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2cd4优美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第1360章 叛逃讀書-ri56q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在这种情况下,有人迟到个几分钟能怎么的?抱着这种心里,就谁都没当回事。
絕世雙寶:辣媽搞定摳門爸 情迷日落
结果在半个小时之后,单道林还没到。科长廖大兴就有点感觉不对了。立刻亲自给单道林家打电话,结果没人接。虽然此时他依旧相信,单大林可能是在半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情,耽搁了。根本没往什么叛逃的方向想。可说到底,内务科太重要了,所以他也不敢打马虎眼,什么都不做干等着可不行。于是立刻让两个手下,去单道林家里查看。有消息了马上通知自己。
超级女鬼军团
就是这样,两个人到了单大林家里后,结果发现单大林根本没在家。敲了半天没人应答,于是下楼找个了电话给廖大兴打电话汇报这个情况,询问一下单道林是不是已经到科里上班了。
结果廖大兴接到电话的时候感觉更不妙了,于是直接在电话里下令,让他们直接打开单道林家的大门,进去看看情况。
英雄联盟之缔造王朝
其实,这时候,廖大兴在没确认什么情况之下,用词依旧很谨慎,是用关心的方式。担心在家里别是得了什么病之类的,以这个关心,好心为借口让两个手下开门的。
手下接到的命令后再次返回单道林家,撬开门后,结果就发现不对劲了,屋内不能说是乱,但肯定是收拾过,准备过。
都市之無敵仙帝 合金戰士
就好像是一个人要出远门,收拾收拾行李,带上财务的那种。是以两个科员瞬间就懵了。谁也不傻,都知道自己这个科室是干什么的。因此看见这个情况,两个人对视一眼,立刻用单道林家里的电话,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廖大兴。
后者也懵了,要是真的有了什么事,比如说是叛逃的情况,虽然当初组建这个部门的鉴别工作不是自己做的。但毕竟自己是科长啊,最起码也有个失察的罪名。这一下他可不敢在耽搁了,赶紧将这个情况往上汇报。
上峰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直接先派了城防部队,直接把码头,火车站,公路路口等地全部派遣了士兵,关卡。不过始终没有发现单道林的踪迹。是以只能又联络了军统,让其全权负责此事。
极道龙尊
这也是戴老板亲自给情报处打电话的原因,毕竟情报处的反谍工作,一直是有目共睹的,对于这种目前看很可能是叛逃人士的追踪,自然是情报处首当其中的。
钱金勋可不是自己来的,在他出了情报处之后,直接带着赵洪亮和马超群。其中先让赵洪亮带人,赶去单道林家里侦查。而自己则是带着马超群,到了内务科亲自了解情况。
纵横Dota 南方小秀才
听完廖大兴讲解完了所有的前后情况后,钱金勋问道:“廖科长,单道林带走了什么机密文件了吗?”
“没有。”廖大兴道:“我们的规定是,但凡是机密文件,一定会直接存档,绝不逗留。而且在存档的时候一定要至少两个人一起行动。途中决不能分开。那些需要销毁的文件,也是同样处理,必须要两个人以上在场销毁。一样不可以有任何存留的情况发生,暂时的也不行。不过……”
廖大兴说到这里有点犹豫,皱眉道:“单道林是能够接触到一定级别以上的秘密文件的。虽然说不能存留,连暂时的存留都不行,可是他究竟知道些什么,那就没谁能说得准了。如果……如果他真是有心人,或者是日伪的特务,他一定会知道些什么的。”
钱金勋也明白他什么意思。比如说一份资料,哪怕是需要销毁的资料。这时候你是间谍,那么你在同事也在场的情况。可能是,你没法大模大样的观看并且记录,但是总会接触的吧。
近距离瞄上几眼,甚至有时候都不用多,记住几个词,一句话,都能决定一支部队的生死。除非是你根本不在意,无意中瞄上一眼,根本没往心里去,这个时候你看到什么,可能转身就忘了。但要是间谍的话,表面上可能是不在意的,可实际上怎么可能会不在意?他一定会往心里记的。
廖大兴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虽然单道林应该是没有偷走,携带出什么机密资料,但都用不着携带,他本身要是有心人的话,这些资料肯定都存在自己的脑子里呢。
钱金勋听罢说道:“廖科长,可不是兄弟信不过你啊。你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所以还请廖科长让兄弟们仔细检查一遍科室内部,然后呢,所有人包括廖科长你在内,都需要做一份笔录才行。”跟着他拍了拍旁边的马超群,道:“这是我们情报处的马科长,有他带头,给兄弟们做笔录。”
“没问题,这都是应该的。”廖大兴现在担心自己的前程,自是无比的配合。
钱金勋跟着又向廖大兴告辞,自己要去一趟单道林家里看看。
从内务科出来,钱金勋没用上十分钟,就来到了单道林的家里。这小子也是住在黄山区的。距离工作的单位倒是不远。
網遊之9527 九命伯爵
钱金勋从车上下来,就看见情报处的特工已经将现场封锁了。于是直接来到了屋里,赵洪亮见他来了,立刻开始汇报情况,道:“卑职已经让兄弟们开始走访周边的邻居,买卖家,小摊位什么的,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其他的情况。屋里卑职亲自侦查了,从现场的情况看……这家伙应该是早有准备啊,走的比较从容。”
三国之乖乖田舍郎
神级枭雄 北风刺骨
赛尔号之砂
说到这里,赵洪亮顿了顿,一边指着屋内的情况,一边再次解释,道:“屋内没发现手表,金钱,首饰之类的财务,但也没有翻找搜索的痕迹,这说明,拿走这些财务的,应该就是这个屋子的主人自己。另外,屋内的衣柜里,应季的衣物似乎是少了几件。而且也没有找到行李箱,从这一点判断,是此间屋主,自己收拾的行李财务,然后较为从容的离开。因此……卑职感觉,单道林叛逃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