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onazz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第234章 粗暴分享-todwg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黎析,你过分了哈。没看见我们一群单身狗吗!”陈商拳头攥得咯吱响。
黎析一转头看着黎析那些兄弟们都在摩拳擦掌,赶忙站了起来。
齐亚亚捂着嘴笑起来。
“齐亚亚,你真是可以呀,把黎析拿捏得死死的。”陈商调侃齐亚亚。
齐亚亚翻了个白眼。
她跟陈商也是老相识,所以对陈商毫不客气。
“陈商,你敢吼我们家黎析,是不是皮痒了。”
陈商一脸痞相,“哟,这就护上了。”
众人哈哈大笑。
“笑个毛,有什么好笑的。”齐亚亚骂了这群单身汉。
冷清悠其实挺羡慕齐亚亚,敢爱敢恨,肆意张扬。
这是她所没有的,以前是没有这个底气,现在是没有这个心力。
“阿冷,我以后也跟黎析一样叫阿冷好不好?”齐亚亚也是个自来熟,上次见过冷清悠一次。
这次更是因为冷清悠才来到这个鬼地方,自然是对她印象深刻。
不过她并没有对生来漂亮的冷清悠有什么恶意,而是真的想亲近她。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六月州
“好啊,我当然没意见,我也很喜欢你。”冷清悠对她表达了极大地好感。
燕厉寻一听心里发毛了,“清清等等,你可千万不要跟齐亚亚学。”
火影之祸害 紫蓝色的猪
这还了得,要跟齐亚亚一样粗暴,他还上哪儿找这么温婉可人的清清。
冷清悠满头黑线,“亚亚哪里不好了,她就是我的榜样。”
穿越之縱橫天下 噬魂斬夢
齐亚亚伸出大拇指给冷清悠点了个赞。
黎析和燕厉寻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无奈。
谁跟齐亚亚在一起,都会变成野蛮女女。
“好吧,你喜欢怎样就怎么样,你怎样我都喜欢。”燕厉寻挣扎着说出自己的心声。
耶利亚一脸茫然地观望了很久,但是看不懂,也不明白。
“冷姐,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都听不明白呢?”她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脸问号。
齐亚亚站起来,豪爽地搂住耶利亚的脖子。
“不明白就不明白,你就放心大胆地跟着姐混,保证你有肉吃。”
齐亚亚一眼就看出耶利亚是个单纯的女孩子。
燕厉诚一把耶利亚拉到身后,“姐,耶利亚由我罩着好,你不用担心。”
耶利亚还是不老实地从燕厉诚身后探出小脑袋冲齐亚亚眨眨眼。
绑定 浮游的蜉蝣
“这位小哥哥看着面生,但是又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齐亚亚嘀咕道。
黎析赶忙挡住齐亚亚的视线,“你够了,这是阿寻的亲弟弟,已经名草有主,你可别打他的主意。你有我就好了,要专一。”
齐亚亚在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终于看到黎析为她吃醋。
原来黎析吃醋的样子也很帅。
“黎析,你要这么紧张,看个小哥哥很正常。况且他是燕厉寻的弟弟,那也就是我们的弟弟。”
齐亚亚很不客气的把燕厉诚划到了她的弟弟一栏。
“你够了齐亚亚,你要那么多弟弟干嘛,你有我一个就够了。”黎析严重怀疑齐亚亚是故意气她的。
燕厉诚已经满头黑线,叫他弟弟,他同意了吗?
耶利亚像只小猫一样,抓着燕厉诚的胳膊。
燕厉寻突然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错觉。
他的儿子可是在阑江城玩泥巴呢。
冷清悠失踪的消息,冷暖暖和冷子康并不知道,秦蓝双也以为冷清悠出差了,没有细问。
知道真相的陆求坐立不安,他又不敢说出来。
“陆求,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看你心事重重。”
秦蓝双的感觉虽然不算灵敏,但是陆求的焦虑已经严重感染到她。
陆求被秦蓝双这么一问,心虚到极点。
“小姐,我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
想到燕厉寻的千叮万嘱,他咬牙坚持住,撒谎了。
我不想當老大 超級麥克風
秦蓝双疑惑地看着陆求,但是他的脸色确实很差,便也没作他想。
“陆求,你要不舒服先去医院看看吧。”秦蓝双关心地说道,“阿冷出差这几天也是难为你了。”
陆求忙里忙外,可真是帮了大忙。
奚晨和奚元也成了带孩子高手。
她们尽量不孩子面前表现得太伤心,一直期待燕厉寻能尽快带回冷清悠。
这么多天了,她们的愧疚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深,尤其是看到孩子们天真的笑脸。
孩子们笑得越开心,她们越觉得对不起孩子。
真希望第二天就能见到冷清悠。
她们两个每天都在祈祷。
“姐姐,你说小姐能听到我们的祈祷吗?”奚晨很久都没有这么温驯过。
日記驚魂之不死輪回 陳瑞生
奚元摸了摸他的头说:“一定可以的,小姐福大命大一定会回来。”
奚晨犹犹豫豫地问:“你说老大会赶我们走吗?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离开老大该怎样生活。”
奚元沉默不语,她也一样没有底气。
她一样不知道离开燕厉寻的庇护该怎么办?
所以当冷清悠她们平安回到阑珊公寓的时候,看到她们两个像熊猫一样的眼。
奚晨和奚元还以为自己几天没睡觉出现了幻觉。
绝色凶器
综漫:天然呆的黑化之路 白忆梦
可是,就算是幻觉也是好的,不是吗?
“姐,真得是你吗?”奚晨和奚元冲过去抱住冷清悠。
冷清悠笑着拍了拍她们的肩膀。
“没事了,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
奚晨掐了掐自己的脸,确实很疼。
超级捉鬼公司
她这才知道这真的不是做梦。
“你没事太好了,怪我和姐姐不好,我们没有保护好你。”奚晨又不住地自责。
冷清悠尖尖的小巴和比之前更深的锁骨都说明她这几天受了很多苦。
“没有跟孩子们说吧?”冷清悠很怕孩子们和妈妈受影响。
奚晨抹了抹眼泪说:“没有,没有,我们怎么敢。”
冷清悠拍了拍他们两个的肩膀,赶忙去看孩子。
奚晨和奚元这才看到她身后的燕厉寻。
燕厉寻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奚晨和奚元心中更加忐忑。
“老大,我们已经深刻认识到我们的错误,如果您不希望看到我们,我们可以马上离开,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出现在您身边。”
“我们真的知道错了。”
她们两个红着眼眶,眼含泪花。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