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e3nm扣人心弦的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愛下-第三百一十七章 道之盡頭,無上劍道【爲盟主炮王李雲攏加更】看書-2nx49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轰隆!
突然间的声响惊醒了雅月,一股心悸的感觉直接从她心中滋生。
这感觉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颤抖。
然而这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
“呜呜!娘亲,娘亲。”
她边上的雅琳闭着眼睛在哭喊。
“没事没事,姐姐在。”
雅月立即轻轻拍着雅琳,哄她入睡。
好在雅琳没有一下醒过来,小孩子就是好哄。
看到雅琳平静下来,雅月松了口气。
“咚咚!”
这时候突然传来敲门声。
“雅月?”是慕雪的声音。
听到慕雪的声音,雅月又是松了口气,然后披上衣服去开门。
“慕雪姐。”开门后雅月就看到穿着仙裙的慕雪站在门口。
雅月有些好奇,慕雪姐是还没睡吗?
还是白天的衣服。
“吓到了?雅琳还好吗?”慕雪问道。
蒼白壹生 壹曾
她第一时间感觉到了那股气息,随后偷偷用力量护住了院子,不然就不是一瞬间的事了。
“雅琳又睡着了,慕雪姐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雅月感觉有些奇怪。
刚刚那种感觉,她现在想起还是感觉害怕。
“出来看就知道了。”慕雪轻声说道。
雅月有些意外。
而后跟着慕雪来到了院子。
“看天上。”慕雪的声音传了过来。
雅月抬头望了一眼,这一看她就愣住了。
天空有一道光幕,光幕之外有一道光,这光只是看着就让她有一种恐怖的感觉。
仿佛无尽的深渊要吞噬一切,又如同无法触及的天崩塌了一般。
“这….这是什么?”雅月从未见过这种场面,她有些害怕。
“咦!表嫂,雅月表妹,你们也醒了?”茶茶的脑袋从院子边探了进来。
“茶茶姐?你不怕吗?”看到茶茶一脸轻松的样子,雅月有些惊讶。
“啊?晚上不睡觉小姨不会说我啊。”东方茶茶走进院子道。
“我是说天上。”雅月指了指天上道。
东方茶茶看了一眼,然后道:
“这个啊,我脱下眼罩看看,看得清楚些。”
东方茶茶脱下眼罩看向了天际,她的眼睛直接穿透了光幕,甚至看到了空间门内部。
嗡!
在看到空间门内部的瞬间,东方茶茶的脑海如同刮起了暴风。
“哎呀,完了,不能熬夜了。”
刷的一下,脑子过载失去了意识。
东方茶茶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雅月是看着东方茶茶倒下去,她吓了一跳。
“茶茶姐。”雅月立即过去扶住东方茶茶。
随后看向慕雪姐,想问问怎么了。
慕雪坐在石桌边笑道:
“不用担心,只是晕过去而已。
茶茶的眼睛是特殊的,她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能遇见别人遇见不见的存在。
但是修为太弱承受不住,容易晕过去。”
雅月:“……”
难怪茶茶姐要戴眼罩。
……
二长老站在陆家广场看着天空,她的目光停留在空间门上。
“按照推测,比得上全盛时期的太阳神。
冥土不比神众差多少。
按目前来看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长老无声自语,她没在意这位强者。
有人会出手的。
她要做的是顺着对方来的方向,去一趟冥土。

陆古跟东方黎音自然也是看着天空。
“二长老他们没有隔绝所有气息,看来是要给小镇上那些人外来人看。”东方黎音说道。
“应该很难看懂,就看这位强者能坚持多久了。”陆古说道。
他倒是不在意,没什么人敢在陆家区域放肆的。
如果有,他就会让它变没有。
“好像遇到这种情况,儿子都不在家。
要是在家还看到了,你说他是不是尾巴都上天了?”东方黎音说道。
陆古摇了摇头,道:
“晕过去的可能性比较大。”
东方黎音:“……”
…..
