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lv2nv超棒的都市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零一章:最後的處理結果-12fk5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后生可畏。
再次见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听到他所说的话,他的想法后,马杰洛不禁出现了这个想法。
他非常的生气,但这并不影响他欣赏眼前的青年。
马杰洛真正生气的原因,并不是谢铭的所作所为或者他对自己的不信任,而是在对自己生气。因为哪怕到现在,哪怕一些准备正在持续着,他却依旧没有真正的下定决心。
到底是选择正确、正义、欧贝斯、未来的圣职者教会,还是选择错误、稳定、现在的圣职者教会。
圣职者教会并没有那么的光明正义,背后那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没有人比马杰洛更清楚。见过黑暗的人,倘若没有坚定的意识,迟早有一天会被黑暗侵染。
像欧贝斯的父母、歌兰蒂斯的哥哥这样的例子,并不是仅仅发生在他们身上,而是可能发生在任何一名圣职者身上。
彻底坠入仇恨的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谁都难以想象。但只要不违反教会定下的基础规则,圣职者教会一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卡拉加斯的行为并没有违反圣职者教会的规则。
首先,卡拉加斯派系的成员的确是一直在打击着伪装者,甚至赛贝克·卡拉加斯本人,也是在立下了种种战功后,才能坐到教会的大主教之位上。
其次,欺诈这个行为虽然没有道德,没有信用,是毫无疑问的犯罪。但是,若说这种行为达到了违背人理的程度,那也太夸张了。
对于囧克来说若是可以的话,肯定是想要奥芬和那个药剂师,以及那些还在欺骗着平民钱财的人得到应得的报应。
可对于圣职者教会来说,一名大主教又岂是说动就动的?
每一名大主教对于整个教会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脊梁柱,少了任何一人都会引起相当大的影响。
可是,又绝不能不处置这样的欺诈行为。
要知道良好的口碑,诚信两字才是立根之本。民众,才是一切的基础。
现在卡拉加斯所做的事情,便是在动摇这个根,动摇圣职者教会存在的基础。
五大圣者的传承的确是圣职者教会的核心,只要核心没有消失,那么圣职者教会不管怎么样都能持续下去。但是,仅仅是持续下去是不够的。
圣职者需要壮大,需要注入更多新鲜的鲜血,才能让组织焕发出新的活力,才能更好的去驱逐伪装者。
圣者的传承虽然强大ꓹ 但也是需要创新和改善的。固守自闭,只会灭亡。但圣职者教会若是失去了外界的信任ꓹ 失去了诚信,又怎么可能吸收到未来可期的新的成员?
極品鬧鬼系統
天空主宰
当然,倘若圣职者教会对加入的圣职者非常好ꓹ 仅仅是欺诈平民的话,其实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大的影响ꓹ 该加入的圣职者还是会加入。
毕竟在阿拉德大陆,作为主导者的还是拥有力量的人ꓹ 不是平民。
可问题在于ꓹ 卡拉加斯这群蠢货…..不,应该说奥芬这个蠢货,居然欺骗了当时还是圣职者教会成员的囧克,甚至逼他不得不离开教会,险些死在万年雪山当中。
那,性质可是完全不同了啊。
外人终究是外人,除了真的心善的人之外ꓹ 大多数人只会怜悯几句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而且要是卡拉加斯拿这欺诈平民过来的钱发展圣职者教会ꓹ 帮助圣职者的话ꓹ 那么根本翻不出任何风浪。
贵族收税抢钱抢人那都是不讲道理的直接明抢ꓹ 这边好歹也算是把你给治疗的差不多了。作为现代人的谢铭和诗乃或许会非常看不过眼ꓹ 可对于阿拉德大陆的人来说,其实也并不算多么过分。
可卡拉加斯这一派系的人ꓹ 并没有这么做。不然马杰洛ꓹ 也不会到现在才知道这件事。
但你为了对钱财的贪欲ꓹ 来欺诈自己人,那就是彻头彻尾的黑心企业了。
哪个白痴ꓹ 会在知道这家公司是黑心企业后还会加入进去啊?
所以倘若奥芬没有坑害囧克的话,医疗欺诈这件事恐怕就随便处理处理然后就过去了。可欺诈囧克这件事被曝光,那么整个圣职者教会绝对会暴动,绝对会分裂。
我们为了对抗伪装者拼死拼活,家破人亡,而高层和高层的子嗣居然还想着坑害我们?
