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q471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ptt-第729章 這是一個瘋子!熱推-juwzu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秦渊在里面大开杀戒,这个时候那个老王悄悄溜走,没想到刚出来就被王艳兵一枪爆头,不一会儿里面的战争结束了,那三伙人被秦渊他们全面不留。
这次确实是四名科技人员,秦渊带着科技人员开着自己的车离开,担心再生其他变故,秦渊一鼓作气,直接到了机场。
后面上了飞机,秦渊的心才慢慢踏实下来,打开收音机里面还是自己的那一句话,别的都是当地的一些旅游信息,天气信息,龙小云并没有消息。
龙小云啊,你到底在哪里,我真的到现在才发现,根本不了解你,以前只知道你要强,没想到你性格这么倔。
秦渊回来和高世巍说了这次行动的具体情况,高世巍听了后严肃的说:“秦渊!我知道你很在意龙小云,但是你也要知道你身为队长,要保证整个小组的安全,希望你不要再接受任务的时候被感情左右,因为那样会害死你的兄弟!”
秦渊也知道这次自己开始只想到龙小云的事情,觉得任务很简单,竟然会接错人这种低级错误,主动认罚,帮队里洗车。
这个时候李二牛,何晨光他们都来了,大家都拿着洗车工具。
“队长,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洗车怎么能不叫我们一起呢?说好了,兄弟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我这次确实是被感情影响到,丧失了最基本的判断,差点导致任务失败,也差点导致兄弟们回不来!”
“停停停,我都听不下去了,你倒是被老高忽悠的,挺会给自己戴高帽子的啊,兄弟们,不抛弃不放弃,来来,一起洗车!”
高世巍站在窗子边,看到一边洗车一边打闹的几人,感叹年轻真好,然后打开窗子,大声喊到:“你们几个臭小子,是不是精力挺旺盛?洗完车以后全部负重十公里跑!”
帝冢
“这个高扒皮见不得我们歇一会儿!”
“再加五公里!我听力好着呢,别想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高世巍还是给他们放了一个小假,安然要回老家看望她外婆,秦渊便陪着安然回去,安然的外婆是一个人住,身体还是比较好,两人买了一些营养品,水果提了上去。
外婆看到安然回来很高兴,还带着秦渊,之前是听安然说过,这次带来确实是一表人才,秦渊也跟着安然叫外婆,惹得外婆很高兴,给两人包了两个大红包。
因为外婆是一个人在家,家里的电线都已经老化,安然想着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让秦渊帮外婆修理电线,秦渊站在阳台外面的花架上,整理着电线,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对面邻居家。
也不是说秦渊太八卦,怎么去偷窥人家的隐私,没想到却看到一个男人正在打殴打一个女孩,这种情况肯定不能不管,秦渊大声制止到。
没想到男人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秦渊,直接把窗帘拉上了,安然也听到动静过来问怎么回事,秦渊和他说了之后,两个人打算直接过去对门了解情况。
这个时候外婆进来了,拉着两人“你们俩就别去管她家的事了,警察都管不了,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原来那两个是父女,那个女孩以前小的时候很听话,属于品学兼优那种孩子,后面父母之间感情不和,离婚以后这孩子就性格大变,小小年纪竟然染上了毒品,没有钱买就去偷,戒毒所都送了几次了。
男人倒是没放弃这个女儿,一直相信他,没想到女孩还是禁不住诱惑,被一帮朋友拉了去地下赌场,想堵把大的,然后来买那东西,结果把自己家房子输给了放高D的,要债的天天上门,男人也苦,在外面干着几份工,到处还钱。
“怎么还会这样,外婆,那些放高D的警察不管吗?”
再嫁皇妃:媚倾天下 江渚客
“怎么没管,那些人就是滚刀肉,警察来的时候老老实实的,警察不在,又是一个样子,人家警察也不可能24小时全天守着嘛。”这个就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何以爭渡
女孩的叫骂声传了进来,外婆也听不下去了,带着安然过去劝说,秦渊刚进去就看到男人也在哭“婆婆,你是不知道,戒不掉,他这辈子已经毁了,我现在在外面打了三份工,给她还钱,但是这是个无底洞我今天真的想直接打死她,我去坐牢,她死了也就解脱了!”
