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mv1u人氣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 愛下-第一章 玉蓉推薦-rqglw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最近万象学宫中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对于江湖大势乃至于天下大势来说,当然不算什么,不过对于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宫学子们,就是一件大事了。
一个来自齐州社稷学宫的小子,竟然拐走了学宫中的苏怜蓉苏大家,此等大逆不道之举,自然惹得万象学宫的学子们人人愤慨,有人是出于羡慕和嫉妒,毕竟苏大家的相貌、姿容、才学、性情无一不是顶尖,年纪又不大,不知多少学子暗暗思慕,不乏有人怀有见不得别人好的阴暗心态。当然也有卫道之士,认为裴家小子乱了伦常,自然是大加指责。
在学宫的祭酒中,大祭酒温仁的孙子温礼对苏怜蓉有意早已是众所周知,此时温礼的失意可想而知,在这等情况下,虽然温礼没有出面多说什么,但是许多与温礼交好之人,亦或是帮闲之流,纷纷作声,指责裴玉。
在这等压力之下,裴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带着苏怜蓉离开了万象学宫。
对于高高在上的儒门大祭酒来说,这种争风吃醋的小事当然不值得他们去关心,所以裴玉带着苏怜蓉离开万象学宫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震动,只是在万象学宫的众多学子之间多了些谈资而已,毕竟大家也都心里明白,就算裴玉没拐走苏大家,苏大家也不会垂青自己,不过是凑个热闹罢了,除了温礼之外,谁也不会为此伤心难过。
裴玉和苏怜蓉离开万象学宫之后,不急于赶路,而是买了一辆马车,走走停停,游山玩水,好不自在。
不知不觉之间,两人已经出了龙门府的范围,随着秋意渐浓,视野可及都是金黄一片的喜人画面。走了一日之后,金黄之色逐渐减少,松柏茂密,开始有青翠显现,地势也随之越发起伏,入眼可望丘峦连绵,不久渐入深山,马车已经不能前行,两人干脆弃了马车,徒步而行,脚下羊肠小道蜿蜒,两旁峭壁耸立,如是被利剑劈砍凿出,两方崖壁与一线小径形成了一线天的景观,将天光挤成窄窄一线,使得山道之上晦暗莫名,甚至有些地方昏暗如黑夜。
天国的水晶宫
汤姆叔叔的小屋 比彻·斯托
羊肠小径昏暗阴凉,两旁根本没有护栏,裴玉身怀“神境通”,自然不怕,小心照顾着苏怜蓉,不让她有什么闪失。
再行一程,前方天光乍泄,豁然开朗,两边青翠一片,脚下道路逐渐平缓开阔,四周除了高大树木之外,寂寂无声,偶尔传来几声轻微鸟叫虫鸣,让人心旷神怡。拾阶而上,秋季本就天凉,深山之中,青木夹道,冷风习习,于是裴玉取出一件鹤氅,为苏怜蓉披上。
苏怜蓉微微一笑,“我还不至于这样弱不禁风。”
裴玉笑而不语,只是仔细帮苏怜蓉系好鹤氅的系带,然后又趁着苏怜蓉不备,偷偷亲了她一下。惹得苏怜蓉轻嗔一声,轻轻拍打了他一下,却没有什么恼怒神色。
至于两人是如何走到今日这般地步,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总而言之,李玄都从唐家堡到楼兰城,再到“玄都紫府”和玉虚斗剑的这段时间里,裴玉也没有闲着就是。
不过仅凭花言巧语和讨好献媚,必然无法打动苏怜蓉,其实是苏怜蓉在万象学宫中不小心露出了破绽,险些被儒门中人发觉,关键时刻是裴玉帮苏怜蓉遮掩过去,然后顺势表明了身份。苏怜蓉在万象学宫中孤身一人,不仅要处处小心,而且许多心事无处对人说,骤然间多了裴玉这个同道之人,苏怜蓉自然是难免向裴玉倾诉一二,如此一来二去,两人便从相识变成了相熟。七月初七乞巧节的时候,苏怜蓉邀请裴玉去她的居处,两人一起饮酒赏月。
逍遙神劍
放下对裴玉的成见之后,苏怜蓉发现裴玉这个人还是有些可爱之处的,于是也渐渐放下戒心,谈天说地,好不相合。都说话不投机半句多,酒逢知己千杯少,不知不觉间,苏怜蓉却是有些醉了,破天荒地向裴玉吐露心扉,尤其是过去帝京的种种。
那一夜,裴玉做了一夜的君子,坐怀不乱。
自此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的关系不能说是突飞猛进,也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名门纪事 天光映云影
