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oze2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託塔李天王 愛下-第八百二十五章李靖教子(上)看書-62×18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李靖见到几人都在看着自己,用手在金吒和木吒身上点了一下,然后沉声的开口道:“说说吧,老大,老二,谁第一说,你们自己定,你们若是想要追随你们的师父话,必须先要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我!”
金吒和木吒对视一眼,金吒作为大哥,自然是率先开口:“父亲,那作为兄长,便先说吧,父亲,金吒之所以想要去追随老师,是因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么多年不仅悉心对我教导,没有任何藏私,就说这封神大劫之中,把他镇洞的法宝都赏赐给我护身,孩儿能有今日,都是师父的功劳!”
此时的金吒侃侃而谈,听其语气是对其师父文殊广法天尊不仅是恭敬有加,还充满了感激,可是李靖却是知道,这阐教的三代弟子多是其师尊的替劫之人,因为这杀劫就是因为十二金仙而起,故此他们在替劫之时,镇洞法宝必然要上场,要么天道岂是那么好蒙骗的?
“父亲,再者说,修行之路上需要名师引导,父亲乃是修炼肉身巫族秘法一人,在修行的路上,父亲能给我的指点并不多。若是我要想修为更近一步,也是需要有人指点的,但是若我不跟师父去,谁又能指引我呢我呢?”
“最重要的是,我师父虽然是已经叛出了阐教,其还是我师父,孩儿时常羡慕父亲有一个可以渡父亲八世却并没有一点怨言的师尊,金吒虽然不知道我师尊是否能有渡我八世的决心,但是我却有对其不离不弃的深情,十数年朝夕相处,师尊已经成为出了孩儿亲人之外,最为亲近之人,现在正是师尊用人之际,孩儿怎能弃老师与不顾?”
此时金吒的话,算是掷地有声,无论是从前途来讲,还是从感情上来说,都是在情在理,不过李靖却是不能放任这金吒去西方当和尚,有些事情,原本李靖不想跟金吒和木吒说,可是事已至此,也只能说了。
李靖看了一眼金吒、木吒和哪吒,然后神情更加的肃穆了,李靖直了直腰板,可能是感受到了李靖的神情,此时就是殷素桦也是一双美目也集中在李靖的身上,此时众人都不知道李靖要说出些什么,但是都感觉,此时李靖说出的东西,定然是什么辛密之事。
my lord,my god.
“金吒、木吒,还有你哪吒,您们仔细想想,出了杨戬之外,你们这些三代弟子是不是都在二三十年内被收入门墙的,包括阐教其他金仙门下。”
此时的金吒、木吒以及哪吒不知道李靖要说什么,但是都努力的回想着,阐教的三代弟子其实人数也不是很多,清虚道德真君门下有黄天化和杨任,赤精子门下有殷洪,广成子门下有殷郊,惧留孙门下有土行孙,道行天尊门下有韩毒龙,薛恶虎,以及韦护,云中子门有雷震子。算上文殊广发天尊门下是金吒,普贤真人门下是木吒,太乙真人门下是哪吒。
这些确实都是二三十年内收的弟子,原本金吒、木吒以及哪吒还没有发现,但是现在李靖一说,现在却是才醒悟,却是如李靖所说,众人不由的再次露出惊异之色的看着李靖,意思很明显,就是让李靖继续说下去。
“其实要说,还是要从这次封神大劫的来历说起,这次封神大劫说白了就是大教仙人不服天庭管制,尤其是咱们玉虚门下,正值此时天庭之中,缺少人手,故此应玉帝所请,道祖拿着应运而生的封神榜,前来下界展开此次杀劫。”
变身之日向月笙
“或许这么说你们不明白,其实此次的杀劫主要就是让大教弟子,尤其是阐教的十二位金仙经历杀劫!而这世间流行着一众替灾挡劫之法不知道你们几人知道么?”
“替灾挡劫之法?”
