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izaa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孤島諜戰-第九百三十四章 身份鑒賞-pqtp2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虽然李公树保证,会誓死保护胡孝民的秘密,李公树与重庆依然保持联系,也需要胡孝民充当联络员和证人。可胡孝民还是不会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一个被捕的人。
李公树虽然之前是他的上峰,可他被捕之后,胡孝民不会再真正信任他。
得分控衛
胡孝民原本想直接撤离,可戴立命令,不到最后一刻,他不能走。他只能做两手准备,严密监视李公树,将所有可能的漏洞全部封死。
諸天從遊戲開始 努力大閘蟹
食戟之丐世英雄 29歲還年輕
赵仕君沉吟道:“你可以挑一些情报人员,至于行动人员,会进入新的行动大队。另外,其他几个行动大队,也需要充实人员。”
胡孝民急道:“情报五科也需要人手呢?”
赵仕君摆了摆手:“这些军统过来的人员,还需要接受思想教育,杭州成立了一家政治保卫学校,让他们轮番去受训,再让李公树当教育长。”
军统上海区过来的人,必须先接受思想改造。这一点,他很赞同共产党的做法,没有思想认识,就不可能成为特工总部真正的特工。
胡孝民马上说道:“我会派人暗中监视李公树。”
赵仕君说道:“这个任务肯定得交给你。另外,你去趟政治警察署看守所,让郑士松写一些关于蓝衣社的内幕,以李公树的名义发表。”
胡孝民暗暗吃了一惊,坚起大拇指说道:“部长这一着棋实在太高了。”
不得不说,越来的做法很阴险。就算李公树已经跟重庆表明心迹,如果戴立知道,李公树在写关于蓝衣社内幕的文章,也一定会很生气。
当然,如果这是郑士松写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李公树能借着这件事,赢得赵仕君的信任,慢慢在特工总部潜伏下来。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胡孝民觉得,他暂时还是安全的。当然,他随时作好了跑路的准备。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已经转移,最最重要的东西,都到了延年坊7号。那里是胡孝民最后的安全屋ꓹ 藏着他的核心机密。
危情諜影 清河先生2015
赵仕君突然说的“你觉得常明生这个人怎么样?”
他对胡孝民越来越信任,这种信任ꓹ 甚至超过了很多原来的老部下。而且,在他看来,胡孝民的能力ꓹ 其实并不如外界所说的那么不堪。
通过最近几次的事情,他觉得胡孝民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再加上胡孝民事事为自己考虑ꓹ 对他保持绝对的忠诚,更是赢得了他的好感。
像监视李公树这样的任务ꓹ 交给别人ꓹ 他还不放心呢。
小市民的奮鬥
復仇將軍霸道妻
胡孝民惊讶地说:“常明生?他不会跟军统也有关系吧?”
赵仕君拿出一封电报递给胡孝民,沉声说:“你看看这封电报。”
这是一封军统上海区发给重庆的秘密电文,很长,主要内容是劝告戴立,不要再给上海区下令刺杀日军官兵,以免祸及当地民众。
电文中特别举出了,当时军统在愚园路刺杀了几个日本宪兵ꓹ 随即日军把这一区进行了严密封锁,逐户进行搜捕。日军抓不到军统的人ꓹ 自然把气撒取普通民众头上。最终导致数十名民众被杀ꓹ 还很长时间不准这个区的居民出入。电报里希望ꓹ 不要再这样零零星星去搞这些意义不大的工作ꓹ 以免失掉沦陷区的民心。
一看电文内容的口吻,胡孝民就知道这是常明生发的。常明生与重庆的电文ꓹ 是通过军统上海区转发。这封电报虽没说明发报者的身份ꓹ 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问题。
这种劝告的口吻ꓹ 最是容易暴露身份。我党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情报员拿到情报要发报时ꓹ 先由译电员根据情报,统一重新拟写电报后再发报。情报人员的笔迹和书写习惯,都得到了保护。
这样就算电台和电文出事,也能很好的保护情报来源。
胡孝民曾经也向军统建议,然而,并没有得到重视。他现在是上海新区的区长,以后上海新区的电台,必须要启用这样的方式。
胡孝民快速看着电文,一边分析着说道:“军统一向喜欢暗杀日军官兵,他们不用出什么力,却能轻易获利重庆的嘉奖。而此人的口吻,似乎并非是戴立的下属。”
事到如今,如果他还看不出发电报的是谁,只能显得自己无能。
赵仕君拿出了电文,还提到常明生,再为常明生辩护已经没有意义。常明生的做法,虽是为上海民众着想,也会让特工总部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可他私自与军统有来往,却不告诉赵仕君和汪即卿,就显得很不仗义了。
胡孝民现在只想一件事,能否让常明生安全撤离。
穿越從靖康之恥開始 黃昏嘆
自从常明生到上海后,胡孝民的任务就是暗中保护和掩护他。到今天之前,胡孝民做得都很好。可因为上海区的覆灭,连累常明生暴露。
迦樓羅玫瑰 楚帝依
赵仕君沉声说道:“我已经给常明生打电话,让他坐最近一趟火车来上海,估计明天凌晨会到,你亲自把他带到76号。”
胡孝民说道:“是。”
由自己去接常明生,还是有机会营救常明生的。
胡孝民心事重重地回到情报处的办公室,随着上海区的覆灭,很多人都遭到牵连。常明生会因为这封电报而暴露吗?
全職保安 漫雨
还有,这件事要不要跟李公树通气?胡孝民最终觉得,不必通气。李公树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好的话,他也不要潜伏了。
胡孝民正在沉思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抓起来一听,竟然是登部队的佐藤精一打来的,他很多神秘地问:“胡桑,常明生是不是与重庆高层有来往?”
胡孝民诧异地说:“此事还没有证实,你从哪知道的消息?”
佐藤精一现在负责第七出张所,与常明生几乎没有交集,怎么会关心常明生的身份呢?
佐藤精一兴奋地说:“只要有这件事就行了,胡桑,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
胡孝民心里满是疑惑,但还是信誓旦旦地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义不容辞。”
佐藤精一大笑着说:“你一定能做到,只要把常明生交给我就可以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