寵嫡
道孽 青面獠牙
起初的时候,两人只是私下交往,并不想把此事公之于众。只是两人的过往甚密还是落在了温礼的眼中,温礼暗自跟踪两人,终是撞破两人的幽会,温礼激愤之下,与裴玉大打出手,引来了别人。于是此事闹大,变得人尽皆知。
裴玉还好,苏怜蓉却是在学宫中没了立足之地。虽说她只是教授音律,并非裴玉的授业之师,但不管怎么说,两人多少还是有些师徒之谊,在最重规矩的万象学宫中绝不容许此等事情发生。与此同时,与苏怜蓉不和的几位女祭酒又落井下石,翻出了苏怜蓉过去的经历,要印证苏怜蓉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再加上温礼的敌视,礼教森严,苏怜蓉竟是再无立足之地。她一个孤弱女子,又不是江湖女子,哪里抵挡住这般“举世汹汹”,好在苏怜蓉也算是历经世事之人,称得上坚强,换成其他女子,只怕要一死了之。
对于苏怜蓉而言,不幸中的万幸是她没有看错人,裴玉是个有担当之人,不但没有顾及自己的名声而与她划清界限,反而是主动站了出来,于是众人的指着逐渐转移到了裴玉的身上。经此一事,苏怜蓉终于是彻彻底底认可了裴玉,不再顾及名声,跟随裴玉离开了万象学宫。
医武高手
要知道在这个世道,礼教森严,女子与人私奔,重则可以处死。江湖女子可以不在乎这些,寻常女子却是不行。苏怜蓉跟着裴玉一走,便是认下了这个“罪过”,有道是“老妓晚景从良,一世烟花无碍,贞妇白发失守,半生清苦俱非。”放在苏怜蓉的身上再合适不过,如今的她可谓是一生所托都在裴玉的身上,若是裴玉变心,一生所托非良人,她真是再无其他出路了,不容于世,以苏怜蓉的心气,也唯有一条死路可走。
此中种种决断,对于普通女子来说,不逊于生死抉择,其中决心之大,让人动容。
其实江湖和庙堂的区别便在于此,江湖的人际压力小而自然压力大,换而言之,江湖中人与人相处的压力较小而外在生存压力较大,江湖愣头青不是死在言语机谋治下,而是死在硬碰硬的刀剑之下,所以每每提到江湖都是刀光剑影、腥风血雨。庙堂则是刚好相反,人际相处的压力较大而生存压力较小,在规矩之内,不能随意武力杀人,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能活得安稳,所以讲究城府机谋,往往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
正因为如此,裴玉和苏怜蓉也算是患难与共,共同经历了一场“生死”。
就在此时,两人背后响起一声大喝,“裴玉,你做出禽兽之事,怎有面目立于天地之间?温某但有一口气在,断不容你。”
封尘九天 雪落六月兔
裴玉闻声转身望去,正是温礼。
原来两人离开万象学宫之后,温礼犹不甘心,所以跟在两人身后一路尾随,一直来到了此地,见两人动作亲昵,终于是按捺不住,跳将出来。
裴玉脸色大变,将苏怜蓉护在身后,向着温礼怒目相视。
江湖閑俠傳
虽说裴玉得了李玄都传授的“神境通”,但只是长于跑路逃命,与人交手却是寻常,在这等崎岖小路上,身后还有苏怜蓉,裴玉实在是没有信心胜过温礼。
苏怜蓉微微皱眉,说道:“温祭酒,我已经离开万象学宫,你还要怎样?”
温礼看了苏怜蓉一眼,眼神有了片刻的恍惚,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怨憎苏怜蓉,而是将一腔怒气放在了裴玉的身上。此时再见到苏怜蓉,听到她语气中的冷淡疏离之意,蓦地生出一股怒意。
苏怜蓉见他并不说话,又对裴玉道:“阿玉,我们走罢。”
裴玉轻轻应了一声,便要护着苏怜蓉往山上行去。
创世七灵诀 叫我白蛋
温礼怒急攻心,大喝一声,向两人攻来。
如果裴玉只是独自一人,就算这山路再险一些,他也能依仗“神境通”躲得过,大不了游斗就是。可此时裴玉身后就是苏怜蓉,他是如何也不能躲闪了,只能与温礼硬拼。
裴玉不是温礼的对手,转眼间就要伤在温礼的掌下。
就在这时,一只洁白手掌从旁伸出,抓住了温礼的手掌,让他动弹不得。
温礼大惊失色,凝神望去,却是一个年轻女子,生得极美,身着雪白鹤氅,好似神仙中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旁。
温礼喝问道:“你是何人?”
“秦素。”来人只是说了两个字,然后伸手向他胸口轻轻按去,这一掌按出无影无踪,温礼根本无从抵挡,只觉得方手掌在自己胸口稍触即逝,然后他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