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8meu火熱都市言情 詭三國 起點-第1981章改錢繳徵,清河之死看書-ditz6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启禀主公,如今军中存粮……恐怕是略有不足……』
作为军师祭酒,几乎等同于是曹操身边幕僚长,对于军队当中细节变化自然是很清楚,发现了问题之后当然也要第一时间找到曹操。
『何以至此?』曹操深深的皱着眉,眉头之间有着如同刀刻一般的皱纹,刺得董昭有些心惊肉跳。
董昭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中的章表,但是实际上这些事情他记得很清楚,根本不需要特别再看一遍,『豫州之人,称多受蝗灾,欲求减免,冀州么……倒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筹措尚需时日……』
风雨情缘 纠结小鸟
虽然说冀州的人并没有拒绝再次缴纳军粮份额,但是曹操依旧没有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尚需时日?何时?』
虽然豫州的士族拒绝再次缴纳粮草,多少让曹操心中不快,但是更让曹操感觉不爽的是连冀州的士族也拖拖拉拉,这是几个意思?
董昭说道:『这个……尚未定也。然若主公以钱代粮,或可速纳之……』
『以钱代粮?』曹操眉头依旧是深深的皱在一起。
董昭说道:『粮草之物,一年方得一获,加之冀州连年征战,多有亏虚,此亦属实,故而若是强征粮草,一来是存余不足,二来也恐生变化,不若以钱代粮,再行采购,或可解当下之急也……』
曹操听明白了。
曹操任用董昭,并且一路将董昭带到了冀州邺城,目的就是让原本出身袁绍的董昭,能够做好这个冀州士族上下沟通的桥梁,当然也不排除给冀州的士族人看一看的意思。而现在么,董昭做的也中规中矩。
『以钱代粮』,这个方案,也就是董昭提出来折中处理办法。
冀州豫州是人口大州,产粮重地,但是同样的,大量的人口也是要吃东西的,不可能说将这些人口的口粮全数剥夺,那就可能走上了袁术的路子,最终被掀翻在地。
董昭所说的什么冀州仓廪空虚,这是事实,但是也不完全是事实。曹操相信比起之前肯定是要空虚了很多,但是还不至于完全掏空的境地,但是各家各族都有一条线,现在的粮食储备量无疑已经非常临近这条线了,所以才如此态度坚决的,意见统一的,不愿意再次提供粮草。
因此,作为沟通的桥梁,董昭就必须提出一个可以让上下都能接受的建议……
因为市场流通的粮草很紧缺,所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粮草这东西,在未来的时间之内,可以肯定的是还会提升其价格的,因此当下用钱币来代替粮草缴纳,无疑就是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接受的提案了。
冀州士族觉得自己会少损失一些,而曹操也可以顺利收缴上来一些,同样的也可以倒着回去逼迫豫州的士族也尽快缴纳……
豫州士族为什么现在不太配合了,曹操心中明白,董昭也是清楚,但是这个事情不好说啊,所以曹操不问,董昭也不说。
曹操思索了片刻,然后又拿了董昭的表章来细看,沉吟了许久之后,才问道:『若是收了钱财,又何处采买?』
『可向荆州处……』董昭显然已经有了一些腹案,故而很快的说道,『荆州虽说江夏受损,然其余未得害也,粮草之物,又是不可久存,若是采买其存粮,当得两利……』
曹操最终缓缓的点了点头,『或可试之……』
逆劍亡遊 redbattery
试试看罢,否则的话,又能如何?
毕竟如果说整个华夏只有曹操一家,那么早一些拿到粮草和晚一些拿到粮草,在没有外敌的情况下,也不是不可以拖延,或是宽限一段时间的,但是如果说别人有粮草储备,而曹操没有,那么就意味着曹操会处在一个非常被动的局面下,甚至可能导致不能发兵!
