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zsr8d精华小說 《靈契之主》-第六百八十五章 貓捉老鼠的遊戲推薦-wqson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元气来于大荒,存于各处,这是雨雪能隐藏气息的原因。可汪金龙实在想不通,他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夏萧怎能选择无视?他的耐性已到那等境界?若是,当真恐怖如斯。
对雪林进行仔细的观察后,汪金龙率先判断他向北方而去,续而通知整个云国的统治者,开始朝北方进军。云国修行界里强者不多,但在汪金龙的控制下还算团结,一同向北方拉网,似赶鱼般逼近夏萧。
一开始,汪金龙暗喜,因为夏萧的踪迹被他发现,可他逐渐又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些迹象像故意留下之物,因为发现的太过轻易。
空中淡淡的魔气臭味连续不断,不像无意中留下的东西。汪金龙猜不透夏萧的心思,便加快速度,穷追不舍。不过半天,率先冲上前的他便发现一团浓烈的黑红魔气。
为了防止夏萧从大网中逃走,汪银龙和汪石杏都在其余地,形成一把三叉戟,朝其刺去。因此,汪金龙形单影只的向那团魔气靠近。以夏萧的实力,还威胁不到他,汪金龙深知,便从空中落下,但又没有完全落在地上,只是站在低空,看靠着树木的魔气。
魔气在任何地方都显得突兀,此时成一球,不知其中藏有何物。汪金龙朝其伸手,以元气将其激活,又将气浪挡住,任由树木落雪。树枝减轻负担后,魔气成一行字:
汪娅萍在我体内,我向北,可敢追?
“好一个夏萧,既这般挑衅!”
汪金龙怒时元气一震,整片树林都开始落雪,像奇异的白色秋天收获白色松软的果实。其中,汪金龙化作一道流光,一边告知云国修行者,一边继续向北。有人问如果夏萧已向南逃去怎么办,汪金龙答说不可能,他既然敢挑衅,就不会抽空逃走。这猫捉老鼠的游戏,夏萧还是玩得起的!
冷少的契約新娘 憶江
汪金龙所在地的远北之处,夏萧突然回头,身旁漂浮着一个黑红色的魔球。他站在它旁边,面色冷静,宛若冰山,携带的几丝笑意无比诡异,似对一切胜券在握,又像在铤而走险。走钢丝本就是实力和运气共存的危险行为,缺少任何一点都会坠落深渊,夏萧走过很多次也坠落很多次,因此轻车熟路的向前迈步。
一阵风雪飘过,夏萧身形已不见,只留魔球孤独的漂浮在树林中。
再往北走,稀稀落落的树林已不见,只剩盖着些雪的草原。草原无边无际,一轮孤日于空,释放出的光闷在厚云里,令人颓废不振。
这样的日子,不如大晴天也不如雨雪天气,不伦不类,被马贼都唾弃,懒散的窝在被子里。但夏萧跑得快,一个人在草原上奔驰,风驰电掣的样子引得一些人留意。
“刚才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八零軍婚時代
“苍鹰?”
“不会吧,苍鹰怎么会飞得这么低?”
等夏萧实力再强些,就于寂静世界赶路。这片茂盛的平原人不多,那样的赶路方式很适合他,不像在南国四周,那里有学院有冒险者工会,实在不适合进寂静世界。因为里面的人不见得比外面少,甚至比外界还热闹。曲轮境界的人,大多都喜欢进去探讨一二,毕竟能进寂静世界是强者的象征。
年轮过十即可进入,夏萧前些日子突破到了六轮,虽不算特别值得兴奋,可离其更近一步。于夏萧而言,对力量的渴求永久不会结束,只会随着眼界和面对的事情更加强烈。
羽翼未收,夏萧一边调转方向一边回头微微瞥了一眼,估摸着这个时间点汪金龙应该能看到自己留下的消息。那团魔球乍开,字眼带有侮辱性,似像骂道:
老东西,腿瘸了?
汪金龙作为云国大长老,心智向来成熟稳定,可因为当前夏萧的表现而易怒。雪山中,汪娅萍的尸体没找到,他也抓不住,当真是耻辱。在其继续向前时,夏萧戴着斗笠,两袖空空的来到冒险者工会的车队旁。
總裁有約:俏妻不準逃 九七
作为当今五大势力之一,冒险者工会的旗帜极为显眼,其下人大多都是壮汉,此时正安静的休息,随后要到北部去。夏萧似看穿他们的行踪轨道,上前明知故问:
“诸位可要去北方?”
几位大汉见夏萧这身打扮,像极了草原上的侠客,可那种清高之人并非他们所爱,他们都是掉进钱眼的人,与其不在一路。
大汉推搡时,其后走来一正当不惑的中年人。他面色严峻,打量夏萧一阵,问所为何事。
“我也要去北方,可否搭个顺风车?”
逆血江湖 3顆石頭
“我们要去之地乃享有魔鬼称谓的草原,你确定要去?”