虽然男人这样说,但是还是从能从话语中听出男人很爱女儿的,男人说了一会,看看时间,应该是上班时间要到了,安然外婆说把女孩交给他,让他放心去上班,男人不停的道谢。
女孩叫小英,今年刚刚18岁,看着他浑身是伤,安然外婆就带着她回来,安然帮她上药,还给她煮了面条,此刻的女孩看着很可怜,也很客气,叫着安然姐姐。
——————
看着小英满身的伤,再加上这悲惨的经历,安然很同情小英,是真的帮她当小妹妹一样,还让她今晚就在自己家睡觉。
秦渊因为在部队训练都习惯了,起的很早,在客厅里面坐着俯卧撑训练,外婆起来看到笑呵呵的说:“这么有活力的话,走跟我去买菜,正好帮我提点东西。”
秦渊便跟着外婆一起去买菜,此刻他们还不知道小英这个女孩已经变了,城府极深,又善于伪装。
等秦渊和外婆买菜回来,发现家里只有小英一个人,小英说安然去街上买什么礼物了,说要给秦渊一个惊喜,外婆还笑呵呵地打趣他们小两口。
情愿帮着捡菜,饭都做好了,安然还没回来,打电话给她,却发现关机了,秦渊觉得事情不对劲。
“不会啊,安然这孩子不管去哪里都会跟我说的,都这个时候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秦渊走进房间,问小英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这个女孩突然哭哭啼啼的,秦渊都还没明白过来,她爸爸回来了,正在客厅里和外婆说话,这小樱突然把衣服一拉哭着跑了出去。
“爸爸,外婆,救命啊,那个哥哥刚才要脱我的衣服,我好害怕!”
秦渊也是被这个女孩的表演震惊了,走出来冷冷的看着女孩,小英的父亲直接指着问是怎么回事,愤怒的冲上前要打秦渊,外婆也着急了,在旁边解释说秦渊不是那样的人,秦渊让外婆别担心一个擒拿手势直接把男人按倒。
“我问你,安然到底去哪了?”
外婆焦急的问:“怎么,小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这孩子快说实话!”
看那小英无动于衷,秦渊直接把她揪进厨房,关上厨房门笑着告诉外婆他单独问她几句,可能人多她不好意思说。
替身小妻子 棄之
秦渊一只手就捏着小英,拿起旁边的菜刀“我只给你三个数的时间,不说就一个指头,反正你有十个指头,我看就剁到什么时候你说为止!”
那小英觉得秦渊根本不会动她,没有理会,秦渊捂住她的嘴,菜刀快速落下,小英的小指赫然躺在砧板上,鲜血直流。
小英拼命挣扎,可根本挣脱不了秦渊,情缘只是冷冷的,继续数数“一!二!”要数到三的时候高高的抬起菜刀,小英终于崩溃了“我说,我说,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原来小英欠了高D,还欠了各种网贷,没有钱还被到处追债,她这种瘾君子追债的人想让她卖身都觉得她不配,别让她找一个女孩来顶替她,否则就直接砍死小英。
小英假装骗安然说自己肚子疼,安然认真的找着药,没有防备,直接被小英从后面敲晕,然后小英打电话给高D的人,那边的人来直接就带走了安然。
等秦渊他们回来就骗他们说安然出去买东西了,给高D的人拖延时间,这个时候安然外婆刚好推门进来听到,一下捂着胸口向后倒去。
秦渊背起外婆找到社区工作人员,一起把外婆送到医院,确定外婆这边暂时脱离了危险,抓紧时间去找安然,让社区工作人员帮忙照顾一下。
回去以后又逼问了小英那些高D混子的地点,如果安然出了什么事情,秦渊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希望那群杂碎还没有动手。
秦渊一脚踢碎了大门,冲了进去,那些高D的成员正在打牌,还以为是警察全部吓的逃跑,秦渊此刻怒火中烧,一脚直接踢飞了一个混混,另外那几个也被打趴。
“早上你们带走的那个女孩在哪里?”
