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03cp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百詭夜宴 琦想-512 貓騎兵閲讀-dhgyd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得哒!得哒!得哒!”
柳寒骑着一只体型最大的成年雄性夜飞猫,快速冲锋在前。她一手抓住缰绳,一手平举月牙戟往前一指,大喝道:“分!”
跟随在柳寒身后的一百名鬼骑兵听到命令后,便齐齐一拉缰绳,策骑着身下的夜飞猫往左右两侧分开。原本保持箭形之阵的这一队骑兵,随即拆分成了两股,化刚为柔,犹如两只触手一般将对面的一个步兵方阵给包围住了。
“取弩!”柳寒再次大喊道。
密妃在清朝 阿貍小妃
那些鬼骑兵松开了缰绳,让身下的夜飞猫自行奔跑,自己则腾出双手来取下腰间的一把短弩,装上箭支,瞄准。
“射!”
“嗖!嗖!嗖!”
“叮!叮!叮!”
鬼骑兵射出的弩箭全部射中了步兵方阵外围立起的盾牌上,发出清脆的金属敲击声。一轮骑射完成,一百猫骑兵也全部绕到了步兵方阵的背后。
“重新整队!”柳寒猛一拉缰绳,让座下的夜飞猫调了个头,转回冲锋来时的方向。她如法炮制,再次率领这一百猫骑兵从两翼飞驰而过,同样射出一阵箭雨,全部命中步兵方阵的盾牌。
这倒不是他们的射术太差,而是故意为之。毕竟,这只是一场演武而已。
重生之嬌妻無敵
落畫成商 紫夜空影
柳寒驯养的夜飞猫有超过一百只业已成年,又经过悉心地条教和训练后,它们都成为了十分优秀的战斗坐骑。再加上柳寒精心从军中挑选的一百名鬼骑兵,这一支猫骑营总算是有模有样了!
夜飞猫相对于地狱犬来说体型稍小,虽然在面对步兵时依然可以采用正面冲锋的方式展开强攻,但更适合它们的战术还是走两翼或者绕后,迂回进攻。同时,针对鬼修力量和夜飞猫冲击力都不足的缺点,柳寒决定把猫骑兵的作战风格往轻骑兵的方向发展,更侧重于练习骑射,而不是正面冲锋。
“全营都有,上壁!”柳寒率军发起了第三次冲锋,但这次的方向很诡异,既不是正面冲锋,也不是展开两翼,而是全部往一侧的洞壁上跳。
这就是猫骑兵的另外一个优势,它们可以凭借速度和较轻的体重攀上稍有弧度的墙壁,沿着洞壁一路往前奔跑而不会掉下来。如此一来,猫骑兵就相当于拥有了半空优势,可以在敌人够不着的地方和角度往斜下方射箭。
配合演武的步兵方阵是一个刀盾营,那些士兵举起手中的盾牌,组成的盾阵密不透风,方才堪堪挡住了这一波箭雨。但如果到了实战当中,就未必有机会让你好整以暇地列好盾阵了。
我和七郎、陆之道和讥讽鬼等也站在外围观看此次演武,大家均对这一营新组建的猫骑兵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感到十分满意。
“虽然在队形和走位上略有瑕疵,但也算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骑兵队了!”陆之道抚掌赞道。
“演武效果不错,但就不知实战效果如何?”七郎却还是稍显保守,转来问我的意见:“翟港主认为这猫骑兵若是与阴军的犬骑兵正面交手,胜算几何?”
提督的無限之旅
系統重生之國民男神 籽九
我在阴军当过军官,手下也统领过犬骑兵,算是在冥港联军中除了柳寒外最了解阴军犬骑兵实力的人了。
我分析道:“各有优劣吧!犬骑兵生猛、狂暴,地狱犬和骑兵的战斗力都很强,若只论个体实力绝对能碾压猫骑兵。不过,猫骑兵更加灵活,还能爬高,若是战术对头,群战或许能不输于犬骑兵。”
“哦,这么说,翟港主是相当看好这支猫骑兵能击败犬骑兵咯?”陆之道问道。
“不!”我却断然摇头,随后又补充道,“从实战角度来说,这支猫骑兵才刚刚组建,数量也不够多。而阴军的犬骑兵早已久经沙场考验,兵和骑之间的配合也更加默契。大家要是打算把阻击犬骑兵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这支猫骑兵身上,恐怕是要失望了!”
七郎也点点头,道:“没错,港主说的有理。这支猫骑兵我看暂时只能作为奇兵使用,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派它们出战的。”
讥讽鬼听到这里,却摸起了下巴若有所思。我知道它鬼主意多,便问:“怎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讥讽鬼装腔作势地道:“嗯,老板娘整出的这支猫骑兵确实相当有特点,用好了就相当于拥有了半个制空权。这一点优势我觉得还可以再充分利用一下,应该继续增强它们的火力。”
“如何增强?给骑兵都配一把更大的短弩?”
