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neklw精品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二百六十二章我體力很好熱推-07vpx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南意棠也跟着紧张起来,“沈安斌他想做什么?真的要鱼死网破吗?而且,他的手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危险武器?”
亿万辣妈不好惹 沐晨曦
说起来,要拥有这么多的武器,代表着非常庞大数额的金钱,甚至有的时候,就连金钱也是换不来的,可是沈安斌竟然拿到了如此数量庞大的。
“狡兔三窟,沈安斌在这个地方叱咤多年,自然是知道应该如何自保的,他不是完全靠着沈家的,哪怕他成了一个弃子,也依然不会那么轻易地认输。这些东西,是他留给自己最后的退路。”
秦北穆也是没有料到沈安斌的手上有这么多的存货,所以才会着了他的道,不过这也并非全然都是坏事,只要沈安斌最后的底牌亮出来了,他们便知道应该如何对付。
“沈安斌现在下落不明,恐怕他的手下会选择鱼死网破,现在,这批武器的下落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我们找了小半岛,但具体在什么地方,还是需要继续深入的调查。”
秦北穆握住了南意棠的手,“你害怕吗?我不确定沈安斌手下的那些人会有什么行动,但我会尽量的保证你的安全,但是,如果有什么疏漏,恐怕……”
“那我就跟你一起死。”南意棠抱着秦北穆,闭着眼睛,“我想跟你一起,我实在是太害怕失去你的场景重演了。”
“那孩子呢?为了我孩子也不要了吗?”
“可我也不能失去你。”这对于南意棠来说,着实是个难题,孩子跟秦北穆,哪一个都不是她能够割舍的,“你答应我的,不要让我做这样的难题,我没有答案,我也不想做选择。”
“傻瓜,我只不过是吓吓你,哪里就走到这一步了?”
美女的近身狂兵
秦北穆轻轻的吻了一下南意棠的额头,其实他的心里也是有些发愁的,来这里实在是危险重重,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话,那些冒险的决定到都是可以做一做,然而现在他不能带着南意棠冒险,万事都求一个“全”字。
休息了一天,他们要再一次出发了,南意棠的腿还没有好,其实赶路还是有一些浅淡的,可是偏偏他又怕影响其他人的进度,不肯让秦北穆放慢行进的速度。
“腿疼不疼?”
“还好。”
“撒谎。”秦北穆叹了一口气,直接把南意棠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呀?”南意棠吓了一跳。
火影世界之櫻飛雪
“你不是怕影响行进的速度吗?这样最快了,而且也不会让你伤到腿,不是很好吗?”
“……”
南意棠讪讪的笑了笑,发现秦北穆的那些手下都在偷偷的瞥着他们,嘴角带着一丝狡诈的笑意,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你的手下都在看着我们呢。”
“嗯。”
“所以放我下来啊。”南意棠讪讪的说道。
“没事,让他们看吧,没什么的。”秦北穆看到南意棠垂着眸子,睫毛轻轻颤抖的样子,不由得扬起了笑意,“这样抱着不舒服吗?等会儿换个姿势。我背你。”
錦繡妃途
“换什么姿势啊。”这是重点吗?南意棠窘迫,怎么看他们这样出来也不像是在干正事。
秦北越对他们则是一脸嫌弃,简直都想装作不认识他们一样。
“干什么?有什么意见吗?”秦北穆抱着自己媳妇儿,一脸傲娇。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看你像个正经人吗?”秦北越忍不住吐槽。
“我媳妇腿受伤了,我抱着自家媳妇儿有什么问题?”
“我手臂还受伤了呢,怎么没见你抱我?”
“所以你有意见的是我没有抱你回去吗?”
秦北穆挑眉说道,秦北越瞬间一脸恶心,“我才不要你抱呢!”
“那就好好赶路,别废话。”
秦北越:“……”
南意棠看到他们兄弟两个斗嘴,觉得有些好笑。
秦北越气哼哼的走了之后,秦北穆果真给南意棠换了个姿势,背着走,南意棠全程没有下地。
“你累不累啊?要不然一会儿还是我自己走吧?”
南意棠看到秦北穆额头上的汗珠,拿着手帕给他擦了擦。
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
“没事儿,你男人的体力你还不知道吗?”
秦北穆轻轻的笑了一声。
“……”南意棠听到这句话就不由得想到了某些画面,脸颊一红,捏了一下秦北穆的耳朵,“这都什么时候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能不能正经一点?”
“媳妇儿,这话说的,我可冤枉了,我说的很正经呀。”
秦北穆委委屈屈的说道,“我可以长跑三个小时,难道体力还不好吗?”
“……”南意棠微笑,原来是她自己想歪了?
“好好好,你的体力哪有不好的?”南意棠抱着秦北穆的脖子,手摸到他的胳膊,能够感受到他年轻的身体,结实的肌肉,以往他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夜,她就是这样抓着他的手臂,两个人在那样的缠绵的情绪中沉沦。
晚上,和秦北穆一起依偎着睡着的时候,南意棠能够听到外面淅淅沥沥的下雨声,在这样的雨林里面是非常的潮湿的,身上的伤口每天都要消毒,在这样缓慢愈合的过程中,很容易觉得痒,南意棠睡不着,而秦北穆大概是因为白天太累了,很快的就睡着了。
南意棠在黑暗中听着雨声,看着秦北穆的睡脸,他的五官的轮廓即使是在这一片黑暗中也依旧是如此的挺拔,那样的无可挑剔。
南意棠忍不住在秦北穆的脸上亲了一口。
外面好像有些细细碎碎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南意棠觉得有些奇怪,便起身走了出去,这里是完全的黑暗的,微弱的灯光是守夜的人,南意棠走了过去,才发现蹲在那边抽烟的人是秦北越。
“今天守夜的人应该不是你吧?你手臂都受伤了,怎么不好好休息?”
“我睡不着,就跟守夜的换了。”秦北越吸了一口烟,将剩下的烟头掐灭了,扔在了一边,看着南意棠说道,“你怎么跑出来了?我哥呢?睡了吗?”
寄生戰士
“他睡着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