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4tty好看的都市异能 《大叛賊》-第九百三十七章 刻薄寡恩展示-ws580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雍亲王口中所说的郭络罗氏是之前的八福晋,也是建兴皇帝的皇后。郭络罗氏出身尊贵,是大名鼎鼎的安亲王岳乐的外孙女,从小就由安亲王养在王府,倍受宠爱。
焚情:冷酷總裁的代罪新娘 l寵愛s
一寵成癮:帝少的天價嬌妻
安亲王岳乐是谁?天下人都知道,此人在大清初年名声极大,不仅是有数的良将,更是宗室出身的重臣。顺治时期,岳乐更深受顺治帝信任,甚至在顺治病重之时,顺治帝原本意图传大位给岳乐,不过当时的汤若望持反对意见,最终皇位还是传给了康熙。
从此就能看出岳乐的地位,而且终康熙一朝,安亲王一系在朝中势力庞大,党羽遍布各处,就连康熙都要忌惮三分。正是为了拉拢和安抚安亲王一系,当年康熙才会特意指婚,把郭络罗氏许给了当时的八阿哥。
可以说,建兴也正是娶了郭络罗氏后才真正显出峥嵘。之前的建兴作为一个普通阿哥,虽然善于谋划和笼络人心,可毕竟仅靠一个阿哥的身份,没有势力支持的建兴也不可能有争夺皇位的想法。
正是娶了郭络罗氏后,建兴得到了安亲王一系的大力支持,尤其是郭络罗氏此人性格泼辣,争强好胜,但对于建兴却是极力扶持,就这样有了妻家的背景和帮助,建兴这才会从诸皇子中脱颖而出,从而成为了之后大名鼎鼎的八贤王。
不得不说,郭络罗氏给予建兴的帮助是极大的,也正是有了郭络罗氏,才会造就后来的建兴皇帝。建兴登上大位后,郭络罗氏顺理成章的被封为皇后,而当雍亲王发动宫廷政变后,建兴同郭络罗氏先后被软禁,安排在皇宫后面也就是之前囚禁康熙的冷宫之中。
突然失去一切的建兴虽然愤怒和不屈ꓹ 同时心也有所不甘,但面对现实ꓹ 建兴也明白自己的处境。就如同当年康熙被关在这里一样,建兴已做不了什么,他只能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ꓹ 同时期盼当消息传出去后,在外领军的十弟和十四弟ꓹ 还有其他几个自己亲手提拔起来的将领能够尽快返回西安勤王,以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農門悍妻,本王賴上你了
所以说ꓹ 被软禁的建兴虽然心情低落ꓹ 不过还算理智。可郭络罗氏就不同了,这位天之骄女向来性格泼辣,平日里在内宅、后宫中,就连建兴都被她压的死死的,更不用说一个雍亲王了。
当年嫁给建兴后,郭络罗氏就极力鼓动建兴争夺皇位,最终终于登上了皇帝的宝座ꓹ 而她也成了皇后。在这其中,郭络罗氏对于康熙的几个阿哥根本就看不上眼ꓹ 尤其是原先的废太子一脉更是视之为敌。
雍亲王原本就是废太子的铁杆ꓹ 而现在居然胆大包天以下犯上发动宫廷政变ꓹ 这如何能让郭络罗氏咽得下这口气?自被软禁后ꓹ 郭络罗氏每日里对雍亲王是骂不决口,而且她出身不凡ꓹ 更深知诸阿哥的底细ꓹ 所骂之言句句戳中雍亲王的软肋ꓹ 每日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坐在院中冲着雍亲王一顿痛骂,一骂就是几个时辰ꓹ 其间滔滔不绝,言语中对雍亲王不敬是肯定的,还不断揭雍亲王的短。
郭络罗氏所骂之言之恐怖让监视她的人吓得不轻,可谁都无法阻止她,只能当着听不见,更不敢把其中内容传出去。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再加上西安的皇宫才多大点地方?雍亲王自然早就知道了。
純度 mylove 小螃蟹
说句实话,雍亲王虽然表面上是个冷面王爷,为人颇有担当,也有韧性,更有手段。可知道他底细的人却清楚,雍亲王在不为人知的背后也是有不少黑历史的。
而郭络罗氏恰恰就是知道这些黑历史的知情人之一,再加上她一向就瞧不起雍亲王,现在身处如此境地更是拜其所赐,愤怒之余骂起来更是恶毒和刻薄。
殺手寵妃
不用去问赵忠,雍亲王就知道郭络罗氏是如何骂自己的,想到那一句句戳他心窝子的恶毒言语,还有揭他老底的那些话,雍亲王心中就是一阵阵恼怒。
一张脸顿时如同冰霜似的,雍亲王站起身来,按捺着心头的怒火在殿中走来走去,双拳更是握得紧紧。
雍亲王为人本就刻薄,这是一个极不好伺候的主子,何况郭络罗氏所骂之言直接戳中了他的内心,仿佛就是把他披在外面的面具生生扯了下来,让世人看他的真面目一般。
虽然现在郭络罗氏已被软禁,根本就出不了冷宫半步,可是监视她的人一旦把这些话给传了出去,对于雍亲王这个好面子的人是无法容忍的。
絕品痞少 恒行天下
看着雍亲王有些涨红着的脸,赵忠低着头一言不敢发,提着心,只希望这位主子千万不要把火撒到自己身上。
“赵忠!”
“奴裨在……。”赵忠连忙上前几步。
以愛之名守護 沐弦樂
在烛光下,雍亲王的脸有些扭曲,脸上的肌肉更是不住跳个不停,他冷冷道:“让人拟一道旨意,废了郭络罗氏皇后之位!”
赵忠急忙答应了一声,不过他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迟疑了一下。
“还不快去?”雍亲王见他不动,锐利地目光直接扫了过来。
逆天絕戀:傾世鬼王妃
萌夫接嫁:草原女王到
“主子,此旨需出中旨,上书房几位大人是无法替拟……。”赵忠硬着头皮提醒道。
雍亲王一愣顿时反应过来,也是有些气昏头了,废皇后的旨意一向必须由皇帝亲自下,让人替拟是绝对不行的,这是祖宗的规矩,也是宫里的规矩。
所以说,这道旨必须由建兴皇帝来下,旁人所写就算盖了玉玺也不作数。想到这,雍亲王咬了咬牙,伸手一指道:“你去后面一趟,让他立即下旨废后!”
“奴裨这就去……。”赵忠此时心中暗暗叫苦,这个差事如何能完成?让软禁中的建兴下旨废后?这成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仙谷 雲縹緲
可是面对如今暴怒的雍亲王,赵忠又不敢说反对得话,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主子的脾气,刻薄寡恩一向是雍亲王的性格,如果谁让他不痛快一时,一旦找着机会这位主子就能让他不痛快一世,更何况他这个太监呢?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