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4o8nt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起點-第二百一十四章:你必須要用最嚴格的方式,來考覈你師兄【新書求一切】閲讀-zvdib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洛尘,洛尘,这回你可一定要帮我们啊。”
“是啊,是啊,洛尘,咱们兄弟这次能不能通过炼丹考核,必须要看你了。”
“洛尘兄啊,这些年来,您看在我们都是落榜人,就可怜可怜我们吧。”
一群人忽然出现,来到许洛尘面前,一个个满脸激动。
这群人都是许洛尘的朋友的,有的比较熟悉,有的只是见过几面。
突然全部涌来,让许洛尘一时之间,有些蒙圈。
你们这是作甚?
帮你们什么啊?通不通过炼丹考核,关我什么事啊?我有什么办法?
你们再说什么啊?求求你们,我比较笨,直说可以吗?
“诸位,你们这是作甚啊?”
许洛尘满是好奇地看着众人,他实在不知道他们再说什么。
“洛尘兄,你可就别装了,您之前不是说,您的师弟,拜入晋国学府吗?”
有人问道。
“是啊,可你们之前不是不信吗?”
许洛尘点了点头,他倒是说过,只是当初说完之后,没几个人相信,也就几个挚友相信,
不过许洛尘也没觉得什么,毕竟如果是别人跟自己说,有个师弟拜入晋国学府,他也不信啊。
毕竟鸡窝里怎么可能出凤凰?
“洛尘师兄,您既然敢开这个口,肯定不假。”
“是啊,是啊,您是个老实人,我们都相信你。”
“洛尘师兄,您可能还不知道吧,如今咱们白云古城主考官,就是来自晋国学府的弟子,您师弟如果真是来自晋国学府的话,能不能去帮我们美言两句啊?”
“对对对ꓹ 就是这样的。”
众人开口,他们显得无比激动ꓹ 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许洛尘的师弟,到底是不是晋国学子ꓹ 他们不在乎。
这次主考官乃是晋国学子,若是许洛尘愿意去美言两句ꓹ 就坐实了许洛尘认识,但若是许洛尘不愿意去美言ꓹ 或者是说许洛尘自己都不敢去说。
就证明许洛尘在撒谎。
无论是什么结果ꓹ 他们都不亏。
但目前有一丝希望,他们就想牢牢抓住,因为他们失败了太多次了。
最惨的,还有人十次都没有通过。
如今得知许洛尘有机会帮他们说说情,他们如何不激动。
“主考官来自晋国学府?”
许洛尘有些惊讶了。
只是很快,许洛尘不由皱了皱眉道。
“我师弟虽然来自晋国学府,可晋国学府之中ꓹ 也有不少弟子,不见得我师弟就认识本次的主考官啊。”
“强行让我师弟去说情ꓹ 这……”
许洛尘稍稍咳嗽一番ꓹ 他感到有些莫名的尴尬。
主要是不好意思啊ꓹ 自己在叶平面前ꓹ 把自己吹的宛若天下第一炼丹师,结果跑去找叶平ꓹ 让叶平去找他师兄ꓹ 放放水。
这话他说不出口啊。
“洛尘兄ꓹ 您这是什么意思?”
“洛尘兄,你不会不好意思吧?”
“洛尘师兄ꓹ 别人不好意思我还信,你会不好意思?”
众人开口,他们看着许洛尘这种欲言又止的样子,当下明白了什么,而后不由一个个出声,认为许洛尘在装了。
“诸位,我真有一些不好意思啊,我师弟他,他…….”
许洛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听到许洛尘这般开口,当下众人莫名察觉到了什么。
“哎,还以为洛尘兄的师弟,当真是晋国学子,没想到如此老实之人,也会骗人啊。”
“我真是猪油蒙了心啊,居然会相信这种谎言。”
“晋国学子,那简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许洛尘他师弟若真的是晋国学子,咱们早就知道了,白云古城也早就张灯结彩了,怎可能不问不知呢?”