陆家的人并不在意这件事,但是在小镇中,许多刚来的人心中无比的惶恐。
“我就说吧,肯定会有顶级实力觊觎石门,陆家这种势力,根本保不住。”
“这也太快了吧?一晚上都没有过完。”
“大概是担心夜场梦多,谁先抢到手,谁就大赢家。”
“陆家倒霉了。”
“无妄之灾,大势力之间的争夺,陆家只是牺牲品。”
“那我们呢?”
“做好心理准备,只要逃的快,应该没有问题。”
就在他们开口说话的时候,空间门中传来了脚步声。
哒!
哒!
随着脚步声响起,可怕的力量又一次涌出,那些本来还能说话的人,一时间都无法开口。
空气如同一座大山,这座山压着他们无法说话。
修为越高感受的越是真切。
这就是强者之威,还未露面就压的所有人难以动弹。
如此恐怖的存在,哪里是陆家可以对抗的?
乔乾也是看着天空,那种心悸的感觉,让他知道自己的渺小。
“难怪陆水一直在当废物少爷,修真界的强者太多了。”
陆水都不曾让人知晓他真正的实力。
他又怎敢出头呢?
低调的当一个废物少爷,听从族里的安排成亲。
才是他要走的路。
他想好好活下去。
轰!
力量的气息又一次增大。
这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一道身影从空间走出。
他的出现如同耀眼的太阳,刺痛所有人的目光。
他的身影如同无尽的山脉,压制着所有人难以动弹。
这就是他的实力,修真界无数人难以企及的力量。
杀痕殿主站在陆家高空,俯视着陆家区域。
他发现那个人给他的坐标居然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比他们的坐标准确许多,根本没有时间给陆家准备。
这是要借他的手对付陆家吗?
对此杀痕殿主并不在意,他只要达成目的就行。
杀痕殿主屹立在高空,他拿出了一柄剑,驻立身前,双手轻轻搭在剑柄之上。
随后传出他浩大的声音:
“陆家的人,不来迎接本殿主吗?”
声音落下,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随之而下,仿佛要直接碾压整个陆家。
这随意的一击能让秋云小镇周边,顷刻间毁于一旦。
东方夫妇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太强了,强大的让他们无法想象。
风知道人跟威岳道人,一脸惊恐。
这可怕的力量一旦落下。
他们必死无疑。
可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力量落下,什么都做不了。
渺小的他们,如板上鱼肉,任人宰割。
只要抬头的人,都感觉到了恐惧,绝望的情绪在他们脑海中挥之不去。
然而就在这力量即将落下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微风。
这风无处不在,每一个人都察觉到它,可没有人去在意它。
而然让所有人难以置信的是,风吹过的地方,所有的力量都随之消失,那可怕的力量如同青烟挡不住微风吹拂。
让所有人的绝望的力量顷刻间消失在秋云小镇上空。
感觉到力量消失的一个个,看着天空,有些无措。
他们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力量来了,可又一下消失了。
“又,又强者出手了?”
“果然,这里已经变成强者的战场了,早知道晚几天过来了。”
很多人心里都很惊讶。
没有人会看好陆家。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力量突然出现,那力量如同一道光照进了所有人的眼眸中。
感受到这无形光的瞬间,秋云小镇中的修真者都为之一怔。
他们下意识转头望去。
是陆家的方向。
他们能清楚的感觉到,那里有一人在往这边走来。
如同无尽之中走出的存在,那力量源头如无止之境,无法评估,难以比较。
道之尽头所在。
“这,这是什么恐怖的存在?”
“我我刚刚好像感觉到了道之尽头。”
“什么境界能让人产生这种错觉?”
“他,他是陆家的?”
“这不可能吧?陆家怎么会有怎么可怕的存在?”
一个个的声音有些颤抖,那是望见道尽头所在的恐惧。
他们不相信这个人会是陆家的人。
陆家要是有这等恐怖的存在,怎么可能只是中上级别的势力?
