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v8m2人氣都市小说 《隋末之大夏龍雀》-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梵如定分享-fhifq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长安城,许敬宗看着面前的消息,面色阴沉,虽然他在长安城内下达了命令,长安知府也配合的很好,甚至各地的县令虽然没有认真执行,但好歹也没有任何推诿的地方,可是效果却不怎么样,归根结底,神虫之论早就传遍了天下,深入人心,从汉时到现在,蝗灾已经是天意,在人间也无人敢阻拦,更不要说击杀了。
“各县地方的百姓,都在祭祀上天和各路神灵,真正响应大人命令的却没有多少。”长安府知府王毅苦笑道,他出身琅琊王氏,也是郡望,能做到长安知府,也是有点本事的,他的年龄在许敬宗之上,但不敢在许敬宗面前放肆,当初铜匦之术,让王毅心惊胆战,现在说话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王大人,我是西域都护府的长史,按照道理,早就应该前往韦将军那里报到了,现在还拖在关中,就是因为蝗灾之事,这可不是本官的本职工作,若是蝗灾爆发,陛下怪罪下来,可找不到我的头上。”许敬宗不满的看着王毅一眼,官是一个好官ꓹ 就是手段差了一些。
“对,对ꓹ 许大人所言甚是,所言甚是。”王毅擦了擦额头上冷汗,到底是太仆寺五杰之一ꓹ 未来前途远大,现在就是一军的长史了ꓹ 日后与可能出将入相的人物,王毅不敢与之比拟。
“百姓愚昧ꓹ 就应该好生劝说。”许敬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ꓹ 他当然知道王毅的困难之处,那些老百姓都是愚昧之人,神灵之说已经深入人心,对于蝗虫只有敬畏之心,哪里敢将这些蝗虫击杀呢!那是冒犯上天的事情。
與豬共舞的日子 妖夜旋律
“这个?大人,下面的衙役们都劝说了,可是没有任何作用ꓹ 甚至还有人说,这是陛下连年征战ꓹ 导致天下民不聊生ꓹ 老百姓死伤无数ꓹ 所以上天就降下灾难。”王毅苦笑道。
“胡说!”许敬宗面色一冷ꓹ 忍不住说道:“这与陛下有什么关系,陛下定鼎天下ꓹ 现在国泰民安ꓹ 百姓安居乐业ꓹ 从紫微元年开始,到现在为止ꓹ 哪年不是风调雨顺,我等能侍候这样的君主,才是我们最大的幸事,也是万民之幸。”
王毅听了连连点头,这几年时光的确很不错,各地风调雨顺,百姓们安居乐业,加上大夏帝国赋税征的很低,相对于前朝,老百姓生活的都很不错,但这一切都改变不了,老百姓愚昧的事实。在地上,这些人受到大夏法律的影响比较小,宗族、豪族等等,成为地方上执权柄者,对大夏政策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利于自己的,将其传之百姓,若是不利的,就会隐瞒不报。
“蝗灾来临,就算是朝廷赈灾及时,也会发生各种事情,贩卖良田,卖儿卖女者更是不知道有多少,甚至还有人揭竿而起,这些都是问题,王大人,如何解决这些事情,不知道你可有主意。”许敬宗现在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件事情难办,他就早早的离开关中,前往武威,主持西域都护府的事情,不然的话,哪里有这些问题。
“不过是常规的做法而已,只是下官担心的是,有些人走的是偏道,就算是朝廷与方法,也阻止不了这些人。”王毅忍不住说道:“不知道凌大人什么时候到来,许大人,不是下官故意如此,有些事情,你我都没有办法做主。”
许敬宗面色不好看,他知道王毅说的是真的,只是这让他很郁闷,自己的权力虽然很高,但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决定的,就比如说调动驻军,大灾之下,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弄不好需要调动关中各地的军队,许敬宗就不行了。
“先还是做好准备工作吧!等凌大人来决定吧!各地的官仓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否则的话,大变就在眼前。市面上的粮食也不能涨价,粮商不得囤积居奇,一旦发现,立刻将肇事者擒拿归案。”许敬宗眉宇紧皱,他虽然做了一些安排,但并没有涉及到根本之事。按照大夏皇帝圣旨,就是要发动老百姓,可惜的是,这一点就不行,听从官府安排的老百姓并没有多少。
“是。”王毅苦笑的点点头,他知道有些事情,就是许敬宗自己也没有办法。毕竟有些东西不是一个做臣子的可以改变的。
