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yx9z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670章 又又又把天聊死了【池非遲生日快樂加更】讀書-obthk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没错,池非迟那家伙在那个时候已经知道了,”柯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愧是他当作追赶目标的小伙伴,“他已经知道拿走背包的人是牧野教练了,所以他才说牧野教练比以前幼稚多了……”
步美认真盯着柯南,“柯南……”
“你居然管池哥哥叫‘池非迟那家伙’耶。”光彦汗。
元太提醒,“要是池哥哥知道,会说一点都不礼貌哦!”
“也难怪,大家都很自觉,非迟哥最近是不怎么说这些了。”灰原哀冷眼瞥柯南,暗戳戳暗示柯南就是那个‘不自觉’的人。
名侦探一推理就忘我,把心里的称呼说出来了吧?
而且,工藤这家伙居然在心里叫非迟哥‘那家伙’……就算以他们真正的年龄来算,池非迟也比他们大,叫声‘哥哥’也很正常吧。
幼稚的胜负欲,某人觉得自己不叫‘哥’,推理的时候就碾压非迟哥?
柯南想起曾经被池非迟折腾的‘美好’时光,汗了汗,“你们要是说出去,也同样会被他盯上的。”
傅少輕點愛
灰原哀:“……”
还一本正经地威胁起小学生来了,某个名侦探真是越来越幼稚了。
不过,元太、步美、光彦果断被威胁到了,特别是元太,他不知道被池非迟盯了多久,每次跟大人说话不客气的时候,就感觉池非迟那森冷的目光又凝聚在他身上……
“就这么决定了,谁都不许说出去!”元太拍板。
柯南心里松了口气,“总之,池哥哥已经知道了牧野教练就是拿走背包的人,还同意牧野教练的邀请去餐厅,肯定有所防备,应该是想看看牧野教练为什么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以他的能力,不用他吃亏。”
元太、步美、光彦想到池非迟的‘被害妄想症’和伸手,齐刷刷点头,并且有点担心牧野教练的人身安全。
要是池哥哥突然觉得牧野教练想害他,直接动手……呃,那真是太惨了。
不过,牧野教练居然做出这种事,被受害者池哥哥锤一下,他们也不打算管了。
“不过,我看过车胎上的痕迹,应该是右撇子做的,”柯南继续道ꓹ “换言之,扎破车胎的人不是牧野教练ꓹ 另有其人,池哥哥应该也发现这个问题了,他之前特地看过车胎。”
“那要怎么把这个人找出来?”步美回想着ꓹ “有机会接近车子的人就有九个,除掉牧野教练也还剩八个人ꓹ 有人已经开车离开了,没法确定他们是不是右撇子。”
“嗯……”光彦也思索着ꓹ “而且也不一定是针对池哥哥的报复行为ꓹ 或许是有人讨厌红色的雷克萨斯SC,看到就忍不住扎了车胎呢?”
“不,对方的目标很明确,”柯南否认道,“如果是有人去停车场开车的时候,看到讨厌的车子忍不住扎了车胎,会从车子或者自己身上找东西ꓹ 但从车胎上的痕迹来看,对方是用细长的锥子、把车子外胎连同内胎扎破ꓹ 很少有人会在车子上或者身上放这种东西吧?也就是说ꓹ 对方是早就打算这么做并且准备了锥子去停车场。”
“而且也不是完全没有怀疑目标ꓹ ”灰原哀道ꓹ “那八个人中,马渊先生似乎因为过去的事想报复非迟哥ꓹ 东田教练则是被牧野教练说过讨厌非迟哥ꓹ 十年前似乎还发生了什么事ꓹ 让牧野教练觉得非迟哥不会再来这里了,如果非迟哥有什么让东田教练讨厌的地方的话ꓹ 大概也是他十年前来这里训练的时候吧……”
柯南正色点头,“我们先从这两个人查起!我会让博士上网查一下马渊先生的资料,着重调查以前的事,或许会有一些线索,而这段时间,我们就去找一找在俱乐部工作十年以上的老员工,问清楚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少年侦探团开始行动。
柯南打电话让阿笠博士帮忙上网查资料之后,灰原哀、步美、光彦、元太也去前台问了负责接待的女员工,了解到了这里工作十年以上的人。
“这里的教练入职考核很严格,除了需要对网球运动各方面的了解、对网球比赛战术的了解之外,还要有一定的实力能够职业选手对练,甚至还要了解一些营养之类的知识,所以教练人数很少,”灰原哀说着调查结果,“大部分是退役的职业选手,到了一定年龄之后来当几年教练,把自己的本事教出去,就离职养老,虽然有时候也会带着人过来,但很少有任职十年以上的,有三个还只是挂名的教练,只是偶尔过来,今天在这里的教练中,除了牧野教练和东田教练之外,就只有少有的女性教练白石教练,她今天有预约训练,现在应该才刚回到办公室,不知道会不会留在俱乐部餐厅吃晚饭,不过现在过去找她还来得及。”