“是啊,是啊,哎,算了,算了,还是得靠自己吧。”
“洛尘兄,往后可就不要乱说大话了。”
围住许洛尘的修士中,有人出声,言语之中倒不是讽刺,只是充满着无奈与一些淡然嘲讽。
这群人并不是都来找许洛尘帮忙的,有些人就是过来看热闹的。
再者就是,许洛尘之前吹嘘自己师弟拜入晋国学府,自然引来一些人不悦,觉得许洛尘在吹嘘。
但没有证据,再加上许洛尘在众人的形象,都偏向老实人,所以大部分人真的相信。
如今他们过来,就是为了揭穿许洛尘的谎言,当然大部分人,的确是抱着期望来找许洛尘的。
毕竟万一是真的,那就不是小事了。
人群中心,再听到这样的声音后,许洛尘当下有些生气了。
什么叫做不要乱说大话了?
还有什么叫做骗人?
我许老实,会骗人吗?
“我师弟的确是晋国学子,哪里说了大话?”
许洛尘不服气道。
“若真是晋国学子,为何不肯帮我们说两句好话?”
对方开口,回击道。
“笑话,我凭什么要帮你们说两句好话?若说这几位,还是我的好友,你们又是什么?”
“萍水相逢,就让我帮忙?不帮就诋毁?可笑吗?”
许洛尘虽然老实,但又不怕事,再者就是他师弟真是晋国学府的弟子,他有什么怕的?
“笑话,我等又没有说,非要让你帮。”
“但无论你帮不帮,你说你师弟是晋国学府的学子,总要拿出点证据出来吧?”
“是啊,总要拿出点证据吧?没有证据,你说晋国太子是你徒弟的徒弟都可以。”
無終仙境(殃神:鬼家怪談) 天下霸唱
“对啊,没有证据,你说天下第一剑仙是你师侄也行啊。”
“没错,没有证据,你说大夏王朝的天子,是你大师兄的父亲都可以。”
众人开口,显得有些阴阳怪气,让许洛尘心态有点炸了,故此忍不住开口道。
“晋国太子,的确是我师侄。”
许洛尘开口,他这般说道,只是话一说出口,许洛尘就后悔了。
虽然这话是事实,可没有任何证据,莫名显得自己更加在吹嘘。
果然,随着许洛尘说完这话,众人不由微微一愣,随后纷纷哈哈大笑。
“晋国太子?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许洛尘,你不会真把我们当傻子了吧?”
“洛尘兄,莫闹。”
“这…….”
众人喧哗,有部分修士大笑,有部分修士摇头叹息,即便是一些跟许洛尘关系不错的修士,再听到这话之后,也莫名感到尴尬。
毕竟许洛尘这话说的有点,太牵强了。
“我师弟正在客栈之中休息,若是你们不信,可随我去看看。”
感受到众人的嘲笑,许洛尘都快气炸了,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愤怒,一旦愤怒的话,就真的恼羞成怒了。
他深吸一口气,如此说道,邀请众人前往客栈,去看一看叶平。
“行啊,眼下的确也没什么事做,倒不如跟你一同前去。”
“好啊,我倒要看看,许兄的师弟,到底是怎样的天骄。”
“晋国天骄啊,的确想见一见,就希望别到了地方,又说找不到你师弟了,哈哈哈哈。”
他们开口,尽显丑陋。
但也有人走近,压低声音道。
“许兄,这些人本身就是过来找麻烦的,还是莫要与他们争吵什么吧。”
“是啊,许兄,是与不是,也与他们无关,他们纯粹就是过来找你麻烦的。”
“恩,这些人之前就对你有些意见,如今就是特意来找你麻烦,莫要与他们争斗什么。”
这些人开口,他们是许洛尘真正的好友,再劝阻许洛尘,不要跟这些人争吵什么。
不过许洛尘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些好友的意思,但他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最主要的是,自己师弟真来自晋国学府啊。
要是假的,他绝对一句话不说,忍一时风平浪静嘛。
可这是真的,那就忍不了了。
“诸位随我来吧。”
许洛尘也不多说了,转身带着众人去客栈。
似乎是憋着一口气,许洛尘面色很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路上都很沉默。
至于跟随着许洛尘的人,莫名之间也有一些好奇了。
他们也不是纯粹嘲讽许洛尘,主要是觉得,许洛尘吹的有些过分。
许洛尘要是说自己师弟,加入了青州学院,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许洛尘非要说自己师弟来自晋国学府,他们自然有些酸了。
一酸就想要拆穿许洛尘。
毕竟如果这是真的,他们会更难受。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许洛尘回到了客栈。
然而,这一刻,许洛尘也有一些尴尬啊。
说实话,即便是证明自己师弟真来自晋国学府,又能如何?