早就跟顶级势力并肩了。
正常人自然是不信,但是经常关注着陆家区域的一些强者,自然知道是谁要出来了。
巧云宗一处湖边,一位身穿华丽仙裙的女子望着天际。
这是一位有着沉鱼落雁之容的女子,她的脸上带着笑意,随着她笑意出现,湖中的花朵仿佛都开的更努力了。
这女子自然是巧云宗的凝夏。
此时的凝夏颇有兴致的叫来了红素。
“老祖,怎么了?”红素站在凝夏身后好奇的开口。
“看陆家方向,猜猜是谁这么有勇气。”凝夏带着笑意的开口。
她发现的并不算早。
是大道天成的力量惊动了她。
说实话,她真的是佩服那个人。
红素有些不明所以的望了过去,这一看她就惊住了。
“大道天成?”红素有些惊奇。
“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比得上全盛期的太阳神。”凝夏开口说道。
“全盛时期的太阳神?”红素愕然,那是什么可怕的力量?
老祖能不能挡下都是问题吧?
“这是谁?他要与陆家为敌?”红素有很多问题。
“冥土的人,真就以为在一亩三分地为王,就能横行整个修真界。”凝夏轻声道。
但说实话,她很佩服对方的勇气。
“冥土的人?”红素有些意外。
冥土的人居然走出冥土了,这是为什么?
“看着吧,刚刚好又能知晓陆无为的极限到底在哪。”凝夏开口说道。
不仅仅是凝夏,其他人也都第一时间捕捉到了陆无为的力量。
苦海佛门中芯火古佛宣了句佛号,叹息道:
“新时代的开启,冥土终究是忍不住默默无闻。
看来他知道了启示录的内容,想要让我们在意的那位顺利出世。”
陆水不是那个人,他们为了争取时间,所以从不会对陆水下杀手。
甚至要保护他。
水色江山 十月桃花飛
但是想要弄乱局面,陆水的死就成了必要。

“知道了上半部分内容又如何?
真以为可以攻陷陆家?
如果这么简单,我们至于等待吗?
不过替我们开了先锋也好。”魔修地界中仙庭战神看着天空不屑的开口。
“主神级别的力量,冥土的人很强,刚刚好可以知道陆无为具体情况,就是不知道这位能坚持多久。”冰海女神看向天际,她也在等待着。
……
这时候所有人都看着陆家方向,所有人都能感觉那边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可是望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存在,可秋云小镇中的人无法看到他的存在。
这特殊的存在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知道,但是对方出场的气势太强太夸张了。
让人下意识的望过去。
杀痕殿主自然也是看着陆家方向。
他眯着眼看着那空无一人的位置,心中第一感觉就是强大。
他不会轻敌,但也不会畏惧。
身为冥土十殿最强,他相信不管是谁,他都有一战的实力。
不然如何复兴冥土?
又如何在其他就位殿主的反对下,成功走出冥土?
杀痕殿主看着陆家方向,当他成功跟那道身影对视上之后。
低沉的声音从他这边传去:
“冥土十殿,杀痕。”
杀痕殿主身穿漆黑铠甲,可他站在深夜中是无比耀眼的存在。
他站在那里如同掌控着黑夜,无法让人忽视。
“陆家长老,陆无为。”平缓的声音从陆家上空传出。
无法听清声音的来源。
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对方就站在陆家上空,他如同一道无形的光。
瞩目却不可察。
而听到这声音的一个个都有些吃惊。
西天世界 三国周泰
陆家真的有这么可怕的存在?
他们难以置信,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如果陆家真的有这么可怕的存在,为什么只是中等偏上的势力?
他们无法理解。
可一切就是发生在眼前。
对方就是陆家的长老。
但是他们依然不解的是,那个冥土十殿是什么?
这跟他们知道的顶级势力强者,完全划不上等号。
唯一可以知道的是,那个人很强,绝对不比任何顶级势力的最强者差。
杀痕殿主没有理会下面的人,不过他突然感知到了空间气息,有什么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利用了他空间通道遗留的坐标。
“一个九阶,不足为患。”杀痕殿主没有在意。
哪怕他的大军中没有九阶,但是他们加起来,可不是一个九阶可以比拟的。
他现在把注意力都放在陆家长老上。
杀痕殿主看着陆无为,脚下开始凝聚出漆黑的力量,这力量化作实质站台。
他手中的剑抵在站台上。
锵!