因此曹操一方面要确保手中有足够的储备,一方面也要冀州豫州的士族带领着庄园庄丁再次去耕作,确保未来的收成,所以采用折中的方式,也就成为了一个必然。
曹操所不知道的是,他在历史上因为有河东河洛关中的大规模屯田,使得曹操有底气一意孤行的追杀乌桓,甚至推动了赤壁之战,而现在么,便只能是受到了许多的限制了……
当然,在屯田的初期拥有大量的收入支撑起了曹魏的大军,但是在进入中后期之后,不可避免的腐败开始在其中蔓延而开,再加上小冰河时期的侵袭,导致这些屯田之地有更多更好的借口来吞噬产出,以至于到了曹氏屯田制度的后期,空耗几十万人屯田,却没有给主体带来多少的裨益。
屯田的本意是好的,是为了尽快恢复秩序,而不是为了腐败,但是在执行过程中么……就像是以钱代粮的本意也是好的一样……
曹操点头之后,董昭就行动起来,很快,『以钱代粮』的消息就开始散播而开,而与此同时,华夏的聪明才智便再一次的展现出来……
『动作快一点!』
『再去那些炭火来!』
『手脚麻利一些!』
重生之世界聯賽 帽帽613帽帽
在冀州某处庄园之中,浓浓的黑烟冲天而起,三座熔炉熊熊燃烧,将原本的铜器和铜币,熔化成为铜水。
赤膊着的工匠忙碌着,被火焰和黑烟烘熏着,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停下来喘口气或是休息片刻。手持长棍的监工时不时在场中巡游,看见动作稍微慢一些的便是破口大骂,棍棒交加,就像是赶牲口一样,让这些工匠加快速度,尽快的冶炼出足额的铜币来。
当然,是五铢钱。
1717新美洲帝國 瀟瀟欲邪
铸造五铢钱,这些人业务已经是非常的熟练了,但是要制造征西铜币,比较麻烦,所以很自然的,这些人就选择了用五铢钱,反正曹操也没有禁止五铢钱在市场上流通……
『还差多少?还需多少时间?』一名博冠纶巾的士族子弟,背着手,远远的站在廊下,看着浓烟滚滚的工房之地,淡淡的问道。
工房管事低头哈腰的说道:『启禀庄主,还有三十万余……七天,不,五天之内,必定完成!』
博冠纶巾点了点头,说道:『若是提前完成,自有重赏……若是延误了……呵呵……』
工房管事的头都快贴到地面上,『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正当此时,忽然在工房之处传来半声惨叫,然后就是一阵骚乱。
『怎么回事?!』博冠纶巾皱起了眉头。
一名庄丁跑了过来,禀报道:『有人掉进铜水里了……』
要让铜器熔化,也需要搅拌使其受热均匀。连日不休的运作,加上高温浓烟烘烤,而且汉代又别想有什么工业防护,燃烧出来的烟尘之中,重金属肯定超标,说不得还有毒,倒霉蛋一时头昏,栽倒在铜炉里……
其下场自然也是可想而知了,毕竟不是谁都是孙猴子。
『哦?怎能如此不小心?』博冠纶巾急切的问道,『铜炉呢?可有损坏?』
庄丁回答道:『铜炉倒是没见到什么损坏……』
博冠纶巾缓了一口气,瞪着工房管事,『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回来!死去之人……就多给五……嗯,三贯钱,以抚恤其家就是……』
『庄主仁慈……』工房管事点头哈腰。
『去吧!小心铜炉!千万别误了大事!』博冠纶巾摆摆手。
这一名仁慈的冀州士族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是等他带着应缴纳的五铢钱数目到了邺城的时候,顿时目瞪狗呆,因为他看见有很多人,带着比他还要劣质的钱币……
『为什么不收,这,这……难道不是钱么?』
『你这是钱么?看看,薄如纸一般,一折即断,比当年的董钱都不如啊!』
『哎!你看看就成了,别上手啊!』
『我的钱好,先收我的!』
『你的钱也是劣的,连廓都没有,一看就是新铸的劣钱!』
『你自己能好到哪里去……』
若是只有他一家,自然没什么问题,清点税金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毕竟往库房当中一扔,一混杂之后,千万级别之下,几十万的就真的只能算是小钱钱了,但是如果说一大片的都是劣钱,那就不是个别疏忽的问题了,连带稅官的人头都不保!
