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4ep16玄幻小說 上邪亂 線上看-第七十一章 崑崙桃殀花I推薦-d6qni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严凛我已经狠狠责罚了,小瑾可满意?”
岑乐瑾却换了个思路,心里涟漪问道:爷爷不如多多教我几招制毒秘术,免得日后我一人遭人暗算而手足无措。
邱一色轻声笑道,清荷已将毕生所学皆传于你,何必担心别人会对你有想法。
岑乐瑾呢喃道:想不到你还是这样小气。
“不叫爷爷了?”邱一色才不过几盏茶光景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他要岑乐瑾永远陪在自己身边,不得搅和到鱼龙混杂的政治和江湖纷争中去。
“解药……给我吧,什么要求你尽管提。”
后半句话,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真的尽管提么?”
邱一色再度发问,自个儿带大的丫头片子,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在想什么。
“当然是看我心情!”
扮猪吃老虎这种事儿岑乐瑾可不擅长,要说邱一色链崩的快,她也没有慢到哪里去。
“解药呢,我没有现成的,还需些时日配制。”
邱一色罕见地没有打诳语吹嘘。
“要多久?”
“那可不好说。”
严凛盗走的药叫做牵机。
一旦入喉,内力渐趋微弱,六感逐渐消消殆,等到完全丧失的那日,人离死亡仅差一次睁眼闭眼的距离。
欲调配彻底清除体内毒素的解药,除去基本的珍贵草药,最重要的一味药引子唤做桃殀花。
桃殀花是昆仑派的禁花,仅有历任掌门才知道栽种的位置。
稻花十里香 万人不迷
江湖风霜传
而昆仑一派的宗门,则更为难寻。
“世上还有难到你的解药?”岑乐瑾笃定邱一色藏着最重要的话没说出来。
“当然有了!常言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邱一色避而不答,捋捋白色的胡子,神色凝重。
“缺什么药引?”
“小瑾,你们之间隔着的可不是单单一门命案这么简单。”
“当日绵山谷提亲的时候,您倒是毫不犹豫答应了,现在反倒跟我说不易。爷爷您是要唱戏么?”岑乐瑾不禁冷笑道。
若不嫁,的确没后来的各种破事儿。
或许绵山谷还是旖旎如旧,阡陌往来,炊烟袅袅。
“今时不同往日—他手里握着凤鸣渊的几万精兵,我不答应能如何?”
“可绵山谷还是灭了……”岑乐瑾突然有些伤感,回想起儿时的记忆片段,天真而又美好。
“不完全。”
邱一色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火烧绵山谷是他们二人暗中达成的协议,至于死去的人也大都是各个衙门大牢的罪犯。
“什么意思?”
南歌要邱一色死死守住这个秘密,他破天荒没有告诉追问的她。
“你去找桃殀花吧。”
“你这没有?”岑乐瑾是冲着解药来的,怎么可能空手而归。
只见邱一色从袖中拿出一个小药瓶儿,叮嘱道:在找到桃殀花以前,每隔一周喂他服下一颗金丹,里头一共有九颗。
不言而喻,九周过后再找不到关键药引桃殀花,南歌会无药可救郁郁而终。
“这是最后期限吗?”岑乐瑾接过药的手不停发颤,好像南歌的性命全部都拿捏在她一人手中。
“也不完全—得空去绵山谷找找看吧。”
白发老者没有再说,挥挥手遣了个下人带她出去。
就这?
岑乐瑾不可置信地看着邱一色沧桑的背影:没有祖孙再见的热情激动,却添了不少淡淡的忧愁。
穿到兽文里的作者你伤不起啊
“岑姑娘,往东走就是绵山谷了,有一条小道可以直达凤鸣渊的入口。姑娘珍重,在下告辞。”
“等等!”
女人敏锐的第六感嗅出了秋水庄背后的云波诡谲,江湖一定有件大事情要发生。
可那指路的下人闷着脑袋往回走,丝毫没有理睬她的意思。
高校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創新案例 教育部思想政治工作司
岑乐瑾看着他给的药,童年诸多记忆涌上心头。
撇开药浴和杀母两件事,邱一色为其祖父可谓尽心尽力。
就算是天上的星星,邱一色只要够得着都会给全摘下来送给她。
物是人非事事休……她宁静惬意的生活在遇见朔王以后就变了。
岑乐瑾不止一次心底问自己,值得么?他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女人。
值得么?符半笙不比南歌要优秀很多?
齐枫也好啊,起码家里金山银山,不愁吃穿用度,好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
只要他的脸一浮现在她眼前,岑乐瑾的世界便只剩下粉色的甜蜜幻想。
沉寂的凤鸣渊,除了漫天难散的硝烟,遍地荒芜。
天际谁在吹箫,青云浮起,惊起千般凉风;
号角悠悠作响,穿越故里,乱了谁的妆发。
一个似曾相识的女人初露头角,岑乐瑾远远就认出是杀死越寒蝉的凶手。
“是你!”
“是你!”
她们不约而同喊道,为了同一个人才有的点头之交。
“他还好么?”
神武蒼穹 血魂天下
女人做了母亲后,第一想到的便是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
“好的话我怎么会一个人来这儿?”
岑乐瑾并未想到她真的会是他的母亲。
“发生什么事了?”
女人不安地问道,一刹那就红了眼角。
“没什么……”
南歌既然选择一个人承担痛楚,不叫旁人知晓,必然有自己的道理。
而岑乐瑾又何须对不甚了解的一个陌生女人提起这些细枝末节呢……
“我问你!他怎么了!”
近乎嘶吼的声音,在空旷的凤鸣渊回荡。
穿越三国之龙霸天下 北帝
“我在找一种叫桃殀花的药材,你见过吗?”
那女人踉踉跄跄往后直退好几步,再熟悉不过的东西了……牵机、蚀骨、九莲妖,世上三大剧毒唯一怕的不过就是桃殀花。
不朽道果
“你见过对不对?”岑乐瑾冲过去抓住女人的手,女人这么大的反应可不就说明了一切。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女人又疯魔似地仰天大笑,嘴里一直重复着四个字“我不知道”。
侯門嬌寵
她一定知道什么。
她是岑乐瑾唯一的指望了。
“我们先回去好不好?”岑乐瑾温柔拍打着女人后背,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
“不!”
女人又发了疯一样欲撒开岑乐瑾的手往密林深处逃去,这回轮到岑乐瑾对他人点穴了。
好在位置没记错,岑乐瑾两根手指随意敲下,女人便明晃晃倒在她的脚下。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