夏萧点头,他判断的没错,在这种渺无人烟之地,车头向北的冒险者队伍带着足够多的粮食,只有可能去那。他们将贯穿整个草原,踏着其上的雪迹探寻那片地域的奇妙。
“五百两银子。”
为首的中年男人沉默一阵,当即狮子大开口,但其余人没有吃惊,反而坏笑起来,看这人要如何应对。队长向来如此,这也是他们的规矩,不与闲人同路。但若这家伙真的能拿出那么多钱,他们违反规矩又如何?要知道,五百两银子可比他们完成一趟任务要赚得多。
夏萧当前正穷酸,哪有那么多钱?可挥手即有十三把刀剑凝出,刀剑对应冒险者工会的十三人,锋利无比,寒光四射。其中携带的浩然剑气令这支小队当即催动元气,皆谨慎起来。可夏萧没有敌意,那位凝眸的队长可以感觉到,而且就算他有敌意,他们也反抗不了。
“希望各位行个方便,我身上没带多少银子,就赠各位一把兵器,如何?”
刀剑落在十三人身前,那种量身订做的感觉令他们握即顺手,喜笑开颜。可正是如此,队长才意识到眼前这人的恐怖。不过一息时间,便得知自己底细,并能制造出这般锋利的兵器,看来是位金行大成的修行者,且在曲轮境界。与这样的强者同行自然是好,草原上的风险大多皆可避免,但他为何要来?骑着剑自己去不比坐马车快些?
队长不懂夏萧正在进行猫捉老鼠的游戏,可老鼠再机灵,也不能和猫比,所以他要躲进洞里。猫肯定也会找到他,但不会那么快,这个时间内,夏萧能达到自己的再一目的。等猫折返过来,他早就溜了。
见队长有所犹豫,夏萧问:
“我与李命是老相识,不知队长认不认识?”
“李命?”
一提到那个脸上有疤的凶狠男人,队长的态度就变了,没想到这家伙既然和李命认识,想必也是个狠角色,还是载他一程,以免闹得不愉快。
“认识,都是工会人,不过我们此行还远,又没有多余的马车,还得委屈你和我们挤一挤。”
“没关系,图个便利就可。”
夏萧说罢,和他们一同上车,队伍再度向北而去。一车四人,坐了三个大汉,身形如铁塔,就属夏萧的身板最瘦弱,可无人敢小觑他。
大汉们把玩着夏萧送给自己的武器,这材质这刀刃,还有其中存在的浩然之气,稍稍移动便有金属锵然之声,令他们一边惊叹不简单一边再度欢喜,嘴角向上咧起。
对这些冒险者而言,有个趁手的兵器和身边多了个人一样吉利。不过他们满是敬意的瞥向夏萧时,戴着斗笠的他像在闭目养神,不知在想什么。
名門之再嫁
夏萧没有在意身边人的看法,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可总会有人不断揣测他的来意和意图,但队长很快示意副队长闭嘴,并说:
“少说话就不会出事。”
副队长有些无奈,但听从他的建议。比起自己,队长的经验要足些。
几个时辰后,马车开始加速行驶,几位云国修行者从他们身边经过,但并未停下,继续以自身最快的速度向北而去。
“神使大人,真的不去看看?”
汪祈神看向马车,有所犹豫,大荒地表六大国,南商帝国不能惹,五大势力亦然,老一批倒是能挑战挑战,但保险起见,汪金龙还是下过命令,不要和地表势力起冲突。云国虽说高高在上,可整体实力并没有多强,毕竟没有顺应主流的修行路线。因此,汪祈神摇了摇头,那面旗帜,他是认得的。
“途中马车众多,我们不可能一一盘查,多留意就好。”
随行者对视点头,汪祈神说得也是,而且夏萧的行动轨线应该在大长老那边,他们只要提防逆行者即可。至于向北的队伍,大不必多虑。顶着风,随行者问出自己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希望得到解释。
“神使大人,你说夏萧为何要往北方跑?”
“他现在穷途末路,大夏容不下他,走首教会和学院也懒得搭理一个这样的人,他只有往人烟最稀少的地方跑,以此活命。”
“那他一直挑衅我们是为何?我实在难以理解他是怎样想的。”
在众人眼里,神使比他们自己要优秀,因为有更加纯正的血脉,且实力很强。此时汪祈神就诠释着一个神使的智商,讲起来井井有条,令人仰慕。
“他敢杀汪娅萍,足以证明他是一个不负后果的疯子,我也算高估他了,可现在的我们实力正强,疯疯癫癫的他只有死路一条。”
汪祈神恨不得将夏萧杀个五六次,可若后者听到他这话,定会笑出声来。他确实有些疯癫,若不是情况特殊,也不会如此冒险,但他此时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令自己更自然的陷入危机。当云国人彻底将自己包围,黑煌总该出现。他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可汪金龙也嗅着空中不断飘动的味道,摸索着找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