神級農民系統
所以,再给税官十个胆子,也不敢收。『别吵吵了!上头有令,只收征西币!以征西币缴纳的,且上前来,其余的退下!』
『凭什么只收征西币?五铢钱不是钱么?』众人又是不忿。
税官斜眼看将过去,『若是足额五铢钱,廓肉完好,内孔方正,也可以!』
『我这都是上好五铢钱!』
『果真?拿上来看看!』税官冷笑道。
顿时就有人将装钱的竹筐抬了上来,摆在税官面前。
『都是穿好了的……百枚一贯……』表示自家五铢钱都是好钱的士族子弟笑道,然后似乎很随意的从竹筐的上面拿了一串,抖着,『看看,都是上好五铢钱,看看这个质地……』
税官瞄了一眼此人手中的,微微点头,说道:『你手里的却是是好钱……』
『就是么……』士族子弟笑着如同菊花一般,『那么……过秤罢……』
几千钱几万钱,清点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若是每家每户几十万,然后还有这么多户,都一一清点钱币数目,就有些不太现实了,所以很多时候是直接过秤。
『慢着……但你筐里的钱,就未必都是好的了……』税官站起身,上下看了几眼士族子弟,然后转头吩咐道,『来人!将此筐都倒出来!』
『哎哎……倒出来干什么……等下不是还要装,多麻烦啊……』
『哗啦啦……』兵卒没理会,上来了两人抓住竹筐就往地上一倒。
一串串的钱币滚落地面,然后很明显的就分出了两种颜色,少量的就像是那个士族子弟手中拿的那种,而更多的,也是发青发灰的劣钱。
围观的众人顿时发出一阵哄笑之声。
包子有令,娘亲请收货 沥尘沙羽
就是这样,虽然大家都烂,但是只要见到有人被揭穿了烂,而自己还没有被揭穿,那么自己就有资格笑话那个烂人。
税官沉声说道:『就是这样,明白了没有?只收征西币,金银铜币都行,别再拿劣钱来糊弄于某!』
『哼!』冀州士族之中,有人哼了一声,便带着人往外走。其余的有的脑筋灵活的,也立刻反应过来,也纷纷跟着走了。冀州这么大,自然不可能只有一处设立税官,其余的地方自然也有,而邺城之中的税官,刚刚上任不久的,原本根基在豫州,因此也不必给这些冀州子弟面子,但是其他地方的税官么……
所以即便是在邺城吃了瘪,很多士族子弟就立刻转头去了其他的地方,或是利诱,或是威胁,反正这些劣钱既然都已经铸造出来了,肯定不能砸在自己的手里!
