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ivdva火熱連載小說 深淵歸途-33 命運鋸齒閲讀-g5ttt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陆凝现在身处的地方很像是一片鬼域。这里应该是当年枣园庄的模样,天上落着小雨,山林比起真实的时候更加茂密却缺乏规划,建在其中的房屋也远没有现在那么多,更没有已经铺好的山路方便行走。
这是一个病恹恹的人能展示出来的吗?陆凝没有在旁边看到燕子丹,说明她们没有进入同一个鬼域当中。陆凝伸出手摸了一下周围的草木,白环毫无反应。抬头望去,大约再走五十米左右就能到达残墙的附近——当然,在这个时代这里还是一座完整的庄园。
“真有本事……”陆凝嘀咕了一句,迈步往上爬去。
没有人,别说人了,周围安静得连鬼都没有。
老财主的庄园是一座很老式的宅院建筑,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特色可言。整个宅院当中唯一能算得上特别的就是挂在门侧的一个八卦盘,陆凝伸手将那个八卦盘摘了下来,不过没有什么变化,显然这也不是她要找的东西。
再往里面走,是一个院落,地面是硬实的土地,没有铺设砖石。一些地方似乎被刻意垒高,院落四角的地方土壤发黑,似乎在那里进行过烧灼的工作。一些金属杆杂乱地钉在几个地方,不妨碍行动,但是看上去让这里变乱了许多。陆凝转头走进左侧的一个房屋,是一间厢房。这间屋子看上去有点歪,从地面到墙壁到天花板都有明显的斜度,不至于让人感到不适,却还是可以分辨得出来。房子内的书架上已经空了,桌上的烛台倒是还留着半截白蜡烛,上面印着字,仔细分辨是【……截灾祸】这样的字体。
当然,陆凝是看到什么都会碰碰看是不是玄酉所说的东西,至今为止没有一个有让人明了的反应。
幻想神國 庸侯
她稍微记了一下这个厢房的特点,然后去了另外一边。这一边是差不多的构造,唯一多的也就是比刚刚那个地方多了一个小厨房,厨房里的大灶台是用砖头和泥垒成的,看上去非常粗糙,旁边放着很多的锅,里面已经落了不少灰尘。
陆凝在厨房的橱柜之类的地方翻找了一下,随后走出来,进入了中央正堂。
不出所料,这个地方和两个厢房也是一样,所有墙面都是略微有些倾斜的。
仕途法則 楚圖南
“院子倒是标准的四方形ꓹ 但是房子里却弄成了这个样子……总觉得像是在防范什么邪物的仪式。”
穿过正堂,经过一段大约三米左右的跨院ꓹ 便是后面睡觉的屋子,也是稍显倾斜的。屋子里床铺、梳妆台、脸盆架之类的东西都有,左中右的布局都差不多ꓹ 而且也已经很长时间没用了。
陆凝把三个卧室都看了一遍之后,最后停在了正中间这个卧室。这里有一张大木床ꓹ 雕饰考究,应该很值钱ꓹ 不过幔帐早已不见。床的旁边则是一个大衣柜ꓹ 和床有着相同的木料和花纹,应该是一起买过来的。
“是这个吧?”陆凝走到了衣柜前,微笑了一下,“凡是可以容得下大约一个人大小的,近乎密闭的空间,包括灶台都弄成了非立方体的几何状态,那么这屋子里唯一一个标准立方体的衣柜就有点奇怪了。”
她用手指碰了一下衣柜把手ꓹ 白环闪烁,说明这里的确有可以被白环所破掉的非自然阴气。
采秋
但是她没有选择打开衣柜ꓹ 而是转身就走回了之前中间的跨院ꓹ 左右望了望ꓹ 在一条院墙旁边找到了老财主家的仓库。
仓库里有很多柜子ꓹ 像是中药铺的药柜一样都是密密麻麻的小抽屉,最多不过能容下手臂长短的东西ꓹ 也只有这些才是正常的模样。陆凝拉开几个抽屉ꓹ 里面还放着一些金银首饰ꓹ 只可惜这东西也只是此地的一环罢了。她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抽屉白蜡烛。
末日巖帝 墨來瘋