众人听到李靖的询问,不由的尽皆凝眉思索,无论是金吒、木吒还是哪吒,都没有听过这种方法,三人交换一下眼神,便齐齐的摇头,然后把眼神再次转向李靖,纷纷的摇头。
“我等不知!”
李靖其实也知道几人没有听过,李靖其实也是没有听过,但是在前一世的论坛之中,看到这种说法,而且在此次封神大劫之中的种种迹象,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故此李靖这才如此说。
“所谓替灾挡劫之法,就是按照字面意思理解的,利用他人,替自己挡下劫难,以全自身的一种方法,说句僭越的话,我们阐教的精华便是在这阐教的十二位金仙身上,故此作为阐教掌教,必须要保全阐教的精华,故此掌教便想出来了替灾挡劫之法。”
上古世纪之妖兽都市 屁屁阳
“而为何阐教十二金仙在这二三十年频频收徒,就是这个原因,金吒、木吒以及哪吒,就算你们几人,都是你们师尊应圣人此法,而进入阐教的,不过哪吒算是个特例,因为哪吒你师父可能也跟你透漏过,你乃是女娲娘娘坐下灵珠子转世,跟脚深厚,且太乙真人最是护短之人,故此哪吒是你们这些短时间内收徒之人,比较特例的存在。”
“你们没有发现,你们这些这二三十年内被收入门墙的弟子,修为提升的非常快,比之很多如萧升,曹宝一流散仙,数千年之功都快很多么?特别是雷震子,本来修为差一些,但是却被赏赐仙杏,长出风雷翅,使得实力提升了一大截么?”
“不仅如此,你们下山之时,出了韩毒龙和薛恶虎这不成器的弟子,其余弟子都拿着所谓的镇洞之宝,甚至有的金仙甚至把随身多年的法宝,干脆印入其中的元神都移除,交给门下弟子,这便就是这替灾挡劫之法!”
李靖的话,真算是语出惊人,无论是金吒、木吒还有哪吒,都愣在了当场,几人面色阴晴不定,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为亲近的师父,朝夕相处,悉心教导,甚至跟父亲差不多的师父,居然是把自己当做替灾挡劫之人。
“夫君,你早就知道么?”
还没有等金吒、木吒以及哪吒反应过来,殷素桦便先开口,此时殷素桦神色有些不善,李靖略微思考,便已经知晓,这殷素桦应该是对自己已经知道,自己几个孩子会被人施展替灾挡劫之法,却已然同意金吒、木吒以及哪吒拜入阐教金仙的门下。
此时李靖并不想要骗任何人,故此李靖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而此时殷素桦见到李靖点头,脸色先是一白,随后变的铁青,一拍桌案,腾的就站起身来,那椅子旁的桌几怎么能承受住殷素桦含怒的一击,只见那桌几应声而碎。
你是我的magic 云锡梦迁
“李靖,既然你早就知道,为何还让我的孩儿犯险?你可知道,这大劫之中,稍有不慎,便会失去肉身,一身修为便化作流水,去天庭之中,任那天帝驱策,今日你若是不给老娘解释清楚,我殷素桦和你没完!”
此时的殷素桦像极了一个护崽子的母鸡,一身气势凛然的盯着李靖,那样子仿佛刚才那温婉、柔弱的殷素桦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当年上门踢门的英姿飒爽的女将军,李靖看了殷素桦的神情,赶紧站起身形,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后背,开口说道。
北橋先生 黃浩維
“我何尝不知道这大劫的凶险,就是因为如此,我才让金吒、木吒以及哪吒拜入阐教门墙,毕竟阐教底蕴犹在,你以为他们躲在陈塘关,就不会进入大劫之中么?你我都在劫中,何况这几个孩儿?”
“拜入阐教,他们会拥有不俗的实力,和厉害的法宝,再加上我的护持,总好过他们一低劣的修为,进入大劫好的多!素桦,你没见到,那些散仙,出了深不可测的陆压,基本全都陨落了么?大势如此,我又能如何?”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