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4o68o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第二百零八章 風波迭起熱推-qbnik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小說推薦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田芝芝的动作和神态已经和之前有了大径相庭的变化。
在她眼里她这样已经是一种刻入骨髓里的习惯,可是在徐莹眼里,倒是像换了个灵魂一样,熟悉又陌生。
田芝芝的目光十分陌生,徐莹能肯定,那是得经历多少风雨才能有的目光。
以前的田芝芝,眼里有的目光只是对顾知来的爱慕,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殷切,还有年少之时的无知无畏,一往无前的勇气。
那么现在,田芝芝的目光,是那种锋芒内敛却藏着凶狠的。
懶帝輕狂 征文作者
就像是刻意藏起自己尖爪利齿的野兽一样,时时刻刻都在觊觎猎物的弱点。
“随便你,真不知道你这个精神病在说什么。”
徐莹不想跟田芝芝扯皮,恰好尤七说话了:“徐总,要不我送你回家。”
“不用,”
“哎呀,咱们也住的不远,送你回去,我再回家也是绰绰有余的呀!”尤七嘿嘿一笑,死活都要送徐莹回家。
隋唐之李家庶子 魚遊太白
“真不用了,我有自行车能骑回家。”
徐莹脑袋有两个大,直接甩下尤七往前走。
“这幅戏演的真是好啊……”田芝芝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走到尤七后头问:“我说这位小帅哥,你知道徐莹为什么不想理你了吗?”
“关你什么事。”
尤七瞪了她一眼。
“我也不想管你啊,但是我告诉你,你想追徐莹,没门儿哈哈哈!”田芝芝双手交叉横在胸前,微微抬起下巴:“我从前也是和徐莹从小到大的姐妹,我比谁都了解徐莹……”
尤七一愣,有点想去打听徐莹的过去,可是这 人是徐莹的仇人。
一时间,好奇心和道德上的谴责互相来回交战,让尤七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就感觉田芝芝的话怎么像妖怪的诱惑呢。
“我说尤七,你不下班了,想加班没门儿,我没钱给你!”
徐莹的声音在前头传了过来。
她也没有真的要走,就是有点担心田芝芝这种已经长歪了的人会不会毒害别人,就回来一瞧,就看见尤七站在那儿不动,叫徐莹那个急的。
尤七听见徐莹的声音,便连忙走了过去:“徐总!”
“下班吧。”
徐莹说了三个字就转头离开,在转头的时候,她看见田芝芝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照相机冲着他们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
那个年代快门的声音十分明显,一下就是好大的声音,而且也是个胶带,要去洗照片要花功夫的。
可是徐莹觉得十分好笑。
三國之博弈天下
这拍照片是想干什么,制造婚外情之类的绯闻?
可是她又不是什么大明星,有必要这样吗?
回到家里,徐莹发现沈曦已经在自家院子里陪着白白玩儿,这个时候后 白白已经能喊一些比较简单的单词了,像是爸爸妈妈他都会喊了。
至于喊沈曦的舅爷,那更多的像是究夜这样的发音,沈曦也听着开心还在跟她纠正:“事舅爷,不是究夜……”
“你怎么上我这儿来啦,有什么事情吗?”徐莹走了过去,看了屋里没有顾知来的影子:“知来他呢?”
笨豬豬的黑王子
“找你说那个田芝芝的事情。”沈曦抱着白白说:“顾知来那个家伙出去买菜去了,一会儿就能回来。”
師兄保衛戰
“田芝芝的事情有苗头了?那你说说她是怎么回事儿?”
徐莹赶紧拉了一把小凳子过去,乖巧地坐在那儿等着沈曦说话。
“我查过了 你那个付总,没有 什么问题,主要是在这个田芝芝身上。我听说过,田芝芝在里面呆了不到一个月就出来了。”
沈曦说:“你也知道,精神病判定很难的,而且她也没干出来什么事情,顶多是做个思想批判之类的就放了出来,可是这次是有人花了钱把她保出来的。”
“啊?是谁报的呀?”
“这个就不知道了,但是田芝芝还留在这里,也是说来话长。”
沈曦说,他之前去调查发现,田芝芝出来以后变得老实了不少,自己一大半工作都不太会做,被保出来了也是混吃等死,可是那个人倒是个大手笔,居然让田芝芝有了个正规的工作。
田芝芝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在这里长居,也不说为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田芝芝的身份居然一夜之间摇身一变,变成了秘书这样高端职业。
“怎么是祸害留千年呢。”徐莹听了不禁埋怨起来。
这个动荡的年代,发生点什么事情都不足为奇,像是上火车站都有人偷钱,家家户户都得关严门窗否则就会进贼,最怕就是防不胜防。
田芝芝的变化,谁能说的清楚呢?
就算怎么感到困扰,日子也得继续下去。
徐莹照常把白白送到自己的母亲沈容月那边带着去,沈容月有大半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外孙,想得很。
接着徐莹就去找顾知来去了。
他们夫妻俩也是分工合作,徐莹去工厂盯着,顾知来就在外头地店面招待顾客。
徐莹还没进去商场大门,就看见秦昊也出现在门口,赶紧上去打了个招呼:“爸,你怎么在这里啊?”
秦昊眉宇深深地锁着,看见徐莹还是缓解了一些:“没什么事情,我是在等着派出所来人呢。”
“派出所,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呀?”徐莹不明所以。
一般商场也不会有事儿啊,顶多也就商家和顾客之间地纠纷,各让一步提出个解决方案就行了,怎么还会叫派出所呢?
次元無限穿梭
“打架。”
闻言,徐莹蹙眉:“哪儿打架了?”
“就你家铺子跟人打架了,对方不依不饶想找你算账,还扯什么告上法庭……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头头是道的。”秦昊说。
这里一向都是以和为贵,能做下好好谈是最好的,可是真动手了那就不是个简单的事情了。
徐莹心里一颤,说:“爸,我去看看。”
说完转身赶紧进了商场,到了自己的铺面,外面已经被一群看热闹的人都给围上了,徐莹挤了半天才钻了进去。
还没站稳呢,就听见有个女人声音在叫:“都给我砸了!你们今天都没吃饭吗,力气都这么点大啊!”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