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lsd55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高齡巨星 愛下-第836章:文物是歷史,教育是未來!(求月票!)分享-23hr4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啊啊啊啊!碎了,碎了啊!我的心也碎了!”
“五千万,手一滑没了啊卧槽!”
极品铁匠 关关公子
“前面的眼睛没用就捐了吧!他那哪儿特么的是手滑,明明就是故意的啊!他摔的时候还挽了个花手玛币!”
“信爷你特么是单身狗就看不上成双成对的东西吗?五千万啊,卧槽!”
“天呐,为什么?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要摔了啊!这个老头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从遮天开始签到 云中擒仙鹤
直播间内,当看到那只宋青花摔在地上四分五裂,迸发出一朵绚烂的瓷花,网友们崩溃了。
古董,自古以来就是代表着历史和价值的东西,尤其是宋青花这么少见的东西,更是如此。
看到这样品相,这样价值的瓶子被当着自己的面摔碎,网友们的心在滴血!
直播间的网友们如此,现场的嘉宾们就更是如此!
现场在座的受邀嘉宾,缺不缺钱?
可以说百分之八十是不缺钱的。
但是看到如此美轮美奂的物件被人为毁坏,听着那没有通过传声而消磨的真实脆响,所有人惊呆了。
“哎呦!”
“李老师你干嘛?!”
“瓶子!啊啊啊啊!瓶子!”
台上,冉子彤和现场的主持人吓得表情的扭曲了,而佳德的一位则更是直接,在全场一片惊叫声中,他不顾地上的瓷器碴子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李老师,你这是干嘛呀!好好的物件儿,不能这么对待啊!你知不知道你摔碎的是什么?!这是宋青花,这是全世界目前所知存世的唯二两件啊!它所代表的不仅仅是金钱价值,更是历史价值啊!”
滴!
收到负面喝彩值,2212342点!
辅导附加【震惊】【惋惜】【愤怒】的喝彩值,1231223点!
掠夺诸天 金钱到家
无视了耳边传来的两声系统喝彩值入账轻鸣,李世信面带歉意,将跪在地上手掌已经被瓷片扎破了的专家扶了起来。
面对已经是泪流满面,可能一辈子也没经手过这样价值拍品文物的专家,他没有做更多的解释,而是转而将目光投向了充当拍卖员的冉子彤。
“子彤啊,现在拍卖可以继续了。”
“李老师……“
看着李世信的平静的目光,冉子彤总算是回过神来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可她不论怎么去控制自己的情绪,也阻挡不住脸上的苦涩。
“这还怎么继续?刚才拍的是一对儿瓶子的价格,现在就只剩下一只了……”
“一个亿。”
就在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场面的冉子彤想要去和现场主持和拍卖行专家沟通之际,台下,一个清冷的声音,直接穿过闹哄哄的人群,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李世信眉头一挑,望向了台下。
看到一袭简单的马尾辫,身上披着一袭简单的无袖廓形西装外套,显得格外飒爽的赵瑾芝,李世信勾了勾嘴角。
随着赵瑾芝一声叫价,在场那些还处于震惊中的大佬们,惊醒了!
第二轮的叫价,开始了。
疯狂的……开始了!
“一亿一千万!”
“一亿三千万!”
“一亿四千万!”
“一亿七千万!”
“盖帽了,我出两个亿!”
哗!
随着一声声叫价此起彼伏叫价在几分钟之内就突破了两个亿大关,全场的嘉宾连带着直播间里面的观众,惊呆了!
“这什么情况啊!?明明瓶子就只剩下一只了!”
“刚才马渡老师不还说此前苏富比拍卖会上那一对元青花的价格不过一亿七千万?怎么这就一只了,不圆满了,大佬们一下子打了鸡血了啊?”
“靠!这些人疯了,肯定是疯了!”
“有钱人的世界,我特么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了啊!”
“不是你们的智商不够,而是你们根本不了解有钱人的心态……唉,这就是古玩啊……“
随着直播间里一片震惊于唏嘘,站在台上的马渡从那一地的残片中回过了身,深深的看了眼李世信。
叫价还在继续。
“两亿五千万!”