星河劍帝 熱乎冰棍兒
于是,很自然的,在几天之后,各地将收上来的税金汇集到了邺城的时候,『刚正不阿』的邺城税官就发现被他拒绝的那些劣钱,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里……
狠狠爱:校草狠宠坏丫头 糖小冰
曹操黑着脸,站在库房之中,看着手中那枚被他在掌心一捏,就裂成了三片的『五铢钱』,胡子抖着,半响才停了下来,将碎片丢在了地上,『来人,即刻缉拿巨鹿、清河、赵、中山、河间等地税官,以及交税记录,一并至邺!』
但是,随着曹操的命令发出,更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
巨鹿税官饮酒过度,夜间落入河中,溺了……
清河税官于闹市被仇家撞到,被捅了三刀,血流不止而亡……
赵属的税官,已经逃亡,不知道去往何处……
中山的税官在家中上吊了……
衍龙道 妖天
河间的税官,因为兵卒去得快,倒是捉住了,可是在运送至邺的途中,服毒自杀了……
曹操雷霆震怒,旋即缉拿各地县令长官。
几日之后,曹操一身冕服,坐于高堂之中,而堂下台阶之处,便是跪着一排的县乡属官。
事情走到当下这个地步,就连曹操都意料不到。
可是如果说要让曹操咽下这口气,一来是曹操忍不了,二来这种先例也不能开。所以曹操必然要一个交代,要有一个结果。
在今天公开庭审之前,曹操就派人和这些县乡属官隐晦的交了个底,只要他们将人供出来,那么就不会追究他们的责任……
曹操也没想要将冀州士族一举搞干净,毕竟现在劣钱都混杂在了一处,谁能说这些劣钱一定是哪家那户铸造出来的?钱币上难道还有写了姓氏不成?所以只能是依靠人证,然后抓一两个作为典型,直接搞死,然后责令让其余的士族整改。
毕竟粮仓大火……呃,偷逃税款,也错了,铸造劣钱,没有必要死罪么,教育一下,依旧还是可以的么……
然而,剧本进行之中,往往未必如同导演所愿……
『属下……属下有一言……』清河县令叩首而道。
曹操微微眯起眼,然后扫视了一圈在外聆听的各大冀州士族代表,沉声说道:『讲!』
清河县令,姓范。
范县令缓缓的抬起头,说道:『属下有罪……未能察歹人以劣充好,奸猾缴纳,致使上缴税款多有劣钱……』
曹操缓缓的呼出一口气,点头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过则改,善莫大焉。汝虽不察,然非主谋,若行检举,揭发不良,亦可将功赎罪……』
在外的冀州士族不禁有了一些躁动,唧唧咋咋的声音传了出来,顿时兵卒大喝道:『禁声!肃静!』
现场再一次沉寂下来。
护花神医在都市
曹操看着清河范县令,微微露出了一点笑意,点头鼓励道:『若某所记不差,汝乃太学出身,因孝廉而举河间吏,昔日陛下东归,汝有寄送粮草之功,诏拜议郎,后转清河令……如今当知朝堂不易,社稷为重,直需忠孝不坠,荣名久彰是也……可有何言,不妨直说……』
清河范县令缓缓抬头,说道:『盖闻孝者当不背亲,以图其利,仁者当不忘君,以兹徇私,志者不趁乱举,而窃名器……司空守志清恪,胸怀天下,依德义,倡仁祗,尊君上,护社稷……正所谓厥父之不恤,不可以言孝,忘祖宗之所居,不可以言忠……』
一开始的时候,曹操听着,还略微点头,但是到了后面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细长的眼眸就紧紧的盯着清河县令,胡子也微微颤抖起来。
『……怀邪禄而叛知己,远福禄而近危亡,弃明义而收大耻,不亦可惜邪!』清河县令的声音越来越大,『晏平年间,袁氏数征粮草,清河上缴合计壹仟壹佰余万斛,太兴元年,又征叁佰万斛,二年,再加征肆佰叁拾万斛!曹公至邺城,袁氏所提赋税,皆不予计,又复征赋税,抽调军用,先调征陆拾万斛,不及月旬,再征肆拾伍万斛!寒冬稍过,不体民众,不恤乡土,横征暴敛,耕作未展,又是再调叁拾柒万斛!无粮可调,便是折钱!匆忙之下,又是何处有钱缴纳!故,此劣钱之罪,在下有未察之罪,然曹公于上,岂无罪乎?苍天可鉴,清河老小,皆面有菜色,饿殍于野!如今地无耕作之种,田无劳作之力,民无青黄之食,此便是曹公所治,朗朗乾坤,大汉朝堂!某有罪,这便以身抵之,且不知曹公之罪,又当如何?!』
说完,清河县令便是以头触石,当即头裂而死……
现场顿时一片大哗!
曹操只觉得头上血管砰砰直跳,不远之处的清河县令的一滩鲜血,如同墨染一般,在眼前越变远大……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