不说其他职业,蓝拳圣使们必然会当场将背后的巨兵往地上一矗,操起拳头就杀向卡拉加斯派系本部和雷米迪亚大教堂。
也就是奥芬的身份不同,是赛贝克大主教的孙子。不然,早就被推出来砍头当替罪羊了,怎么可能拖到现在,变成现在这个地步。
马杰洛是真的头疼,真的生气啊。当时见到奥芬的时候,他真的恨不得拿出十字架砸死这个让自己这么为难的混蛋玩意。
从现在都还没有动静,赛贝克那边也没有主动联系自己就可以看出,卡拉加斯那边是打算死保奥芬了。因此,马杰洛才不得不做这道只有两种选择的问题。
“看样子,大主教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选择。”
从表情上看出了马杰洛的苦恼,谢铭轻笑一声:“但我这里,有些许不成熟的建议,不知道大主教愿不愿意听听?”
“你?”
马杰洛愣了一下,随后反映了过来,直接被气笑了。
“原来,你从一开始就在算计着我啊!?”
“谁知道呢。”
谢铭耸了耸肩:“我也说了,这只是我这个年轻人不成熟的建议。要不要采取,决定权还是在大主教您的手上。”
看着保持着淡淡微笑,一脸从容的青年,马杰洛又想掏出自己的巨兵十字架出来了。
这个混蛋小子,是吃定自己了是吧?
答案,自然是YES。
——————————
其实解决问题的方法,并没有所有人想象中那么复杂,也没有马杰洛想的那样只有两个选择。那两个选择,是只有在事情曝光后才会出现的。
现在事情还没有被曝光,因此所有人都有着很多的选择。
只要将问题,以三个角度来看就行:囧克(受害者角度)、马杰洛(圣职者教会角度)、卡拉加斯(罪犯角度)。
首先,从卡拉加斯派系角度说起。
卡拉加斯派系,塞贝克大主教想要派系灭亡吗?肯定不想。想要事情闹大吗?肯定也不想。若是付出一定的代价就能解决,卡拉加斯派系肯定不会吝啬。
那么这里,就需要摸清楚卡拉加斯的底线在哪里。从目前为止的状况来推断的话,无外乎就是几点。
卡拉加斯派系的存在、大主教之位、奥芬的存活。
这三点,恐怕就是赛贝克大主教宁愿反叛都不愿退让的最终底线。那么,只要保证了这三点,卡拉加斯派系就能解决。
穿越宇宙找到你 自由鳳
然后视角再放到马杰洛身上。
主聖鬥士+綜漫穿越之女神路漫漫
对于马杰洛来说,最不想看到的是什么情况?
圣职者教会的分裂、欧贝斯的一蹶不振、圣职者教会的根基被动摇。
第一点,只要不去触动卡拉加斯的三条底线,那么就不会发生。
第二点,只要将这件事处理好了,也不会发生。
第三点,只要事情不暴露就可以。
最后就是囧克兄妹的角度。
对于受害者来说,卡拉加斯派系能全部死光那肯定是最好的。但他们也明白,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所以对于囧克兄妹而言,底线其实分为两层。
最终底线,毫无疑问就是保证兄妹的人生安全。
第二层底线,得到相应的赔偿。
说起来其实挺悲哀的,但三个角度当中,囧克兄妹等受害者是最容易满足的。因为,他们是最弱小的,他们只能懂得知足。
因此,谢铭才要帮助他们。
曾经有人总结过,华夏人最看不惯的是哪三种事情。
第一种:侮辱自己的国家。
第二种:努力的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
第三种:自己人被外人给欺负了。
而卡拉加斯派系所触碰到的,是第二种和第三种事情。再加上,这件事还把欧贝斯弄成这样,谢铭怎么可能不好好搞事一番,让那群人知道什么叫痛。
于是在经过一系列联系和交谈后,大主教们在这件事上都达成了共识,得出了最后的处理结果。
1.药剂师协会和卡拉加斯派系各赔偿80%的总资产,其中50%用于圣职者教会上,30%赔偿至今为止的所有受害者。
2.奥芬在圣职者教会除名,永久打入黑名单。不能再继续学习任何和圣骑士有关的内容。如被发现,直接废除实力,并且由雷米迪亚进行终身监禁。
3.若囧克愿意,圣职者教会将无条件接纳他的加入。学习任何职业技能的费用,都将由卡拉加斯派系承担。
4.新增教会主要教条:不得进行欺诈、谋杀、陷害等任何违背圣职者荣光的事情。违背者,视情节进行严肃处理。
当然,事情的无关者知道的也就是最后一条。剩下的事情,都是由教会秘密执行。在外界的人看来,圣职者教会依旧是那个圣职者教会,雷米迪亚大教堂依旧是那个神圣的教堂。
囧克和小欣对于这个判决,也表示满意。唯一有点放不下的,恐怕就只有欧贝斯了吧。
“这样,就行了?”
