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老牌車企華晨陷入債務危機 寶馬迴應增持不受影響

老牌車企華晨陷入債務危機 寶馬迴應增持不受影響

(原標題:老牌車企華晨陷入債務危機 寶馬迴應“增持不受影響”)

自主老牌車企華晨汽車目前已經處在破產重組的邊緣。一邊是長期依賴華晨寶馬作爲支撐,一邊是自主品牌持續嚴重虧損。兩極分化的加劇,最終導致高額債務危機。

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顯示,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日前被申請破產重整,申請人爲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案號爲(2020)遼01破申27號。後者是一家汽車衝壓模具研產商,從事汽車衝壓模具的設計、研發、製造及銷售。隨後,華晨汽車表示違約金額達65億元,已無力償還。同時寶馬第一時間發聲,稱未來華晨寶馬的運營及增持不受該事件影響。

高額債務無力償還

重整程序或將啓動

11月16日晚,華晨汽車發佈公告稱,目前,華晨汽車已構成債務違約金額合計65億元,逾期利息金額合計1.44億元。因企業資金緊張,續作授信審批未完成,造成無法償還。華晨汽車此次債務違約對華晨汽車本部生產經營造成重大影響,導致財務狀況惡化,極大影響償債能力。

華晨汽車在公告中表示,今年以來,由於債務壓力加大,發生了多起以華晨汽車作爲被告、涉案金額較大的訴訟案件,並被有關法院採取保全或執行措施查封凍結了有關資產或股權,對公司的生產運營造成較大影響。公司正積極與相關債權人協商,同時加大資金籌集力度,加快清收清欠和盤活資產相關工作,爭取妥善化解債務。

華晨汽車2020年債券半年報顯示,集團總負債1328.44億元,扣除商譽和無形資產後,資產負債率爲71.4%,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爲326.77億元。此外,華晨中國半年報顯示,2020年上半年華晨中國營收14.5億元,淨利潤40.25億元。但如果剔除華晨寶馬貢獻的43.83億元淨利潤後,意味着華晨中國上半年虧損超過3.4億元。“華晨汽車被申請破產重組,導火索是債務違約,這是一系列的連鎖反應。作爲省市地方重點企業,遼寧省不會不管,但也不會替其承擔所有債務。所以華晨汽車集團不至於破產清算,下一步很可能會進行重整。”全聯車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裁曹鶴表示。

人民銀行周誠君:現在沒有多少降息空間

華晨汽車集團是隸屬於遼寧省國資委的重點國有企業,旗下擁有4家上市公司,分別是華晨中國(01114.HK)、金盃汽車股份有限公司(600609.SH)、上海申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653.SH)和新晨中國動力控股有限公司(01148.HK)。11月16日,因間接控股股東華晨集團被申請重整,申華控股、金盃汽車雙雙低開,金盃汽車下跌4.1%,申華控股下跌0.53%。申華控股、金盃汽車11月15日晚相繼發佈公告,公司間接控股股東華晨集團11月13日收到瀋陽市中級法院送達的通知書,華晨集團債權人格致科技申請對華晨集團進行重整。若其進入重整程序,可能會對公司股權結構等方面產生一定影響。

華晨自主難以爲繼

寶馬增持不受影響

華晨汽車違約的原因主要在於自主品牌盈利弱,盈利嚴重依賴華晨寶馬。

人民日報人民時評:家校共育 攜手同行

華晨汽車自主板塊在2015年至2019年分別虧損5.4億元、6億元、8.6億元、4.2億元、10.64億元,總計虧損近35億元。華晨汽車的自主品牌整車業務中包括“華晨中華”、“華頌”、“華晨金盃”等產品。乘聯會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華晨中華累計銷量3186輛,平均月銷量僅500輛左右。“華頌”系列產品早已銷聲匿跡,而金盃系產品2019年銷量不足2萬輛。

反觀合資品牌華晨寶馬,其在過去五年時間爲華晨汽車集團貢獻了39.23億元、39.93億元、52.33億元、62.45億元、76.26億元,累計利潤達269億元。而由於華晨在華晨寶馬中話語權越來越低,2018年華晨與寶馬簽署協議,寶馬於2022年前將從華晨汽車收購華晨寶馬25%的股權,屆時寶馬和華晨汽車分別持有華晨寶馬75%和25%的股份,並不再納入華晨汽車合併範圍。

作爲與寶馬的合資公司,華晨寶馬未來的運營,以及寶馬增持華晨寶馬合資公司的這筆交易是否生變,寶馬第一時間做出了迴應,寶馬錶示其增持在華合資企業華晨寶馬股份的交易不會受到後者母公司華晨汽車集團債務問題的影響。

寶馬在一封郵件中稱,對於寶馬而言,目前沒有跡象顯示此前合同的效力會因華晨母公司目前的情況而受到限制,而華晨寶馬的運營業務也不會因華晨方面的債務而受到影響。

據瞭解,寶馬在2018年曾表示,將在2022年以36億歐元(約4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華晨寶馬25%的股份,將持股比例從現有的50%提高至75%,以獲得華晨寶馬的控制權。同時,寶馬集團和華晨汽車集團聯合宣佈,股東雙方將延長華晨寶馬的合資協議至2040年。此外,寶馬集團還將對華晨寶馬的投資將增加30億歐元,用於未來幾年瀋陽生產基地的改擴建項目。由此可見,寶馬對中國市場的重視和投入程度並不會因爲華晨汽車的重整而有所生變,但隨着寶馬股權發生變更,華晨汽車的生存壓力無疑將進一步加劇。(責任編輯:於建平 主編:趙雲)

專訪:期待二十國集團增強各方共識與協作――訪俄羅斯智庫“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項目主任利索沃利克

《除暴》將映 鬍子程搭檔王千源詮釋警隊“氣氛擔當”

河南:遊客入住古都安陽可”免費遊覽景區”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