【免三灾除八厄】ꓹ 【引怨灵截灾祸】,【去污秽生福泽】……这些蜡烛上的字样各不相同,每六支一捆,陆凝取出了一捆,拿在手中,又去翻别的抽屉。仓库里剩下的东西也不是很多,最终多找出来的也就是一叠图案相同的黄纸符和一把上面密密麻麻镌刻着符号的剪刀。
当她将这三种东西都拿在手里之后,外面忽然响起了一声炸雷,随着炸雷照亮四周,雨声也变大了许多,陆凝猛一回头,发现门口居然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他穿着古代的文士服一样的衣服,束冠系带,容貌清癯,单手拄着一根拐杖,正在看着陆凝。
“……玄酉?”她试探着问出了这个名字。
“李文玥女士,很遗憾必须以这种方式与你相见。想来你已经知道我的处境。”
“这里真的是个鬼域?”既然对方默认,陆凝也稍微了然了。
“是的,你好奇的是,活人为何能展开鬼域?我便回答,因这鬼域便是我家世代所筑,我的家族历任族长皆为半人半鬼之体,因此痨病,却也得施展鬼灵之术,不在玄门道统之内。”
“我找到的这三样东西,应该是比较特殊的吧?”
“你所找到的蜡烛,是祈福所用的仪式工具,在头脑被阴气或幻术所扰时,若有蜡烛点燃可保持不受侵害。纸符则是我家仆所留的血系符咒,用来了解家仆及血亲的状况。至于剪刀,是我们曾经最后挣扎时所制作的祭具,它帮助我们脱离了原本的命运,却又将一切推向了更加不可预知的方向。”
“你们家发生过什么事了?还有,你的遣词用句也不一样了,为什么?”陆凝依然保持着警惕。
“在这里,我是我自己。而在现实,我是家族历代族长阴魂的宿体,当我死后,我的阴魂也会加入其中,继续传给我的后人,这是我们的诅咒。当然,我的家族遇到的并不是这件事,你现在在衣柜旁边点燃蜡烛,打开衣柜,里面有一本书。”
冥妝師
“那本书上有什么你直接和我说不就行了?”
“很遗憾,因为我并不知道那本书上的具体内容,我只知道那本书的内容和枣园庄此地的白神相关。”
“白神相关?”
“白神——这个称呼只是对举行白礼进行交易的那个妖怪的称呼,但并不是它的原型。枣园庄有枣园庄的白神,别的白礼举行地点有自己的白神。而你之所以有机会碰到这本书,是因为这原本就是你的目的。顺便告诉你,你的那位朋友被选择的地方是关于里表世界反转的,和你并不相同。”
“这个鬼域会将人指引向最需要的东西?”
“我说过,此术法问心,必先有所愿,后有所得。”玄酉笑笑,让开了路,“而你手中的剪刀,可以保护你的周全。当你取得你想要的东西之后,便会离开这片鬼域了。”
“我……可以试试。”陆凝半信半疑,不过还是可以按照他说的试试看的,她从玄酉旁边经过,外面下着大雨,但是她走在雨中却没有半点被沾湿。
“这场雨……”
“它并不存在于现实当中。究其根本,我家族祖宅已经随着那一切消亡了。”
玄酉微微躬身,然后目送陆凝走进了后堂卧室。
衣柜旁,六支蜡烛已经被陆凝全部点燃,她身上带着的打火机倒是还能用。点燃蜡烛之后,类似熏香的味道便在房间里蔓延了开来,陆凝再次抓住了衣柜的门把,白环亮起,她另一只手将剪刀张开,蓄势待发。
无论玄酉所说是真是假,也得看过才知道。
门的打开悄无声息,衣柜内散发出了淡淡的木材味道,但里面却是漆黑一团的,陆凝在察觉到衣柜中的黑暗根本看不透之后便将手中的剪刀直接刺入,然后用力合拢,白环第一次散发出了光芒,剪刀上的阻力只持续了大约两三秒钟,随后就像是剪断了一根略粗的绳索一样,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陆凝将手抽出,她看到五指的指甲根部各有一根黑色细线顺着手指迅速蔓延到手背,然后汇聚在一起向手臂前进,这个势头只持续到了手腕的部分就停止了,但黑线也没有就此消退。陆凝对此也只是皱了皱眉,她就知道不付出任何代价想要有收获是不可能的。
那团黑暗也因为她剪断了什么而慢慢散去了,偌大的衣柜里空空荡荡,只有一本书放在里面。陆凝伸手拿起,发现是一本手写的笔记,没有标题。
“恭喜。”身后传来玄酉的声音。
“你究竟让我做了什么?”