冥婚:阴夫放过我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力量波动随之散开了,所过之处直接轰击着修为不够的人。
他们的目光有下意识的望向了杀痕殿主。
这是一种吸引力,根本无法控制。
随着目光的转移,杀痕殿主的气势又一次超越了陆无为。
至此,杀痕殿主才轻声开口:
“听闻陆家长老步入道之尽头,大道天成之列。
本殿跨越冥土与现世壁垒,想要讨教一二。”
说着杀痕殿主一步迈出,他的力量如无尽风暴一般席卷开来。
力量舒展,如天地发难:
“如若本殿不敌,愿永远留在这里。
可陆长老若败。
我冥土十殿,要陆家陆水的命。”
最后一句话,杀痕殿主杀意十足,动人心魄的声音,穿透了所有人的耳膜。
他是冥土十殿,有他自己的骄傲。
….
“汪汪,无知的人类,胆敢要我狗爷的命。”狗子对着天空怒吼。
它狗爷也是这个人类可以亵渎的?
简直不知死活。
“你说这个出言不逊的孙子,能活多久?”狗子咬了口鸡腿,对着牙疼仙人说道。
牙疼仙人看着天空的冥土殿主,随后摇了摇头:
“不好说,不过大户小兄弟能否看出,陆家那位是不是真身出来?”
这个很重要。
几乎决定了对方的战力。
“有气味,跟上次是一样的,反正不是一道剑意。”狗子说道。
“那应该很快能解决吧。”牙疼仙人开口说道。

“这人要对付少爷,他知道了少爷的特殊?”望着天空的枯树老人心中一惊。
可是感觉又不像。
偏偏少爷今天又不在。
不管他怎么想,都无法明白,冥土的人为什么要针对他们少爷。
很快枯树老人想到了一个可能。
“总不能是为了羞辱陆家吧?”
这对失败的人来说,简直是赤果果的羞辱。
但是大长老会败?
他不信。
“冥土啊。”枯树老人前方的三长老突然低沉的开口。
这句话传过来的瞬间,枯树老人心下突然感觉一阵胆颤,他心中惊骇。
三长老动了杀意。
突然间,枯树老人发现,这位冥土殿主,触动了陆家的逆鳞。
他,必死无疑。
慕雪托着腮看着天空,眼睛眯了起来。
“真的是好大的胆子。”慕雪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不过她没有任何夸张的表现,雅月还在她旁边看着。
好像有些吓到了。
慕雪有些后悔,应该一开始就把雅月打晕的。

而秋云小镇的一个个外来人,在听到这些话的瞬间。
都有些明白了。
原来这个冥土杀痕殿主,根本不是为了抢夺石门而来。
“这是仇杀吗?而且他已经说了,陆家长老是大道天成的修为。
重生逆袭之头号军婚
这可是修真界中最高境界的存在。
陆家居然有这种可怕存在。”
“是仇杀了,而且陆家就一位少爷,也就是陆水。
对方在羞辱陆家。”
“要打起来了,我们能幸免于难吗?”
他们都很担心。
不是担心谁赢谁败,而是担心能不能在余波下幸存。
这种存在对他们来说就是传说中的人物。
一旦打起来,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住的。
面对这样的存在,他们就是凡人。
蝼蚁与巨人的差别。
在所有人都在畏惧杀痕殿主力量的时候,在所有人都在惊骇杀痕殿主言语之时,一阵微风吹拂过整个陆家。
在陆家上空,属于大长老的身影,手中多出了一柄剑。
他站在那里,看着杀痕殿主。
陆家在他脚下,也在他身后。
这时候属于陆家大长老陆无为的声音,在整个天地间响起,实力足够的便能听到:
“阁下可曾见过道之尽头,无上剑道?”