随着影视大佬王仲军再次将价格顶了一步,现场许多的竞争者无奈的摇了摇头。
两亿五千万,贵么?
在场谁都知道,对于台上孤零零摆在拍品台上,那只现世仅存一件,成为了举世无双孤品文玩的宋青花来说,还是低了。
可是没办法,在座很多大佬都号称身价几十亿上百亿,可是让他们一下子拿出几个亿,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没有绝对的实力,继续下去也是硬撑。
很明显两亿五千万,已经是在场大部分人对这件瓷瓶的心里限高杆了。
可是现场,仍然还有没有被王仲军叫价吓退的人。
比如,第二轮第一个叫价的那个女人。
“两亿五千一百万。”
“两亿八千万!”
随着赵瑾芝将价格顶了一百万,马上红河药业的老总张人宗便抬起了手臂,用势在必得的口吻叫出了最新的高价。
现场的拍卖热情,让身为拍卖官的冉子彤都插不进去嘴了。
此时,现场一片安静,就只剩下吞咽口水以及倒吸冷气的声音、
后台处。
看着嘉宾席的叫价进入白热化,苏茫整个人都呆滞了。
她望着站在舞台一边,仿佛没事儿人似的李世信,皱起了眉头。
“这个老师…..我看着有点眼熟。”
“苏姐,他您不认识啊?”
“我,我这几天忙,还真没怎么注意……”
“嗨!”见苏茫这个活动主任竟然不认识今年慈善夜的头一号吸睛王,一旁而助理一拍大腿:“就是他啊!就是穿山寨,跟阿玛尼对线的内个!”
“啊?他?”
听到这个,苏茫惊讶了。
“一个瓶子几个亿拿出来捐的人,穿山寨?”
砸了咂嘴,再一次深深的看了眼李世信,苏茫抿起了嘴唇。
“奇人啊,回头得好好接触接触。”
就在二人谈话的功夫,嘉宾席那个清冷的女声再次叫价。
“两亿八千……一百万、”
“赵董看来是非常中意这个瓶子啊。”
看到赵瑾芝再次只加了一百万压过了自己的叫价,红河药业总经理张人宗打趣道:“不过今天这个瓶子,我可不能让。两亿九千万!”
面对张人宗调侃,赵瑾芝微微一笑。
“李老师是我们华旗旗下的艺人嘛,他捐了一个举世无双,我总不能让自己人这份心意付之东流。加一百万,两亿九千一百万好了。”
“赵董拳拳维护之心令人动容,不过今天这个瓶子,我恐怕要夺人之美了。”
赵瑾芝话音刚落,一旁的王仲军呵呵一笑,高高的举起了手臂。
“咱们就别墨迹了,三亿五千万!”
哗!
场内,又是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不为了别的,只因为在场的一些人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个初识估价只有七十万的瓶子,拍到现在这个地步。所产出的价值……价值的零头,都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今天所有拍品的筹款总额!
“三亿,五千一百万。”
看着赵瑾芝和王仲军二人杠上了,张人宗喘了几口粗气,深深的看了眼台上的瓶子,坐回了座位。
“钱不够,不玩儿了!”
仅存的两个对手之一退出,让王仲军松了口气。
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出价,而是皱起眉头深深的思虑了半天,直到现场的专业拍卖员开始唱数,才狠狠的咬了咬牙。
“四个亿!”
嚯!
价格叫到这个地步,不论是现场还是直播间里的观众,脸气儿都不敢喘了。
这尼玛是什么啊?!
大宇宙
这就是古玩?
太尼玛疯狂了啊!
台上,看到赵瑾芝还要叫价,李世信将深邃的目光望向了她的眼睛。
注意到台上李世信那劝阻的目光,已经举起手臂的赵瑾芝微微一笑,然后缓缓的向王仲军伸过了手去。
“恭喜王总。”
眼见着赵瑾芝退出,台上的拍卖员立刻唱数;
地狱恶灵 生活很黑白
“四个亿一次,两次,三次成交!恭喜王总以七次出价斩获了这件举世无双的宋仕女青花瓷瓶!感谢李世信李老师对芭莎慈善夜和佳德拍卖行的大力支持,也同时感谢二位,为边远山区教育所做出的贡献!”
哗!