餵,我不是抱枕!
嘲讽自己的人,虽然被打脸了。
可自己这些好友,肯定要让自己帮忙啊,到时候自己总不可能硬着头皮,让叶平去找他的师兄,给大家放放水吧?
要是这样的话,师父知道自己这样做,绝对腿打断啊。
想到这里,许洛尘莫名不想进酒楼了。
而此时此刻。
酒楼之中。
叶平坐在角落之中,被十几个老头子围住,面前的人是陈宁。
而陈宁说的话,也让叶平有些蒙了。
“让我当主考官?”
叶平看向陈宁,眼神之中满是古怪之色。
陈宁发现自己以后,先是一阵激动,然后告诉自己,这次白云古城的主考官,让自己来当。
听到这话,叶平觉得有些古怪了。
要是平日里,去其他地方,当了就当了,反正就是监考。
可问题是,这次参赛之人,有一人乃是自己的师兄,让自己去监考自己师兄?
叶平觉得自己没这个脸啊。
所以叶平第一时间便推脱了,让陈宁来主持。
可陈宁死脑筋一根,死活就不答应,非要让自己来,一瞬间场面变得十分尴尬了。
“叶师兄,这是朝廷的命令,也是学府的意思啊,师弟离开学府之前,师父就交代我,若是在白云古城,遇到您的话,主考官就由您来。”
“我只是一个陪衬的,哪里敢喧哗夺主啊。”
我的冰山男友 紫月君
陈宁一张脸满是苦意。
他虽然享受众人的吹捧,可问题是,陈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叶平的炼丹之术,连自己师父都自认不如,那自己哪里敢担任主考官啊。
所以他死活不愿当主考官,就让给叶平。
“陈师弟谦虚了,你毕竟是徐长老的亲传弟子,区区主考官之职,陈师弟自然没问题。”
叶平开口,他不愿当这个主考官,原因无他,单纯配不上而已。
“叶师兄,您就别谦虚了,若说您不在这里的话,师弟倒也能担个主考官,可您在这里,说句不好听的话,我可能连考生都不如啊。”
陈宁开口,他满是苦色。
“叶师兄,别的我不管了,反正这个主考官,您当也得当,不当我也不管了。”
“若是让我师父知道,您在这里,我却当了主考官,回去以后,皮都要被我师父给扒下来,我是不当。”
陈宁直接撒泼了,不管叶平愿不愿意,他反正就不当。
“陈师弟,你这话说的,有些不妥吧。”
一看陈宁撒泼,叶平不由郁闷了,这啥意思啊?玩无赖的?
两人你推我推,一旁围观的长老们,却不由郁闷了。
他们都是白云古城数一数二的人,在青州境内,也算是有点脸面之人。
亡命之徒 奔命
但平日里,他们为了争夺这个主考官,可谓是明争暗斗,可没想到叶平和陈宁,居然推来推去?
主考官就这么不值钱吗?
晋国学府的学子,就这么任性的吗?
你们有没有考虑我们的感受?
众长老沉默,内心莫名有点难受,这就是天骄吗?
将他们视为珍宝的东西,如此践踏。
可就在这时,突兀之间,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小师弟。”
随着声音响起,叶平立刻起身,他瞬间便知道是自己师兄来了,
“师兄,我在此处。”
叶平起身,越过众人,直接走到门口,来到许洛尘面前,恭敬一拜。
而与此同时,门内的许洛尘,心情莫名紧张起来了,他紧张不是别的,就是很尴尬。
门外,跟随着许洛尘前来围观的修士们,再看到叶平的一瞬间,一个个不由愣住了。
叶平一袭白衣,丰神俊朗,如绝世郎君一般,显得无比俊美,一举一动更将儒雅二字展现的淋漓尽致。
让人一眼就沉默了。
就凭借叶平这个长相,这一刻,这群修士便直接相信叶平来自晋国学府了。
这不是来自晋国学府的,谁来自晋国学府?
许洛尘不语,他还在纠结待会要不要找叶平放放水的事情。
也就在这时,陈宁快速走来了,他看向许洛尘,眼神之中满是激动之色。
他之前听他师父徐常长老说过,叶平的炼丹之术,是学他师兄的,也就是说,叶平的师兄,是真正的绝世炼丹师。
自然而然,他要过来蹭个脸熟了。
“在下陈宁,乃是晋国学府,叶平师兄的师弟,陈宁在此见过师兄。”
陈宁走来,恭恭敬敬地朝着许洛尘一拜。
这一刻,许洛尘周围的修士,彻底窒息了。
陈宁?