“未曾。”杀痕殿主的声音随之响起。
力量的风暴还是集结。
对方应战了,是时候动手了。
“那么,阁下当庆幸。”陆无为平缓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
而后属于他的剑动了。
在听到这句,看到这柄剑动起来的瞬间,许多的强者都是一愣。
慕雪反应最快:
“雅月低头,别看。”
雅月不明所以,直接低头,不敢观看。
她无法理解是什么意思。
什么道之尽头,什么无上剑道。
她都不懂。
宠宠欲动:隐婚总裁别爱我
“嗷呜!”狗子有些害怕的低吼。
它把手中的鸡腿放到了一边,这是对狗爷先祖的尊重。
牙疼仙人看着那抬起的剑,眉头皱起。
“观看这一幕的人,要倒霉了。”
陆古也是第一时间捂住了东方黎音的眼睛:
“别看。”
“不知道儿子现在在哪,安不安全。”东方黎音把手放在眼前陆古的手背上。
她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看。
但是夫君不让看,那就不看了呗。
…..
“小红素,我帮你护法,感受一下什么是极致之道。”凝夏一脸严肃的开口。
从她看到陆无为握剑的时候开始。
她就知道一切已成定局。
陆家的人,可是护短的。
这个人居然扬言要陆水的命,真是不知死活。
不过她还是很好奇,对方为什么要针对陆水。
可是没有时间给她多想。
红素看着前方,不敢分神,道之尽头,无上剑道,到底是什么样了,她想象不到。

而这个时候,冰海女神,佛门芯火,仙庭战神全都看着。
他们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杀陆水。
但是这个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终于可以见识一下陆无为的真正实力了。
剑一峰甚至道宗,也在暗中关注。
那句道之尽头无上剑道,让他们不得不去关注。
虫谷的人自然也是猫着看。
生怕这一剑会顺便斩了他们。
…..
杀痕殿主看着陆无为,他能感觉到对方很强,不在他之下。
但是对方要是不强,他又怎么会一路险阻走来?
冥土其他九殿又为何阻拦着他?
还不是因为修真界中,陆家长老威名不弱。
对方虽强,可他冥土十殿之一,冥土最强殿主,弱吗?
今日,他就要踏在陆家头上,斩杀陆水,让预言中的那位可以摧毁三大势力的存在诞生。
从此修真界将重新洗牌。
哪怕他同样会死在那位存在手里,亦无怨无悔。
因为只有这样,冥土才能复兴。
不然永远无法超越那三大势力,甚至受限三大势力,生死大权也在对方手中。
他必须要在那些人未恢复之前,做好一切。
他为冥土复兴而战。
无尽的力量在他身边聚拢,力量的风暴消失,可力量并没有消息。
而是变成了无法看到的存在。
道的力量,无形无踪,整个空间都在扭曲。
随时都会坍塌。
黑暗在杀痕殿主的周身凝固,深渊在他边上出现。
他的存在如同深渊的存在,吞噬一切毁灭一切。
万物都将逃不出他的掌心,一切都将在他脚下破碎。
这就是冥土十殿最强者的实力。
超越了佛门楼罗,强于剑一峰剑川。
他是当之无愧的冥土最强。
感受到到这些力量的人,心中被恐惧覆盖,他们从未见过这等可怕的力量。
死亡在他们脑海中呈现。
他们就这样望着天,如同在等待死亡降临。
面对这可怕的力量他们什么也做不了,除了等死,还能干嘛?
