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0xam8言情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沒有擦乾的血熱推-774kq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炎东内务部和警卫总部,这两个部门在行政权力上可以说是体系中最大的。
先不说警卫总部,光是内务部就相当于整个行政工作的“大脑”,负责下属所有职能部门的协调和统筹,包括人事调动。
而现在,内务部的部长居然被总督一句话降了职,未免太过草率。
…..
这位内务部长姓赵,听到夏风的话,他在短暂的懵逼后立刻提出了异议。
“总督大人,恕我直言,您的决定我不太明白,并且,按照…..”
夏风靠在椅子上,轻声打断了他的话。
“赵部长,你是个聪明人,有些话可要想好了再说。”
夏风的提醒好像很有效,只见赵部长神情一怔,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后,说到一半的话被生生憋了回去。
同时,他也看到了周良在朝他暗暗摇头,这个意味已经很明显。
天高皇帝远,识时务者为俊杰。
…..
内务部的赵部长确实是个聪明人,即便被莫名其妙降成了副部长,他也没再说什么,只能选择咬牙默认。
然而,另一位警卫总部的部长却没有他这么“聪明”。
炎东特区不设立军队,但这位警卫总部的部长原先却是一名军队中的高级军官,这次调来炎东当部长,算是混出了头。
同时,他的任务也不是单纯的任职。
網王之淡雅純蓮 樰漪兮
炎东这片土地虽然远离炎国内陆,但却不会真的被遗忘,俗话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会有利益产生。
在炎东设立初期,很多东西都没有暴露出来,权力的份量还不是那么明显ꓹ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钱权交易的份量就会显现。
一个地区的警卫总部ꓹ 几乎包含了一切执法事宜,和文职官员不同,这个权力可是实打实的大。
人不为己ꓹ 天诛地灭,从部长的位置被降一级ꓹ 那差距可就是天差地别。
殿下別想逃 索綸そ之鏈
…..
警卫总部的部长当即就从坐位上站了起来,脸色涨红的说道。
“总督大人ꓹ 炎东的初期官职都是炎国总内务部构建的ꓹ 部长级的人选也是言国相亲自定的,现在你说撤就撤,是不是太儿戏了?”
看到此人这么激动,夏风侧过头小声向周良问道。
“这人姓啥来着?”
“回大人,他姓梁。”
正过脸,夏风的语气轻描淡写。
“梁部长,你好像理解错了ꓹ 我的意思是你和赵部长各降一级,工作内容不变ꓹ 不是撤职。”
梁部长攥紧拳头。
“总督大人ꓹ 为什么要降我的职ꓹ 抱歉ꓹ 没有合适的理由,我接受不了。”
夏风的表情渐渐失去耐心。
“你接受不了?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ꓹ 能说的详细点吗。”
梁部长咬着牙ꓹ 终于沉下了脸。
“部长级的人事调动需要向总内务厅申请ꓹ 这种事可不是凭你一个人说了算的。”
此言一出,旁边的周良脸色立刻变了。
在高级会议上如此顶撞总督ꓹ 这几乎就相当于破罐子破摔了。
在夏风没出声之前,他立刻大声呵斥道。
“梁部长,注意你的言词,这里不是炎国内陆,而是炎东特区!”
周良的本意其实是想给梁部长一个台阶下,然而,这位暴躁老哥却有些想不开。
爹地,不許碰媽咪
壞蛋老公霸道愛
只见他一甩手,直接离开了坐位,冲着夏风大声说道。
“夏总督,如果你执意要违反规定,那我只能越级向言国相禀报此事了,我知道这里是炎东,但炎东仍旧属于炎国!”
说罢,这位梁部长直接离席,怒气冲冲的走向了会议厅的大门。
…..
面对下属的顶撞,夏风看不出一点生气的样子。
淡定的再次端起茶杯,在梁部长即将走出大门之时,他轻飘飘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梁部长,我看你不是要向言国相禀报,而是要向林总督禀报吧。”
听到这句话,梁部长的身姿突然停在了门口处。
脸上一瞬间露出的表情,就像是在说“你怎么知道?”,但这个神态转瞬即逝,立刻被他强大的表情管理给抹去了。
“夏总督,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告辞。”
…..
梁部长走后,会议的气氛变的有些微妙。
夏风不说话,其他人也不敢出声,只能眼巴巴的正襟危坐,无所适从。
一片死寂中,还是周良率先打破了气氛,只见他一脸气愤的一拍桌子,故作震怒道。
“这个梁正太没大没小了,靠着背后有关系,就敢如此顶撞总督大人,我一定要给他处分,扣他三个月工资!”
旁边的夏风放下茶杯后,撇了撇嘴。
“哦,原来他叫梁正啊。”
周良转过身,向着夏风低下头,十分严肃道。
“总督大人,炎东刚刚设立,无规矩不成方圆,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妥善处理,给这个梁正最严厉的行政处罚,并让他当面给您磕头道歉。”
夏风非常大度的摆了摆手,语气和蔼可亲。
“害,没那么严重,遇到这种事,梁部长可能一时没有想通,情绪有些激动,我可以理解,并且他说的有道理,我私自调动他的职位,也算是有些不妥,算了,这件事我会好好反思。”
“总督大人……”
新編黨員理想信念教育簡明讀本
“就这样吧,今天有些累了,坐的我肩膀好酸,会议就先到这里吧,散会。”
…..
…..
炎东设立后的第一次高级会议结束了。
会议中,面对不合理的降职,内务部的赵部长选择地忍气吞声,而警卫总部的梁部长选择了奋起反抗。
事后,亲口接受的赵部长被降了职,放话要向言国相禀报的梁部长则职位不变。
得到这个结果,说实话,赵部长感觉自己亏了一个亿。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如果他当时在会议上再勇敢一点,或许就可以保住部长的职位了。
然而,几天后当他听闻震惊整个炎东城的一起大案后,立刻打消了之前的想法。
他没有亏,反而因为当时会议上周良的暗示,赚了一条命。
….
一周后,炎东高级会议再次举行。
会议中,夏风非常愤怒且惋惜的宣布了一件令人悲痛的事。
“这件事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就在三天前,梁部长的家里遭到了抢劫,在与歹徒的搏斗中,梁部长身中数刀,不幸身亡,他的十名警卫员也受了不同程度的重伤,杀人后,凶手连夜逃窜出了炎东城,警卫总局正在全力追捕中。”
夏风重重的叹了口气,继续道。
“炎东地区本就治安混乱,国之大变,很多武士落草为寇,选择了富贵险中求,今后警卫总局的工作,任重而道远啊。”
…..
夏风话音落下后,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表情都蕴含着一种远超得知梁部长不幸遇难的特殊意味,并且夏风目光扫过之处,所有人都畏惧的避开了他的视线。
梁部长死了,案件被定义成了抢劫杀人,并且警卫总局已经立案追捕。
然而,在此时会议室的炎东各部官员们眼中,他们在夏风悲痛的表情下,仿佛错觉般得可以看到他手上还没有擦干的血。
没有例外,这一次,所有人都默契的变成了只会点头的哑巴。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