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kflnx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劍骨-第四百七十六章 我想死在長陵鑒賞-uvrw9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琉璃山大泽外。
六道轮回结界的光华,直射苍穹。
宋雀和辜伊人掠出六道轮回结界,落在了大泽之外,两位涅槃的身影,吸引了圣山剑修们的目光。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这是……宋雀前辈?”
“还有瑶池的圣主大人!”
那些大修行者都不镇定了,在皇权之争中,明文规定,涅槃境大修行者不得插手。
轰隆隆。
帝王本壞:臨時王後要出逃
虚空之中传来震响。
“还有涅槃境大能降临了……是红拂河的酒泉子前辈!”
大泽之上。
婚内征服:老公如狼似虎 落钦钦
酒泉子和雷云子,踏出虚空,二人落步之后,先是神情阴沉,抬头望了一眼天谴,然后缓缓落在宋雀辜伊人身前。
“太子殿下正好也在这里。大隋铁律,皇权在上……”雷云子的袖袍之中浮现一缕缕金灿光辉,他正准备宣读红拂河的律法惩处,忽然挑起眉尖,不敢置信地望向趴伏在大泽泽面上的那道黑袍身影。
看到二皇子。
雷云子的声音戛然而止。
两位红拂河涅槃,在降临的那一刻,神念覆盖之下,已经通晓了一切!
太子收起佩剑,抬起一条手臂,甲胄震颤。
“嗡”的一声!
掌心的“皇权之力”溢散而出,化为一条雏龙,游掠在大泽边缘,将几人所处的方圆包裹起来,使得其中的声音不至于泄露。
“大隋皇室的丑闻,诸位还是不要外传了。”
太子轻轻开口,对着酒泉子雷云子道:“如二位所见,我这位愚蠢的弟弟,犯下了不可饶恕之罪过,从他堕落之始,便不再受铁律庇护……灵山大客卿与瑶池圣主今日之举,也算不上触动律法。”
“这。”雷云子沉默片刻,默认了太子的说法。
的确如此。
二皇子……竟然选择与影子一同堕落。
光明皇帝的铁律,从来不会庇护黑暗。
“大客卿,辜圣主,二位不是要血洗大泽么?”雷云子忽然话锋一转,他望向宋雀,面无表情道:“怎么,韩约区区一位星君,二位竟是对付不了么?”
辜伊人神情一寒,就要上前。
宋雀一只手按住自己夫人。
他神态没有波澜,道:“大泽之内,已无生灵,数万鬼修,尽数被韩约炼化……如今大泽之内,已结成六道轮回结界。雷云子前辈若是不信,可以亲自去一趟结界 ,试试那韩约的神通。”
雷云子眯起双眼。
韩约……一个百年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一个见不得光的卑微鬼修,说到底,就算有一些机缘,又能成什么气候?
太久没有出世,他的情绪几乎都写在面颊之上,酒泉子只是略微一瞥,便知道这位昔日老友,此刻究竟在想什么。
“不要小觑韩约。”酒泉子同样伸出一只手,按在雷云子肩头,认真沉声道:“想想当年的余青水,若一同走到涅槃境,你敢跟他搏生死么?”
雷云子面色一阵青白。
“你太久没出世了。如今这座天下,不输五百年前。”酒泉子意味深长道:“既然宋大客卿和辜圣主没有触动铁律,这场大泽之战……便没有你我二人的事了。与我一同回去吧。”
之前宋雀踏出东境,雷云子欲加阻拦,打了一架,可惜战败,这股郁气一直堵在心头。
“酒泉子,既然东境不受律法庇护,我对鬼修出手……自然也是铁律范畴之内。”雷云子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酒泉子一怔。
的确如此……尤其是韩约如今炼化大泽生灵,血祭破境。
“我雷某,最恨戮杀生灵的恶徒。”雷云子望向宋雀,刻意朗声开口,用神性加持,使得自己声音传遍整座大泽。
他风轻云淡道:“鬼修手段,有何可惧,还能阻住涅槃不成?宋大客卿,看我摘下韩约头颅。”
胸膛郁气,正好拿韩约开刀!
区区鬼修,他雷云子所修的,正是浩然雷力,专杀世上一切阴秽之物!
根本来不及开口,也来不及阻止。
只见雷云子拔地而起,化为一道长虹,在数十万的铁骑剑修视线当中,撞入琉璃山大泽。
那座悬浮自成一界的霞光洞天内,传来了一道极其阴沉的沙哑声音。
“滚!!!”