这不就是这次白云古城炼丹考核的主考官吗?
他们一开始,还以为叶平是陈宁的师弟,毕竟叶平今年才加入晋国学府的,可陈宁早些年就加入了。
可没想到的是,叶平居然在十国学府混的这么好?
都当上了师兄?
他们窒息,眼神之中满是震撼之色,尤其是之前嘲讽过许洛尘的修士,此时此刻一个个脸色极其难看。
不但难看,更多的还是懊悔与自责啊。
他们极其懊悔,吃饱没事干,为什么要去嘲讽许洛尘啊。
就这么喜欢嘴贱?
这一刻,不仅仅是陈宁,白云古城的长老们,都纷纷走来,看向许洛尘,连忙恭敬拜道。
“我等见过前辈。”
他们开口,完全就不认识许洛尘,但叶平和陈宁乃是晋国学子,连他们都要敬拜之人,那肯定非等闲之辈啊。
所以这一拜,合情合理。
酒楼中。
许洛尘懵了。
自己就出去一趟,怎么叶平就收了这么多小弟啊?
还有,叶平拜自己就算了,你们为什么拜啊?
许洛尘有点僵住了。
但很快,他还是快速回过神来,看向叶平,努力地模仿苏长御道。
“小师弟,这些人是?”
许洛尘开口,语气平静,模仿着苏长御。

“师兄,这位是晋国学府的师弟。”
叶平介绍陈宁给许洛尘。
而还不等许洛尘开口,陈宁连忙开口道。
“见过师兄,师弟这次过来,是奉命来寻叶师兄的,希望叶师兄担任本次白云古城炼丹考核的主考官,只是叶师兄似乎不愿担任,还望您劝一劝叶师兄。”
陈宁开口,他知道自己说不过叶平,倒不如让叶平师兄来。
什么?
让叶平担当白云古城炼丹考核的主考官?
许洛尘有些惊讶了。
这要是叶平成了主考官,那自己岂不是稳定过关?
想到这里,许洛尘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道。
“既是奉命,那小师弟,应了。”
许洛尘开口,但声音很平静,压住了自己的情绪,免得显得太过于激动,被人发现破绽。
“这,行吧,师弟遵命。”
叶平本想解释几句,可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答应了。
絕品邪少 坤境
随着叶平答应,不等许洛尘露出笑容,他身旁的这些好友们,一个个不由激动的攥起拳头了。
这波稳了。
不过,就在这时,叶平有些好奇地看向许洛尘身旁的这些修士。
“师兄,这些是?”
叶平满是好奇道。
“哦,他们都是师兄得好友。”
许洛尘开口,如此说道。
“对对对,我们都是你师兄的好友。”
“恩,是挚友。”
“叶师弟,我们这次过来,其实是托许道兄找您办点事。”
他们连忙开口,满脸笑容,甚至得知叶平是这次主考官,更是直言不讳。
“办点事?什么事啊?”
叶平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之色。
而许洛尘看到这一幕,当下不由抢话道。
“师弟,我这些好友,本想让你去找一找陈宁,不过如今你是主考官,那师兄也就直言不讳了。”
许洛尘开口。
他的这帮好友,顿时不由激动了。
“师兄,但说无妨。”
叶平开口,他有些好奇,不过既然是自己师兄的朋友,自然会给三分薄面。
“师兄这帮好友,是希望这次炼丹考核的主考官,能够严厉一些,不要因为他们是我的好友,从而放低标准,必须要极其严格,有错必纠。”
“也不能用普通考生的水平去衡量他们,必须要拔高,拔高,再拔高,知道吗?”
“包括师兄在内,你更要严格十倍,绝不能因为我是你师兄,而随意通过考核,知道吗?”
许洛尘开口,他硬着头皮这般说道。
因为让叶平放水的话,他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此话一说。
众人愣住了。
看向许洛尘的目光,充满着诧异。
阿洛,你玩真的?
老许,你搞我?
洛尘兄?我们有仇吗?有仇就明说啊。
他们懵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