“不,短弩不宜太大太重,否则会适得其反,影响夜飞猫的灵活性。”讥讽鬼连连摇头,“况且,阴军马上就要兵临城下了,哪里还有时间去赶制一批新的短弩出来?”
“那你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妻錦【完結】 初落夕
星際神權
最強軟飯人生
讥讽鬼做了个鬼脸,笑道:“我现在心里只是有个大概的计划而已,等我做出来实物再拿给你看。”
“神秘兮兮的!”我实在拿它没办法,也只好作罢。
就在当天,我又收到了一封密报:阴军已经坐船离开了巨瀑城,前往冥港。如果再算上密报从巨瀑城传回的时间,估计阴军此时还有五天左右就会到达河口镇!
自从获知阴军已然出征冥港之后,大眼手下的耳目几乎一日不停地给冥港传回有关阴军动向的最新情报。正如我所料,就在我收到第一封密报的当天,阴军就到达了巨瀑城,并开始休整和补充粮草。
巨瀑城虽然和冥港之间签有和约,有建交关系,但在地府阴军的巨大压力面前,肯定是直接将这种关系抛之脑后的了。巨瀑城的韦城主还不得不献出了自己的所有战船和一部分由商船改造成的运兵船以供阴军使用。
当然,能得到巨瀑城这样的全力支持,夜游元帅必然在背后也承诺了不少好处。而且,很可能他就是拿我的冥港来做了顺水人情,否则那位韦城主也不会如此爽快的。
短暂休整几日之后,阴军便乘坐巨瀑城的船只顺流而下,目标直指冥港。如此庞大的船队从巨瀑城航行到冥港大概还有二十天的路程,而冥港内的备战工作也到了最后的阶段。
邬芳带领的冥港联军第一军目前就驻扎在河口镇,既负责督办剩余的军器制造,同时还要组织起第一道防线,防止阴军的前锋营偷袭。
河口镇可谓是冥港的门户,阴军的船队只要通过了河口镇的水道,就能进入冥海,直接从海上攻击冥港。同样的,如果阴军选择在河口镇外停船,也可以通过陆路小径步行前往冥港。
綜武俠劍三穿越局奇聞錄 夜湮
但就是这样一个两军必争的军事要地,却在战前生变,再次给了我一次重大的打击!
阴军还未到达河口镇外,镇长林淼果然就先临阵投敌了。他指使河口镇的守军突然袭击了邬芳的第一军军营,并扣留了冥港武器作坊里的最后一批装备物资,其中就包括了我和七郎最看重的那几台即将完工的巨型床子弩。
第一军骤然遇袭,阵脚大乱,别说反击夺回作坊了,差点连自身都难保。邬芳只得率领大部队从包围圈中拼死突围,并抢了几艘小船才得以从河口镇撤退返回冥港。
如此一来,冥港和阴军的大战还未开打,就先折损了几百名士兵,同时丧失了最重要的滩头阵地和守城重器,这样的兆头实在不太好!
至此,我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的决策过于仁慈了。当时我就应该听取七郎的意见,直接吞并河口镇,不然也不至于现在落到如此被动的局面。
但七郎也没有借此贬低我或是抬高自己,而是建议我召开第一次军帐合议,召集大家一起讨论如何重新布置御敌的战术。
军帐合议是我和七郎在结盟之初就约定好的一种解决分歧的方式。双方在重大问题上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时候就必须要争取到对方至少一名重要成员赞同本方的意见,才能通过决议。
鉴于此前因为七郎的情报来源出现差错,冥港与鬼军两边的将领就曾经爆发过一次争吵,此次召开军帐合议的目的自然就是为了避免争吵,直接采用投票的方式来确定作战方案。
但是,军帐合议一开始,各种吵吵嚷嚷还是不绝于耳!
“他娘的!”邙山鬼王一上来还是这句口头禅,破口大骂道:“河口镇那帮不要脸的东西,居然敢偷袭我们,我说咱们就应该以牙还牙,派战船过去灭了河口镇!再给他来个屠镇!”
香初上舞(九功舞系列) 藤萍
“就是!趁着阴军还没到,先打下河口镇再说!”大力鬼王也哇哇叫道。
“不妥!”同为鬼军一方的将领,邬芳却率先表示了反对。她道:“河口镇既然敢临阵反戈,必然也是做好了防备我们报复、反攻的计划。他们早不早,晚不晚,偏偏就等到我们的武器作坊里造好了那几台巨型床子弩的时候发动偷袭,明摆着就是要据为己有。我估计此刻那几副床子弩都已经安装在了河口镇的港口区里,专门用来对付我们的战船!”
“他娘的!”
“他奶奶的!”
“狗日的!”
三只鬼王都是暴脾气,一听邬芳这么说,禁不住又是一通乱骂。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