随着拍卖员的落锤,现场全场的嘉宾不自禁的站起身来,如潮水般的掌声炸响开来!
台上。看着王仲军上台来办理手续,一直没有下台的马渡将冷冷的目光看向了李世信。
“李老师,这化双为孤的手段,我只听说过和珅为了讨好乾隆帝,将一对价值连城的宋笔洗摔了一个,将对儿变成了孤品抬高身价。我以为这就是实打实的败家和犯罪了,没成想到了今时今日还能看到这场面。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您玩儿古玩……是谁带您入得门儿?这一手,您跟谁学的?”
面对面色不善的马渡质问,李世信微微一笑。
“这个您问着了,我小时候啊,我爸爸在文档馆上班。他们那儿有一顾问总去鉴别文物和史料,我这些东西,大多是跟他学的。”
“他叫什么?”
“叫溥仪。”
“……”
滴!
收到附加【震惊】【愤怒】的喝彩值,122331点!
滴收到负面喝彩值,1183312点!
马渡问这话的时候,可开着麦克风呢。
再次收到了一万吨的负面喝彩值,李世信呵呵一笑,耸了耸肩膀。
“这就解释得通了。这位爷当年当寓公的时候,可没少祸害玩应儿。您要说是这阴损的招数是跟他学的,我十成十的信。不过我还得说,这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珍贵遗产,每一件都是可以让我们拨开历史迷雾,揭开历史一角的东西!您为了让他们更值钱摔了一个,这是作孽!”
面对马渡的指责,李世信淡淡一笑。
“马先生错了,虽然我甄别文物的本事是跟溥仪先生学的而。但是对于他年轻时候的做派,我不报欣赏的态度。我当初蹲牛棚的时候,和一个文物学家一个屋。他的理论对我的影响很大,今儿摔这个瓶,很大程度上是受他的影响。”
“谁?”
“庄敬贤庄先生。”
“……,!”
听到李世信口中的名字,马渡浑身一颤。
庄敬贤是谁?
那是建国之后首屈一指的文物修复专家,亲自主导两次故宫文物抢修工程!
掠愛新娘 白雁清秋
虽然老先生没挺过浩劫,但是在古玩界,这位的地位甚至盖过启功等一众文玩大神。
不为了别的,要不是有这位,很多珍品古董早就被岁月华为齑粉,现在玩儿古玩的连个参照都没有了!
祖师爷啊!
步步升仙
“庄老……就这么教你的?”
“那个时候我们住的,就是一个山沟沟。十多岁的孩子大字不识几个,棚里的人就主动当起了启蒙先生。庄先生教的是语文启蒙,但是教的时间不长就重病了。临了的时候,他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看了一辈子的冷冰冰的过去,直到在生命最后一段才触碰到了有温度的未来。我想,今天如果庄先生在的话,摔破瓷瓶的应该是他,而不是我。”
现场,直播间。
—————
听到李世信的这段回忆,刚刚停下鼓掌的嘉宾和观众们,再次抬起了手。
哗!
如潮般的掌声,冲天而起。
滴!
收到附加【敬佩】【赞同】的喝彩值,736122点!
滴!
那個人啊 阿特曼
收到喝彩值,2528339点!
面对所有自觉起立鼓掌的人群,暗暗收下这一大波喝彩值的李世信,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
对着台上若有所思的马渡微微点头,并与迎上来的冉子彤轻轻拥抱后,潇洒下台。
回到座位上,安小小嘟着小嘴,不禁嘟囔;
“师父,不管怎么样,还是觉得好可惜!世界上就剩下两个了唉!就两个了唉!那些碎片能不能一会我去收回来,卖个碎片把我今年的伙食费卖出来也好啊!”
“别丢这个人。”
一面对摄像机挥手,李世信一面轻轻的叮嘱到。
“而且也犯不上……“
默默的,他打开了自己的系统面板。
看到系统道具栏里【宋青花仕女瓷瓶】X82那一项,他咧了咧嘴。
“狗日的系统,倒是控制一下这些不能让老头直接支棱的垃圾爆出率,搞一搞抽奖奖品多样化啊!回头把这么多一毛一样的瓷瓶拿出来,王仲军会不会气的跳楼啊……“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