东方夜明也是看着天空,对方的强大让他心悸,让他不安。
哪怕他对陆家再自信,也依然会畏惧,依然会绝望。
这已经不是他这种级别的人,可以感受的力量了。
如果不是光幕的缘故,他们根本连直视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这时候没有几个人愿意低头,死前如果能够看到这一幕,或许也值得一些吧。
“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无上剑道吧。”冥土十殿之一杀痕殿主,带着他深渊一般的力量开始吞噬陆无为。
漆黑笼罩了对方。
也笼罩了所有人。
黑暗,无尽的黑暗。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被黑暗吞噬了,他们会这般死去。
陆家输了。
然而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在所有人都以为冥土殿主赢的时候,一道光刺破了凝重黑暗。
所有人都看到了,光照进了黑暗。
而此时光在扩大,缺口在被打开。
很快他们看到了,是剑,一柄剑斩了下来。
不过是呼吸之间,所有人都被这剑光所笼罩。
他们看着光的源头,发现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周围的场景在快速的变化。
不,不是,是他们目光一直在往源头看去,周围的一切不过是道路在后退。
那些东西仿佛多看两眼,人就会承受不住。
脚下的路在加快进度,他们在目光在不断的前进,速度越来越快,几个呼吸之间,他们冲出了狭隘的视觉,来到了广阔的星辰边,那是大道尽头。
随后他看到在万物尽头,有一道身影正对着他们。
那人在星辰之上,在星辰之外,仿佛要超脱这些星辰。
道之尽头所在的身影。
很快他们看的更清楚了,他们看到那身影手中握着一柄剑,这时候他手中剑缓缓抬起。
在他抬剑的瞬间,周围星辰开始破碎。
万物都被融入了那柄剑中,或者说那柄剑开始吞噬一切,开始取代一切。
星辰,万物,乃至世界都将被取代。
剑被抬起来了,而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眼中没有了其他,有的只有这惊天动地的一柄剑。
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如同看到了天地,看到了万物,看到了主宰。
甚至看到了毁灭。
剑,落下了。
天地抛弃了他们,万物剔除了他们,主宰剥夺了他们的一切。
大恐怖,大恐惧,在他们心中滋生,可是刚刚滋生又直接被毁灭。
在这一剑之下,他们什么资格都没有。
生死不由己,喜怒不由人。
这一剑能斩他们一切。
道之尽头,无上剑道。
轰!!!
剑光落下,一切的一切全都消失下了。
所有人的眼中都失去了光。
这一刻天地恢复了正常。
秋云小镇中,那些未曾低头的所有人,全都跪在在地上。
风知道人跪在地上颤抖,他的眼中被恐惧代替。
此时张大嘴巴的他,无法出声。
他想呐喊,可是喊不出来。
他想尖叫,可是叫不出来。
恐惧遏制了他的喉咙,遏制住了他一切。
威岳道人亦是如此。
东方夜明同样跪在地上,他的抓着自己心脏的位置,他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做不到。
只是看了一眼就如此可怕,要是直面那一剑。
那…那将如何恐怖?
此时天空的深渊被驱散,一切的力量全都消失不见。
有的只是站在空中的冥土十殿,杀痕殿主。
他不再攻击陆无为,而是看着陆无为的方向,不是他不想攻击,而是他已经失去了攻击的能力。
此时的他,眼中遍布惊恐。
仿佛面对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你….”杀痕殿主惊恐的看着陆无为,声音有些颤抖:
“你,你真的是大道天成吗?”
“你不是看见了吗?”平缓的声音在陆家上空传出,不带丝毫的情绪。
“不,不可能,大道天成为什么可以掌握这种力量?
这怎么可能?”杀痕殿主不信,他不相信对方居然跟他是一个境界。
这时候杀痕殿主的眉心出现了一道裂痕,这裂痕瞬间从他眉心延伸而下。
他被斩了一剑。
对方只出了一剑。
杀他居然只需要一剑。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极力阻止我了,是我不自量力了。
没想到,没想到这个世上有你这样可怕的存在。”杀痕殿主有些自嘲。
此时的他身上遍布裂痕,随时都会消失在这个世界。
“陆家,不是区区冥土可以放肆的地方。”大长老的声音缓缓传出。
他无形的身影已经走向了陆家后山。
一切已成定局。
他没有逗留的必要。
杀痕殿主看着离开的陆无为,伸出手想要试图追上去。
可是他的手刚刚伸出,就砰的一声,崩溃成碎片。
接着他的身体,他的双脚都开始崩溃消失。
“我不甘心,居然倒在了这里。”
砰!!!
最后冥土最强杀痕殿主,陨落在秋云小镇上空。
陆无为回去了,杀痕殿主陨落了。
可是整个秋云小镇没有多余的声音传出。
外界也是一阵平静。
他们还没有缓过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