“事到如今才问吗?没什么,东西已经归你了,那个祭具你不妨给它取一个名字。感谢你帮我彻底切断了我族和白神的过去命运,从此以后,我将不再打扰,你们也无需追查了。”
“喂,你……”
陆凝转身抬手,一抓之间却猛然发现自己抓住的是吕屏的袖子。
“李姑娘清醒了?”吕屏脸上还残留着一些焦急,不过终于也算舒了一口气。陆凝往左右看了一下,之前将手机带过来的那个中年人已经晕厥在了墙边,而燕子丹则捧着自己的右手臂,上面鲜血直流,不过看样子是清醒状态。
“怎么回事?”
“刚刚玄酉说完之后,我们立刻感到了庞大的阴气,你和燕姑娘同时陷入了致幻状态当中,那个人也直接摔倒在了地上。我们上当了,那个玄酉恐怕也是一只厉鬼。”
“是人是鬼难以定论……”陆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剪刀和书,然后问燕子丹:“你没事吧?”
“没……就是看着严重。”燕子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用之前宋姐姐给的那个首饰刮伤的,我必须要拿到那个东西。”
“你得到什么了?”陆凝问道。
“里界之肉。”燕子丹将捂着伤口的手放开,在她手臂上最大的一个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堵住伤口的一团灰色的肉块,看上去宛如死者的肉一样,不,根据燕子丹说的名字,那应该就是。
“这是玄酉让你拿的?”陆凝又问道。
“是的,他告诉我,必须用自己的生战胜那上面的死,才能得到在生死中散发的气息,里界方才不会拒绝我。总之……我赢了,你呢?你得到了什么?那本书吗?”
“一本和白神相关的笔记,我们可以仔细研读,一叠符咒……在我口袋里,也许要劳烦吕道长观瞧一下,最后这个。”
陆凝将剪刀拿了出来,这也是她找到的第三件符合要求的任务物品。
“玄酉说还没名字,那就叫命运锯齿吧,它的功能便是这个。”
返回接待站坐回车上的时候,陆凝给周诗兰打了个电话,她实在不想听陈航夸耀功绩或者废话了。电话接通之后,周诗兰显然也在车上正在回程,两人就互相问了一下对面的情况。
“大东路这边今天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至少我们周围没有。不过汤海瑶遇到了一些事,比较复杂……此外她在一张小道消息报纸上发现,昨天在草洼子那边有一个母亲和儿子在家里因为煤气中毒而死。”
“母亲带着儿子?”陆凝立刻就想到了之前死于车祸的那个阴鬼,“确定是煤气中毒?”
“报纸消息是这么说的,也不能指望他们可以发现别的什么吧?另外就是我们在医院那里录下来的视频部分了。因为清晰度不太高加上太平间阴暗,我们找了好多工具加上音频配合时间才大概总结出昨晚去医院的。不算我们的话居然有三批人去过了太平间,晚上我们得好好说一下这事。”
“嗯……汤海瑶没事吧?”陆凝不忘问一句朋友。
“她受了点惊吓,不过没事。可是宋姐判定她得考验不合格了,我和陈航都在担心自己的考验能不能通过。”周诗兰苦笑,“好像还挺严格的。”
“你们今天一天都在处理那些东西?”
“搜索工具之类的都挺耗时间的……对了,张欣晴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她说她在密城看到了叶琴,确定是本人。”
“叶琴?”
社团里的昵称【余音绕梁】,人如其名懂一些声乐,略有点古板但是为人很正经的一个女生,这是李文玥的记忆。
可是她为什么会跑到密城去,而且过去了多长时间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