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eo4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絕地求生撿寶箱 線上看-第二百三十七章:迴文詩展示-wnnpq

我在絕地求生撿寶箱
小說推薦我在絕地求生撿寶箱
回文诗,也被称作是‘爱情诗’‘回环诗’。
它是我国文华独有的文体,就是利用词序回环往复的修辞手法。
也被称作为回文体。
我国写诗,自古以来都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诗有八对。
一曰正名,二曰隔句,三曰双声,四曰迭韵,五曰连绵,六曰异类,七曰回文,八曰双拟。
这就是大体的写诗文体。
而回文体就在第七!
充分展示并利用了我国语言以单音节语素为主和以语序为重要语法手段这两大特点。
读来回环往复,绵延无尽,给人以荡气回肠,意兴盎然的美感。
到后来也发明了回文诗和回文曲。
只是对用词十分的考究,极其考验作词人的文学功底,所以慢慢的衰退了下去。
而最著名的就是《璇玑图》了。
这样说吧,全文八百四十个字,除了最中间的‘心’字是后人所加之外,其余的皆是原创。
而这首诗词。
横着、斜着、交互着读,或者说正读、反读,再说一步退一字、迭一字读都可以当做一首诗!
而且做出的诗句有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不等。
只不过后人…无法超越所以慢慢的衰退到所知甚少。
就连魔都文协的这位,也是在古籍上粗略的看到了一些。
“回文诗?是什么意思?”其他的人纷纷不知道。
皱着眉头问道。
释刀传 极光之北
但是魔都文协的先生却是陷入了粉末一样的状态。
仔细的揣摩着段玉成的诗意,而后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笑道:“这首诗应该是满分!”
硬核玩家 四目王
“什么?”
“就这就是一百分?”
“不会有黑幕吧?”
“后面的人还没作诗呢!”
就连同为评委的其他老师也是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但是魔都文协的先生,轻笑一声看着段玉成道:“先生大才!”
而后面相大众开始讲解。
“段玉成所作之诗,乃是早已失传的回文诗!”
“诸位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做回文诗!”
泰坦尼克号之年龄不是问题
“容我先卖个关子~方才段玉成的时机是不是通篇写着夫忆妻?”
“如果我们反着将诗句读一遍,再来听一听是何意思~”
“儿忆父兮妻忆夫,寂寥长守夜灯孤。”
“迟回寄雁无音讯,久别离人阻路途。”
“诗韵和成难下笔,酒杯一酌怕空壶。”
“知心几见曾来往,水隔山遥望眼枯。”
一字一句的将方才段玉成所做的诗句反着读出来。
这种反着读可不是卖弄字面意思,将诗句反过来。
而是将所有的字体全部反着读。
众人一听,这首诗竟然比方才的那首诗根据意味。
而且这首诗反着读一下子便将夫忆妻的场景无缝切换到了妻忆夫。
甚至场景用词比方才的还要好上一番。
壹夜成癮:狼性總裁霸道愛 莫思歸
‘难下笔’‘怕空壶’‘无音讯’‘阻路途’对仗依旧工整。
实在是罕见至极!
重生洪荒之尸道
听完了魔都文协先生的讲解,众人恍然若梦。
纷纷奋笔疾书将方才的诗句写了下来,仔细的揣摩。
台下的学生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还有回文体这种…诗词,当即一愣。
也是窃窃私语,互相讨论。
“卧槽?还真的是这样!每一个字都用的十分恰当。”
“不可思议原来诗词还能这样写。”
“太棒了啊!段玉成真的还有才啊!”
“天啊,怪不得名字叫做《夫妻互忆》呢,原来是真的有东西,我刚才草率了。”
網遊之尋道之旅
“妈的,我真是来人间凑数的,给大佬跪了!”
直播间此时也是炸开了锅。
起初段玉成做出诗来,大家都乐得不行。
怎么?电竞选手就是没文化,网吧少年的代表?
看看!我们家段玉成作诗,随口而出!
但是当魔都文协的先生解读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名動華娛
这尼玛只是刚会写诗?我屌!原来段玉成这么厉害?
“妈的,还是小瞧段玉成了!”
“我去,唱歌,篮球,电竞请问还有段玉成不会的吗?”
“他不会钓妹子~当不了海王嘿嘿嘿~。”
“….给大爷跪了!”
“来人啊,把我杀了给大爷助兴。”
“真是博大精深啊,荡气回肠震撼不已。”
“不说了打赏礼物走起!”
一时间就这魔都大学的直播间礼物也纷纷下来。
让人目不暇接。
震惊不已。
而同台的选手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你这,你这样作诗?
第一首诗就是这样,你让我们怎么写?
“咳,我记得我们比赛的时候没说可以使用回文体吧?”一个魔都大学的学生站了出来。
怎么说呢,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打破的。
而他呢就是想自己代替段玉成站在最高的荣誉台上。
听闻这话,其他的选手纷纷附和。
你自己人都拆塔了,我们添把火怎么了?
这一幕让魔都大学的校长脸都黑了,自己学校里面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台下的学生也是纷纷叫骂。
“卧槽?比不过就开始拿规则说事?”
“不是,都是一个大学的还下黑手?是不是人啊!”
“卧槽?我他吗直接傻了啊!”
很快台下整齐划一的响起了一个声音。
“滚下去!滚下去!”
只是这个魔都的选手依旧是面不改色,甚至嬉笑的将自己的胸牌整了整。
“魔都大学诗词社长,戴昊焱!”
如此人品竟然还是一个社长。
再一看参赛的选手多是诗词社的,当戴昊焱说完话后纷纷响应。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性最难猜测。
段玉成漠然的看了他一样,拿起话筒随即开口道: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你说我的文体不行?那我就重新写一首。
懒得和你哔哔!
段玉成甚至都没有正眼看他,漠然的读出了这首诗!
“卧槽?爱情诗?好听!”
评委立马开始打分。
毫无意外都是九十多分,这首诗没的说。
情景融合,全文没有一个‘忆’字,却通篇都是‘忆’之情。
看到这一幕,方才的戴昊焱脸色有些尴尬,故作镇定道:“哈哈,挺好的。”
“挺好的?那你不来一首?让我学习学习?”段玉成随口回应道。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