉的,唐家在岭南的热度是丝毫不减!
魔道争锋
項王傳
周斌想着唐家那边的变动,感觉唐雪灵能够控得住局面,他没有要过去拉偏架的必要。
除过唐家之外,对于唐家的对手,周斌也有了一些了解,知道跟唐盛廷竞争最激烈的就是贺氏集团。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就证明,就是贺振邦那边,再给唐家添堵,但几个地头蛇的话,也让周斌有了下手的方向。
向着外面看了一眼,周斌长出了一口气,这次不仅是刀疤刘那边,想要在陈楚面前表现一番他的能力,周斌也同样需要投名状,何止是周斌,秦长青派来的两人,也需要向秦长青那边交差!
“贺振邦、贺沙川?”周斌喃喃自语了几句,对于贺家的破事,周斌不太愿意多管,但哪怕只是传闻,如果需要杀鸡儆猴的话,周斌也不介意拿贺家开刀,至于几个地头蛇所说的,贺沙川有对唐雪灵什么心思的传闻,那周斌就更不可能放过他们了。
贺家的别墅里,贺振邦这几年总感觉莫名心惊,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一样。
对于电视机的新闻,贺振邦根本看不下去,手中的报纸也读不下去,将报纸扔在了一旁,贺振邦向着房间内的贺沙川和贺霖棕看去,“唐家和岭南精密那边有什么动静?”
贺沙川、贺霖棕两人,这几天特别安分守己,什么夜店、聚会之类的,都没有去过,都天天蹲在别墅里,他们两人都吃过陈楚的闷亏,知道这次是陈楚和楚科技术,出手帮的唐家之后,两人都有些头皮发麻,尤其是贺沙川,燕京的经历对于他就是噩梦一般。
听到贺振邦的话,贺沙川老老实实的说道,“没什么动静,岭南精密拿到了不少订单,已经开启全面开工,听说还买了大量的新设备,又招了不少人员进去!”
对于唐家的产业,贺沙川还是垂涎的,甚至感觉,如果贺氏集团吞了唐家的话,那这些订单说不定都是他们的了,不过现在也只不过是只能想想罢了。
月老的孟婆湯 洌月
看着贺沙川的样子,贺振邦就气不打一处来,唐家那边还没什么动静呢,贺沙川就一副狼来了的架势,贺振邦感觉如果不是自己还在这里,没准贺沙川这会早就不知道逃哪里去了。
“像什么样子,之前还想要将唐盛廷那个女儿娶到手,现在不敢了?”贺振邦看着贺沙川怒声说道,他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生了这么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关键时刻什么都用不上,还不如唐盛廷的女儿唐雪灵呢,关键时刻能替唐盛廷扛起来。
听着贺振邦的话,贺沙川小声嘀咕了一句,以前他还敢想入非非,那是因为感觉唐雪灵跟陈楚之间没什么,可楚科技术出手支持唐家,他现在哪里还敢有其他想法。
“滚出去,打探消息,看唐家那边有什么动静!”
听到贺振邦的叫骂,贺沙川贺贺霖棕就急忙跑了出去,这几天时间,最反常的却是贺振邦,喜怒无常天天发无名火,贺沙川感觉他老子贺振邦,才是魔怔的那一个。
极道苍狼
贺沙川两人离开后,贺振邦才按住了暴跳的太阳穴,长出了一口气,他这几天最担忧的就是楚科技术那边出手,虽然还没有丝毫动静传来,可这就像勒住贺家脖子的绳索,时刻让贺振邦担忧,他只希望是自己多虑了。
十三福晉失蹤之謎
半夜,喝了几杯酒,有了醉意的贺振邦才勉强睡下,刚刚入睡不久,桌子上的电话然响了起来,贺振邦先是一阵烦躁,随后猛然清醒过来,他卧室的座机,只有发生最紧急的事情才能打进来。
从床上惊起,贺振邦手有些颤抖的接起了电话,“喂,我是贺振邦,什么?”
看了一眼窗外,贺振邦确信自己没看错,大半夜的贺家矿场所在地的几大安检部门,竟然联合进行对贺家的矿场进行突击检查,然后直接让整个矿场停工。
贺振邦犹豫了半响,最后还是没有拿起电话,大半夜找相熟的人拖关系让矿场恢复开工,他只希望这一次是个“意外”!
早上贺沙川起来到客厅的时候,整个客厅是烟雾缭绕,让算是老烟炝的贺沙川都被呛的咳嗽起来。
走进去一看,才见到满地的烟头还有酒瓶子,落在老子贺振邦脚下。
“矿场半夜停了!”声音嘶哑到极点的贺振邦,向着贺沙川说了一句。
听到贺振邦这句话,贺沙川没有在意,矿场哪年不停个几次,他不知道贺振邦怎么这么大反应,“找安监那边的人不就行了?”
贺振邦撇了一眼贺沙川,将烟头扔在了一旁,“所有的电话,我全部都打了一遍,没有一个人肯接电话!”
贺沙川隐隐有不妙的感觉,他知道贺振邦口中的所有电话,肯定是贺家所有的人脉和关系了,一个没接电话还好说,所有的人都不接的话,傻子也知道恐怕出变故了。
看了一眼眼前的败家玩意,虽然贺振邦并非这么一个儿子,贺家就有几个不说,在外面他还练了几个小号,但最器重的确实还是眼前的贺沙川。
想了片刻,贺振邦开口,“你那边准备一下,如果……”
贺振邦刚想让贺沙川出国外一段时间,可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到电话号码,贺振邦只能接起,“赵行长,你怎么打过来电话,今天晚上一起聚……,赵行长这种事开不得玩笑!”
听到电话里的话,贺振邦彻底变了脸色,他之前刚对唐家用过同样的手段,哪里不知道被断贷的风险,而现在本地银行就要对贺家断贷,收回借给唐家的资金。
挂断电话之后,贺振邦脸色铁青,他现在如何还不知道,这是有人对贺家出手了,不过还没等贺振邦开口,电话就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贺沙川见到每接一个电话,贺振邦就脸色难看一分,等到挂断电话的时候,贺振邦脸色就从铁青变成异样潮红,最后变成惨白。
如果说,矿场停工、银行向贺家收回资金,那贺振邦都还勉强能撑得住,虽然损失惨重,但贺振邦积攒的家底丰厚,还能抗住。
可原本跟贺家合作开采矿场的几家公司,全部退出跟贺家合作,从贺家采购的原材料、加工零部件厂商,也停止从贺氏集团采购,就连贺家投资的房产等项目,都突然有人跳出来跟贺家些竞争,最让贺振邦气血攻心的还是,贺氏集团最大的海外合作方,也突然宣布停止合作。
贺家可是准备了一大批的产品,准备要发货的,这可是一笔巨额的交易,也全部停了下来,这可是价值上亿的货物,都被堆在了库房中。
看着快要昏厥的贺振邦,贺沙川一阵慌乱,给贺沙川灌了好几口水,贺振邦才清醒过来。
长出了一口气,贺振邦向着贺沙川看去,他不知道是不是楚科技术对贺家出手,但这次对方来势汹汹,他感觉这次贺家恐怕有些麻烦了。
虽然感觉贺沙川有些不中用,但贺家能用的那就是那么几个,贺振邦还是想给贺家留根苗的,长出了一口气,贺振邦将贺沙川拉了过来,对着他交代了几句。
周斌所在的大酒店,这时候一片热闹,一群本地的地头蛇聚在一起,神情兴奋的低声议论着。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