“两位大人,凤卫来报,钦差大臣两日后将到长安。”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衙役飞奔进了大堂,大声禀报道。
抗戰之修道傳說 吃菠蘿啃皮
“三天?这么快?”许敬宗一愣,忍不住询问道。从燕京到长安,路途何止千里,按照许敬宗的猜测,最起码也要等到半个月后才能赶过来,现在才十天不到的时间,凌敬就已经到了潼关之外,足见凌敬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暮色天使 笑攬風月
“看来,朝廷对关中还是很重视的。”王毅苦笑道。朝廷越重视,说明自己等人差事没有办好,日后的压力也会增加许多。
“毕竟谁都不想关中变的赤地千里啊!”许敬宗却很轻松,笑呵呵的说道:“王大人,等凌大人来了之后,本官也可以启程前往西北了。这关中的事情,恐怕就要拜托王大人了。”
隨身攜帶史前科技
王毅连称不敢,这蝗灾就是一个大坑,许敬宗已经拖在这里很久了,他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里,而且传闻,这次跟随凌敬前来的,还有许敬宗的同年,被大夏皇帝十分看重的崔敦礼。崔敦礼前来,也是朝廷培养人才的一种策略。
终南山深处,一处山峰下,一个硕大的庄园出现那里,这里鸟语花香,倒是一片世外桃源,山庄之中,不时的可看见人影跳跃的模样,却是不少年轻人在练武。
“梵庄主这些年避世在此,过着悠闲的日子,倒是让老夫羡慕啊!”温大雅看着山庄外的风景,对身边的梵如定说道。
黑道夫君,我有了
“世道如此,我等也没有办法,看看如今绿林之中,还有多少人?当年二贤庄一纸书信,各路人马都会去拜见单二哥,现在单二哥已经死了,大夏对绿林大肆镇压。梵某能活到现在,也是因为平日里老实的缘故,连万年县的小衙役来了,我都小心伺候着,这才保住梵家庄啊!”梵如定忍不住苦笑道。
温大雅深深的看了梵如定一眼,说道:“梵兄,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当初建成太子在的时候,你笑傲关中,掌控关中十帮三派,是何等的威风,现在一个小吏都能上门盘剥?若是放在以前,恐怕这个小吏全家都已经扔到渭河中去了。”
梵如定脸上露出一丝羞怒之色,最后摇摇头,说道:“温大人既然知道,还说这些干什么呢?现在天下是紫微皇帝的天下,梵某只能老老实实做一个庄主,教大家连连武,强身健体,至于温大人,不也是留恋山水之间,生怕落入大夏之手吗?”
“是啊!李勣被皇帝亲手击败,房相自杀成仁,柴绍投奔西突厥,陈叔达被流放苍梧,现在只有老夫了,老夫这身子骨也不行了,大概很快就会去见陛下和太子了。”温大雅忽然长叹道:“梵兄,前段时间,老夫已经绝望了,准备找个地方安度余生,但现在不一样了,上天已经传来警示,大夏王朝为上天所不不容,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啊!”
墓盜書
“温大人所说的可是蝗虫之事。某的一个小徒弟前往陇西,陇西可是赤地千里啊!但凡有一旦绿色的东西,都被蝗虫所吞食,现在已经有大批的流民朝关中而来。”梵如定很快就明白房玄龄的意思,又摇摇头说道:“听说朝廷已经在关中有了安排了,钦差大臣很快就会到达关中,他还带来了大量的粮草。关中的局势虽然紧张,但不见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若凌敬死了呢?”温大雅忽然说道:“凌敬一死,关中就会失去掌控,粮草不能安全运到关中,关中大局无人主持,赈灾也就成了一句空话,不是吗?梵庄主。”
“你准备让我杀凌敬?”梵如定顿时面色大变,说道:“这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啊!”若是暗中支持温大雅,梵如定还是可以帮助一二,但现在是要杀凌敬,这就是和整个帝国作对,梵如定还真的没有这个胆子。
“梵庄主认为你躲在这终南山中就能逃脱大夏的追捕吗?就仅仅是一个窝藏楼观道这个罪名就能将梵庄主满门诛杀。岐晖道长,您认为呢?”温大雅忽然对远处的一个花仆说道:“下官当年曾经和道长有一面之缘,想来是不会认错的。”
獸破天下 腹黑藥水
“让你入我山庄,就是最大的错误。”梵如定面色阴沉,双目中杀机一闪而没。梵如定能有今天,就是岐晖的缘故,所以楼观道被通缉之后,梵如定毫不犹豫的就收留了楼观道。可以想象,窝藏通缉要犯,一旦被大夏知道,梵如定必死无疑。
黑心丹醫
“现在下官知道了,这说明,不久知道,大夏的凤卫也会知晓的。”温大雅似笑非笑的望着梵如定。
梵如定听了脸色变得更差了。大夏凤卫的名字,现在已经深入人心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