“那么欧贝斯,你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看着坐在自己旁边,双眼看着彩绘玻璃上的米歇尔的欧贝斯,谢铭淡淡的问道。
“我不知道。”欧贝斯摇了摇头:“但我感觉,圣职者不应该是这样的。当初米歇尔大人和先祖他们,也绝对不会为了这种事情,才创立的圣职者教会。”
“圣职者也是人啊,欧贝斯。”
終極盆栽 一起數月亮
谢铭轻轻叹息了一声:“你不能拿对自己的要求,自己对圣职者的要求,去要求每一名圣职者。”
“你们出身的环境不一样,遇见的人不一样,遭遇的事情不一样,甚至连对伪装者,对非人生物的态度也不一样。”
“难道,就没有人当面反驳过你的想法,你的态度?”
“但是单纯的暴力,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是的,没办法解决任何问题。但是单纯的饶恕,也没办法解决任何问题。”
“我…….”
“我不是神,你不是神,圣职者不是神,马杰洛大主教、奥芬、甚至米歇尔都一样,我们都不是神。我们无法将事情处理为真正的完美。”
“世界上,也没有真正完美的处理方法。”
同样看向了彩绘玻璃上的米歇尔,谢铭平静的说道:“只要是人,就一定拥有着私心,拥有着私欲。为了私欲而行动,并不是什么罪恶的事情。”
“哪怕是欧贝斯你的这种,想要对伪装者怀有慈悲之心的想法,不也是私欲的一种吗?”
“我的想法,也是私欲?”
“不是吗?”谢铭反问道:“你可以肯定,你的这种想法,没有伤害到过任何人?没有遭到过任何人的反驳和厌恶?”
“…….”
想起了童年好友,现在同为四大神官之一的泰达,欧贝斯陷入了沉默。
“那么你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这种私欲是错误的吗?”
“不。”
欧贝斯摇了摇头:“我依然认为,沟通才是解决事情的最好方法。若是对方有悔悟之心,那么我们应该做的不应该是消灭,而是帮助他悔改。”
“那么,倘若有一个人想要以毁灭其他世界为代价,恢复自己的世界。这样的人来到你面前,和你说他悔悟,他悔改。你也要帮助他悔改,帮助他赎罪吗?”
“欧贝斯你觉得自己有资格,替那些因为他而家破人亡,因为他受尽折磨,因为他身死他乡的人来允许他悔改吗?”
“……..”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可以原谅,和绝不能原谅的事情。每个人心中,对于事情的评断标准都不同。欧贝斯,在你的心目中,奥芬他们做的这件事,是可以原谅的,还是绝不能原谅的?”
“…..要是他们有悔改之心并且做出补偿的话,我可以原谅他们。”
“可实际上,倘若我们没有行动,他们既不会有悔改之心,也不会做出补偿。实际上到现在,他们可能也没有悔改之心。”
“但是因为我们的行动,囧克他们得到了补偿,卡拉加斯派系付出了代价。我们,已经做到了我们能够做到的最好的结果。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青陵烏
“允许黑暗存在自己得心中,存在圣职者们的心中吧。”
轻轻拍了拍欧贝斯的肩膀,谢铭轻声说道。
“光明越是强烈,阴影就越是浓郁。而唯有在黑暗之中,火烛的光芒才会显得那么耀眼。”
“我们,只需要做到一件事就已经足够了。那就是,问心无愧。”
“欧贝斯,你觉得自己的心中,存在着因为自己的行为而产生的愧疚吗?”
“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啊。我的朋友。”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