“贝皮三带走了,皮三说她长的有点姿色,想要先………”
“皮三在哪里?”
出租屋内传出了女孩的叫声,秦渊直接冲了进去,可惜并不是安然,也是一位受害者,皮三被打到跪地求饶“大哥,我没碰她,她的长相不错,是属于A货,A货是卖给那些有钱人的,能有高价。”
没想到安然竟然又被转手送到了另外一个地下组织,这个地下组织专门把这些女孩收来,像牲口一样,供那些有钱人挑选,卖给那些有钱人。
秦渊问出地址以后,直接一击就把皮三打死了,这里是一个地下酒吧,中间有一个大大的看台,有主持人在看台中间,周围全部坐满了人,主持人开始介绍货物,没想到带上来的竟然是一个女孩,女孩手脚都被铁链拴着,没有穿衣服,被人像动物一样围观,台上那些男人不断的呐喊。
“各位准备,一号货物起拍价六千元!”
“八千!”“一万!”随着这些人的不断叫价最终女孩以五万块钱的价格卖给一个男人。
陳末的妖孽人生
邪性总
秦渊跳下看台,他只想先找到安然,看到后面通道写着工作区,便走了过去,这个时候出来两个黑衣服的保安挡住秦渊,秦渊直接跳起来一脚把保安踢飞,听到动静不断有人冲过来,都被秦渊一一解决。
秦渊拉起帘子,无数个女孩被关在这个里面,但都没有安然,秦渊很急,这个时候一个打手很不长眼的送上了门,情缘直接踢断男人的腿骨“你他妈告诉我,安然到底在哪?她在哪里?”
这个时候秦渊听到熟悉的叫喊声,冲了过去,踢开门,安然正被一个外国男人压在身下,拼命的挣扎。
秦渊直接过去,活生生扭断了男人的脖子,安然满眼泪水扑向秦渊,秦渊抱着安然“我来了,没事了!我带你回家。”安然拼命的发抖“你怎么才来,我差一点就被那滚蛋强了,呜呜!”
秦渊把衣服脱下来给她穿好,抱着安然出去,外面那些打手都冲了进来,秦渊怕伤害到安然,把她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此刻安然满眼泪水,拼命摇着头,紧紧的搂着秦渊,她太没有安全感了,秦渊心疼的亲着安然的脸颊“乖,抱紧我!”他一只手抱着安然一只手打下跑过来的打手,他这一拳用尽了全力,三个打手应声而倒,还把旁边的桌子撞翻。
接下来秦渊就那样抱着安然靠一只手把这些打手全部解决,现场十分混乱,那些看台上的男人都四处逃散。
秦渊速度非常快,他让安然指给他看谁看过安然,他就打死谁,外面响起了警笛声,有个打手直接冲向警察,跪在地上“警察救命啊,里面,里面那个人是个疯子!”
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秦渊在警察局里登记处理,登记的警察震惊地问到:“那些高利D成员还有地下组织,都是你一个人消灭的?”
“嗯,因为他们动了我的女人!”
“额,这位市民,如果有记者采访,你就说是为民除害,还是不要用这个理由吧!”
这个时候整个医院里面都住满了地下黑帮组织的成员,基本都是手脚骨折,还有肋骨骨折的,警察挨个做着登记,得到最多的答案就是那个人是个疯子,太可怕了。
秦渊带着安然回到医院看外婆,外婆已经慢慢恢复了当时只是气急攻心,看着安然平安回来,紧紧的拉着安然的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秦渊当然没有忘记,把安然推入深渊的那个恶魔女孩,小小年纪如此,蛇蝎心肠更不会放过她。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