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hatm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五一 絲巾溼身後腦勺,忍字心頭一把刀閲讀-3zkns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2场第1场次—白丽华的黄丝巾湿身陈凯的后脑勺。
经过了四川会馆一场闹剧,面对一群苍蝇恶心的围观,坚强的没有掉一滴眼泪,但是当她看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时候,泪眼婆娑,就这样眼泪在旋转,纸巾在忙活,还是擦不尽陈凯后脑勺上、衣服上的鸡蛋汁液……
白丽华立马取下自己的米黄丝巾,去攻城掠地、席卷蛋液!
陈凯傻愣愣地半蹲下来,让白丽华热噗噗的气息向自己一寸寸接近,他感到那股芬芳,先是香上了自己的脸蛋,后是耳根,再是今天委屈大发了的后脑勺……
陈凯心里自言自语道:今天你既受了委屈,又立了大功,回去偷拿妹妹的香泡泡给你揉揉啊!让你好好享受享受……
白丽华踮起脚尖看了又看说:
“终于擦干净了,对不起啊!让你代我受过了!”
陈凯深情地盯着她说:
“我是不是应该代白伯父向你说声:对不起啊!让你代我受过了!”
白丽华听了陈凯这句调皮的话,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她凝视着他,心里在说:将来,是哪家姑娘何其有幸?会嫁给这个帅暖男。
最后,白丽华拿着派上大用场的丝巾不知咋办了,陈凯见此想到什么似的,一手扯过丝巾,两手团住塞进了自己的怀里,笑着说:
“这个丝巾湿身于我的后脑勺了,我拿回去要给她洗干净,熨烫后,挂在窗前。让她既能晒太阳,又能吹风,还能看着我的后脑勺,以解相思之苦,白大记者你看这样处理妥当否?”
扑哧一声,白丽华被他逗笑了,今天嘴角第一次实现了上扬。
“吃也吃过了,哭也哭过了,笑也笑过了,这下是送你回去上班吗?”
白丽华略一思索,说道:
综福尔摩斯夫人日常
“你还是送我回家吧!我有点担心妈妈!”
“好!”
在回家的路上,陈凯有点担忧地说:
“那些苍蝇会不会飞到你家门口蹲守啊?”
“蹲守这事,我以前也干过,没事,职业属性所在!有道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是担心父亲问题严重……好在,一切回头还来得及!”
民营企业家陈凯,在政界、商界也摸爬滚打了几年,对白丽华里的言中之意、话外之音略懂,开口劝说道:
“你能这么想就好,毕竟你也在新闻媒体干得时间久了,对于网络上的这些无端攻击、伤害有些抗诋毁力,这样就好!”
一会儿开到小区门口,陈凯侦查了一番,愉悦地说:
“这些苍蝇怕是觅食去了,好像没有什么异样?要不,我送你到单元门楼下?”
“没事,或许这会儿就是你说的空档,我回家了!你回家洗个澡,休息一下!”
陈凯一直到看不见白丽华的身影,才收回了视线,从怀里掏出白丽华的米黄丝巾,凑在鼻子上闻了闻——混杂味的,既有她淡淡的体香,还有蛋液的腥味。
他又揉做一团装进怀里,眉头紧锁犯了难——这个该洗还是不洗呢?不洗——怕蛋液恶心到她的香味儿;洗——怕洗掉她的味道……
他突然想起来了,何不摆个香桌——四季供奉起来,摆上当季水果,插上带露水的花朵……就像……奶奶,伺候摆放爷爷遗像的照片……
遇爱在夏末 欧夏乐
唉……不妥不妥,要死要死,那是死人才享有的待遇啊!
我的白月光可是光彩照人,走到哪儿都是一道移动的风景啊!苦恼苦恼,深爱一个人不是美妙的感觉吗?怎么会这么苦恼呢?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2场第1场次——忍字心头一把刀。
村花的北宋市井生活
白丽华的妈妈已经病退四五年了,成了一名全职家庭煮妇,每天等他们父女回家是她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
一般中午是不回家吃饭的,她就是一名有大把闲时间挥霍的留守女人。
这几年她在家守着阳光的手脚,爬上自己的窗棂,进入窗台,再一寸寸地挪移到地板、墙壁……
最后,夕阳一点残照爬上东面墙上最高的地方,慢慢光线就隐晦在夜幕中……
倦鸟归巢时,她像站在指头雀跃的小鸟一样,等着父女俩先后进门。
老公的脚步沉稳,掏钥匙、钥匙串响、咯吱一声门就扭开了……女儿是个急性子,她总是不耐烦要自己掏钥匙开门,总要咚咚咚……地敲门……有时还调皮地在外面唱:
兔妈妈乖乖,把门开开
不开不开我不开,女儿回来我再开……
白妈妈总溺爱地说:
没见过三十而立的疯丫头,冒冒失失地把门瞧得咚咚响,还唱儿歌……
白丽华总说:外面的面具戴够了,回家了俏皮放松一下不好吗?
每当听到丈夫的开门声,她总是放下手上的伙计儿,虽然没有像韩国电视剧中的女主人,在门迎那里弯腰鞠躬接过手提包,还要说声“辛苦了,老公”,但她总会走到门口看看老公进门的神情,问候一两句让人感到温暖的话。
攀天
重生之葉小桃 柒柒大大
这几年,她的心情一直都很阴郁,所谓:进门看脸色,出门看天气!
每天回家的老公,她的眼里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愈来愈少;她的耳里听到,他的哀叹声是愈来愈多;他的欲言又止让人憋闷,他的三缄其口让人着急,他的彻夜难眠让人担心,他的郁郁寡欢让人怜惜……
她知道他遇到了很不开心的事,在他心情好点的时候,或在他想和人交谈的时候,或在他闷声不响的时候……她都小心翼翼地用试探的话,想要打开他的心结,均以失败告终!他总说:你不知情、不知道最好!
丈夫越是这样闭口不谈,越是一身背负,越让他的妻子,疑窦丛生……
她想到女儿婚姻不顺、心情不佳,她对丈夫的担心与日俱增,却也不敢给女儿说,爱女心切啊!
今天,午饭已过,晚饭未到,站在卧房的窗前,出神又无聊地看着远处电线上几只麻雀……
在心情阴郁的她看来,它们像是在举行哀悼会,在缅怀因吃了调皮孩子玻璃球而一命呜呼的亲人或朋友……
吱扭一声,有开门声,她想是丈夫回来了。她寻声出去,却见女儿进门了。女儿情绪低落……
“丽丽,午饭吃了没?怎么这会儿回家了?”
“妈,午饭在外面吃的,有点不舒服,下午请假了,我进去躺会……”
她跟进女儿的卧室,坐在床边,伸出手试了一下额头,再试了一下自己,说:
穿越之带着百度去种田
“不发热啊,但是小脸蜡黄,要不要吃点感冒药?”
白丽华将妈妈手握在自己手里,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说:
“没事,妈!躺会儿就好了!”
等妈妈出去之后,她庆幸妈妈不喜欢翻弄手机,她总说手机不能功能太多,能接打电话就行。
她爱看电视,什么百家讲坛、今日说法、还有韩剧、古装剧……
白丽华拿出了手机,略略翻了一下,有很多与爸爸有关的文章……出现的醒目词,无外乎:跳楼、贪污、赃款、情妇、私生子……还有关自己的:什么二代、冒名顶替、关系户、克夫……
真是胡说八道,不是害怕惊动妈妈,看到克夫这里,手机应该和门火拼一下……
但她只能忍,忍字心头一把刀啊!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