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w8ov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討論-第243章 砸錢讀書-p9sds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分店长已经晕倒在地,有热心顾客打了急救电话。
可想而知,横着出去的是她。
总店长结结巴巴地说:“冷冷小小姐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明确,店既然我已经砸了,自然有我负责。
你算好价格,我一次性付给你。
从此钱是你的,店是我的。”
冷清悠就是这么霸气,不过一个小小的连锁店,也敢在她面前嚣张。
总店长尴尬地笑着说:“哪敢让冷小姐负责,都是我们自己的错,我们一力承担。”
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前后衣襟都湿透了。
冷清悠看了看自己修剪整齐的手指甲说:“总店长,你我别说我欺负你,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包括我,我也不例外。”
总店长叹了口气,说出一个数字。
試煉之王 天國伊始
“好,我让人拟一份合同过来。”冷清悠给陆耿莫打了个电话。
冰山嬌妻:妖孽總裁哪裏逃
絕地密碼 趙大秀才著
陆耿莫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这里。
合同给总店长看过之后,双方都没有异议。
冷清悠让陆耿莫把钱转给总店长。
按了手印,签了字。
银货两讫,各自解脱。
总店长收到钱也并没有高兴,她垂头丧气地离开了此地。
围观的顾客们却不干了。
“总店长,你不能走。我们可是会员,你们店卖了,我们怎么办?”
她们纷纷拦住总店长。
总店长强撑着笑脸说:“各位不要着急,我们这个店没了,还可以去其他的分店。
我们连锁店童叟无欺,全国联网。”
“这还差不多。”
有了店长的保证,顾客们才松了口气。
不过他们又不能彻底放心,干脆拉着总店长亲自去办理。
冷清悠和齐亚亚相视一笑。
“现在怎么办,花钱买了个烂摊子。”齐亚亚无奈地摊了摊手。
艷刀畫骨
“怕什么, 你可是致富小能手,有你在,我还愁赚不到钱?”
冷清悠咯咯笑道。
完全没有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也是,我这倒有点杞人忧天了。”
齐亚亚摸了摸还未显怀的小腹,脸上母性的光茫尤为明显。
“走吧,我带你去吃大餐。”
冷清悠把齐亚亚扶起来,两个人转身离开了这里。
“这就走啊,店怎么办?”
齐亚亚指了指乱七八糟的店。
冷清悠拍了拍陆耿莫的肩膀,“有耿莫在,什么都不用担心。”
詭事錄
陆耿莫笑笑:“姐,你们放心去吧,有我在,你们尽管放心。”
陆耿莫是冷清悠最贴心的左膀右臂。
这点从冷清悠认识陆耿莫以来,他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自薇薇自杀以后,陆耿莫更加稳重,做事也更加细心。
生怕再出现内鬼的事情。
不过陆耿莫对女人已经失去信心了,再不敢对哪个女人动情。
他在冷清悠和齐亚亚走了以后,打电话叫了几个人过来打扫战场。
这时总店长又走了过来,她看着被砸的乱七八糟的店铺一阵心酸。
她把那些顾客打发了,转身又来到了被卖掉的分店。
从不上学以后她就一个人打拼,好不容易从一个店,做到几个店。
那个店都像她的孩子。
自己的孩子被卖哪里能不伤心难过。
“抱歉余小姐,这里你不能再进去了,会扎到你。”
重生之太子劉據
陆耿莫好心地拦住她。
都是碎玻璃渣,一不小心就会被划破。
从签合同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余梦。
“我不进去,我就是想看看。”
余梦声音轻柔,多年的商场生涯没有让她疾言厉色刁蛮凶悍。
陆耿莫和余梦站在店门口谁也没说话,但是缘分就这么奇妙的开始了。
冷清悠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她和齐亚亚吃了大餐各回各家,各找各的老公。
冷清悠没敢去见燕厉寻,怕他知道今天的事,更不让自己跟齐亚亚一起出门。
没想到她回到阑珊公寓的时候,燕厉寻正给妈妈和孩子们做饭。
厨房里忙碌的燕厉寻正带着围裙,一副家庭主夫样儿。
冷清悠从他身后抱住他,一脸的幸福。
“燕厉寻,燕没有你,我可怎么办?我是要立志成为女强人的,你却让我越来越离不开你。”
燕厉寻停下切菜的动作,“你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
冷清悠从来没有这么主动对他表白过,除非是在床上,或者他的挑逗下。
这让他有些不安,难道她真得做了什么事?
冷清悠放开他,“你想什么呢,我就是感觉有你在特别好,有家的感觉。
我最渴望的就是能有个温暖的家,这个愿望你帮我实现了,所以你被我绑定了,不许离开我。”
“傻瓜。”燕厉寻轻笑着转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我不会离开你,有我在的地方都是家。”
他又何尝不希望有个完整的家。
这个家也是冷清悠带给他的。
同样,有冷清悠在的地方也是他的家。
冷清悠洗手打算跟燕厉寻一起做饭,却被他请了出去。
自打上次吃过冷清悠做得菜,燕厉寻特意学了学做菜。
为此冷清悠一说帮忙,他就怕了。
冷清悠索性直接坐在桌子旁等吃现成的。
都市之無限未來 炫龍
“妈咪,爹地做饭比你做得好吃哦!”冷暖暖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说。
“小吃货,就知道吃。有了爹地妈咪都排后边了!”冷清悠故作生气地说。
“暖暖,妈咪吃醋了哦,你该怎么办呢?”秦蓝双看着可爱的外孙女一脸笑容。
“当然是夸妈咪最漂亮,妈咪最可爱,妈咪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
冷暖暖的小嘴巴巴地特别能说。
“妈咪本来就是最漂亮,最可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好的人。”冷子康的嘴也像抹了蜜一样。
冷清悠把两个孩子搂在怀里,“跟妈咪说,你们今天是不是吃糖了,怎么嘴巴这么甜?甜得妈咪都快融化了!”
冷暖暖眨着大眼睛反问道:“妈咪你怎么知道的?爹地不让我们告诉妈咪呢!”
冷清悠和秦蓝双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
这时燕厉寻在厨房大喊了一声:“开饭了!”
两个小不点屁颠屁颠地就跑出餐厅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