“其他像是前台接待、警卫、餐厅人员、清洗衣物的人员、负责带领客人到训练场地、送水或者送毛巾的人、负责卫生清洁的人……流动性都比较大,假期间也会有大学生过来担任临时工,”光彦道,“十年前在这里工作的,还有这里的警卫队长,他会一直在监控室。”
“再就是厨师长先生,”步美道,“他不会在厨房,会在自己的办公室根据明天来训练的人的情况,调整食谱。”
“另外就只有一个负责清洁的老婆婆了,”元太道,“不过她要到晚上九点左右,才会和同一个清洁公司的人从后门进来。”
柯南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八点十三分了,那就分头行动吧,灰原去找白石教练,我和步美去找厨师长,元太和光彦留去找警卫队长,了解到什么情况就用侦探臂章联系,之后在九点前去后门汇合,等负责清洁的老婆婆过来。”
五个孩子又散开调查。
而餐厅里,东田越看了看时间,“奇怪,孩子们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晚餐都快准备好了。”
絕色美人迫嫁傻老公:腹黑王爺請接招
詭聞鬼事
“连他们去哪里都不知道,遇到你这种教练,他们还真是倒霉啊!”牧野靖彦讥讽道。
池非迟看两个人又杠上了,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点燃,抬眼发现两个人在看他,面不改色道,“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就行。”
他就是看个热闹。
东田越:“……”
牧野靖彦:“……”
不是,这小子说话前能不能先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就这么一身压迫性的沉冷气场,谁能当作不存在?
还有,这打算看戏的姿态是要闹哪样?
沉默了一会儿,东田越才笑了笑,感慨道,“长大了,心里的锐气也藏不住了啊,不过你还年轻,少抽烟。”
“一般只是看戏或者想问题的时候抽。”池非迟道。
东田越:“……”
重生之微雨雙飛 夏染雪
居然就这么承认自己在看戏?
“有什么关系?”牧野靖彦语气有些戏谑,“反正也做不了职业网球选手,在意那么多做什么?难道还担心影响身体吗?”
“是因为十年前的破事,你们才闹成这样的?”池非迟问道。
牧野靖彦:“……”
原本还觉得池非迟依旧是他记忆中那个沉默寡言的小男孩,现在这副老成的架势和从容却刚得很的说话方式,真是……
变了变了,真的变了。
不过听池非迟说到十年前,牧野靖彦和东田越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彻底沉默。
池非迟发现自己好像又又又把天聊死了,无语拿出手机,看邮件里的情报。
他刚才去问过餐厅的人,才知道牧野靖彦和东田越这么杠了好几年了,服务生不清楚是八年九年还是十年,不过他也猜到了原因。
十年前,他和牧野靖彦不熟,不过听说牧野靖彦跟东田越的关系还不错,东田越说起牧野靖彦也赞誉有加,没想到十年之后关系就崩了。
大概还是因为他。
人还真复杂,也很奇妙。
看看牧野靖彦,好好的一个大汉,一开口就知道是老阴阳人了,不觉得别扭吗?高大形象都崩完了。
再看看东田越,一听他说十年前的事,就一脸欲言又止、欲言又止,脸色一会儿坚定一会儿纠结,变得跟跑马灯一样。
他倒要看看,他们三个人就这么坐在一起,这两个人能憋多久。
不过,具体是哪个混蛋扎他的车胎,他还是没有头绪。
嗯……约书亚找到了格蕾丝-艾哈拉的线索,在英国一个小镇,已经赶过去了。
非墨不见了……
非离不见了……
安室透不见了……
泽田弘树跟着小泉红子去开辟军事训练场后,这两个人也好久没消息了……
就在池非迟默默分析,确认这些失踪人口、动物口遇到危险的可能性不大的时候,柯南一群人也相继去调查出了结果。
鬥破之逍遙帝 無奈的哥
“好的,我知道了……”
“柯南,怎么样?”见柯南挂断电话,步美立刻问道,“博士有查到什么消息吗?”
“嗯……”柯南神色有点古怪,“马渊恭平是三年前成为职业网球选手的,唯一跟池哥哥的交集,大概就只有他妹妹马渊纯子,他妹妹以前是杯户高中得学生,比池哥哥小一届,去年毕业之后就去了国外上大学,关于马渊纯子的消息很少,博士就只查到这么多,连照片都没有,不过,如果是马渊先生的妹妹和池哥哥在高中时期有交集的话……”
“唔……感情债吗?”侦探臂章里传来灰原哀的声音,“非迟哥好像不认识马渊先生,看起来跟那个女生应该不会很熟才对,当然,也可能是他不经意间让人家伤心了,那还真是够冤的。”
“总之,博士会再去马渊先生有关的论坛看看,”柯南也觉得想不通,不太熟那就不会是感情欺骗什么的,那就算马渊纯子出了什么事,也不至于怪到池非迟头上吧,“先不说马渊先生的事,关于十年前的事,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