是韩约的声音,如敕令一般,响彻方圆百里。
接着便是嗖的一声。
雷云子所化的那道虹光,来得快,去得更快。
观战众人,根本不知这位涅槃境老前辈在“六道轮回结界”内看到了什么……只知他进去之后,不到三息便重新遁逃而出。
这一次雷云子的遁光极其干脆,出口立誓到光速打脸不过眨眼,还是当着大隋四境的大修行者面前夸下海口。
数百年威严,一夕崩塌。
这下,雷云子连大泽也不回了,直接向着中州方向掠去。
酒泉子和宋雀看到这一幕,纷纷沉默以对。
以酒泉子的“狡猾程度”,早就猜到了如今的韩约,已非常人可治。
凤惊九霄:盛宠嚣张妃
须知,这二位天下最护犊子的涅槃境大能,爱子可是与韩约息息相关,竟然都能忍住愤怒悲痛……离开“大泽”。
韩约此刻的实力,可想而知。
若能杀,宋雀辜伊人,早就将其杀了。
“这个鬼修,真的很强。”宋雀沉默片刻后,平静道:“我和夫人试着出手,合力递了几剑,但效果不好,即便留在大泽……也只是宁奕的负担。”
酒泉子点了点头。
然后他后知后觉地挑起眉头,满脸震撼地望向宋雀夫妇。
惡魔少爺不許動 初微涼
等一等。
宋雀刚刚说的是什么?
他们夫妇留在大泽,只会是宁奕的负担?
“你是说……那结界内,与韩约对决的,是宁奕?”
酒泉子虽然知道东境战争挂帅都督的乃是蜀山那个宁姓小子,但遥想上次见面的时候,那小家伙只是一个命星境界的修行者而已。
才如此短的时日,已经能跟韩约殊死对决?!
虽然他知道宁奕身上有不同寻常的造化,还有一些特殊之处。
但酒泉子实在无法把宁奕,和此刻的韩约画上等号。
几人皆是神情复杂。
反倒是太子,神情轻松,一副不出所料的面容。
“你们似乎都很惊讶啊?”李白蛟淡淡笑道:“宁奕是一个无法用常理揣度的家伙……他和韩约一样,都是折不断的霜草。”
这句话。
被趴伏在大泽水面上的二皇子听了进去,其中的某个字眼,十分熟悉。
折不断的霜草。
霜草……
李白鲸满面血渍,眼神疲倦,低声笑了起来。
他仔细想了想,这还真是姓宁的,和自家先生最相似的地方了。
不过,先生应该是无敌的吧?
他的眼神忽然又黯淡下来……只是,先生赢了又能如何,赢得了一人,难道还能赢下这座天下?自古大势不由人,如今东境势头已去,自己行错一步,满盘皆错,就算先生能赢。
这一局棋,终究还是输了。
大泽水面。
一袭破烂黑袍,摇摇晃晃,站起身子。
“兄长……”
他的声音像是被砂纸打磨过,嘶哑地仿佛再提高一点音量,整个声带便会撕碎。
李白鲸浑身上下,渗出密密麻麻的鲜血,由于不死之力的加持,他只是虚弱,只是颓废,却不会死去,即便摇摇晃晃,也没有再度倒下。
对于这个堕入黑暗的弟弟。
李白蛟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怜悯,他觉得可惜,觉得痛恨,觉得可笑。
“我,放弃皇位的争夺。”
李白鲸笑着露出染血的牙齿,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按在自己的眉心之处,用自己的眉心血,立下誓言,“这场战争……到这一刻,就可以终结了。”
这句誓言,对李白蛟而言,很重要。
这意味着,他全面获得了红拂河的拥簇,所有在皇权之争中保持中立的大隋皇室力量,在这一刻,将会尽数纳于他的麾下。
大隋数万年的皇权机制,极其健全,完善,如果陷入二龙夺嫡的情况……除非一方像今日李白鲸这样亲口宣誓放弃,否则,红拂河的铁律将持续生效。
“按照律法,主动放弃皇位者,理应得生。还可得封地,封王。”太子一只手按着剑鞘,缓缓来到自己的弟弟面前,“但你……不受律法庇护。”
背欺光明。
堕入黑暗者。
若身为大隋皇室,知罪犯罪,则当立诛!
此乃滔天大过,绝不可饶恕。
“我可以死——”
不等太子说完,李白鲸便快速开口,接过话题,拉长音调,“但我要死得……其所。”
“死得其所?”太子眯起双眼,“你想怎么死?”
李白鲸忽然低低的笑了:“我想在这里等一等……”
“再见一面甘露先生。”
或许是预感到,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李白鲸的声音越来越低,但明显说到甘露先生这四字的时候,他的语气重新充满了力量,仿佛这是一股支撑他走下去的动力。
“这个要求,本殿无法答应你。”李白蛟面无表情道:“因为甘露今日会死在大泽。”
李白鲸耸了耸肩。
“那就等到大泽的那一战结束……”二皇子望着远方的血红天光,轻声喃喃道:“见得到,见不到,都无所谓了。”
眼看他高楼起。
眼看他楼塌了。
是非成败……转头成空……
二皇子缓缓转头,望着自己的兄长,提出了自己的最后一个要求。
“我想,死在长陵。”
……
……
(PS:1,双倍月票开始了……虽然很想求一下月票……但鉴于这几天更新量……等明天我加更了再求票吧……2,今天真的是很忙,不是偷懒少更)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