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3egf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劍說 線上看-第1583節-哪裏逃看書-1pjbb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杨三金,你个王八蛋!劳资对你推心置腹,你居然坑我!你不是人!是畜生!凸(艹皿艹)你妈的!……”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站在岸上冲着越来越远的快艇,三江阁阁主周华气急败坏的大声叫骂。
要不是游泳追不上快艇,手下的巫师里面也没有驯养水中战宠,他早就跳下河了。
“能追回来吗?”
李白冲着洪璃小妖女招了招手。
洪璃的本体是鲤鱼,对水生动植物无比熟悉。
他的琉璃心与小红鲤的璃珠领域再次融合到一起,覆盖了方圆千米时,立刻笑了。
答案就在眼前。
“能!”
洪璃小妖女给出了无比肯定的答案。
原因无他,这条河里全是她家亲戚。
这就是主场优势啊!
“啵!~”
小红鲤发出了一个仿佛吐泡泡的声音,下一秒,无数的鱼冲出水面,腾空而起,整条河就像开了锅一样。
快艇正在加速,噼里啪啦的鱼群就像暴雨一样砸在船体上,发出乒乒乓乓的大响,声势极其骇人。
自认为牛逼哄哄捞了最后一笔的杨鑫没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快,他当场就被打了脸,而且还是真·打脸!
河里蹦起一条十来斤的大鲤鱼,甩起大尾巴就给这货来了一个时速三十公里的大耳刮子,当场半边脸都抽肿了。
“啊!……”
杨鑫还没来得及嚎丧出声,就被另一条大鲤鱼给抽了回去。
紧接着就是啪啪啪啪……
岸边上看得目瞪口呆的三江阁阁主都觉得脸疼,这打脸来的太快了,让人猝不及防。
挨了数击后,杨鑫身子一歪,终于失去了最后的平衡,一边哇哇怪叫,一边手舞足蹈的掉下船,一头栽进河里。
欲罷還休 沈妍
接连砸中他的鱼合计起来,重量至少有小二百斤,只要是个人都得乖乖的下去。
“救……”
江湖女兒行
估计是还想喊救命来着,结果呛水了。
密密麻麻的鲤鱼不仅簇拥着落水的杨鑫,同时硬怼着那三艘快艇,阻止其加速,当量变产生质变,明显可以看到快艇的速度正在放慢,。
快艇后面血水翻涌,不时有鲤鱼被卷入船桨,四分五裂,可是更多的鲤鱼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ꓹ 硬生生形成了鱼潮,水面上全是鱼的脑袋ꓹ 难以计数,其中鲤鱼占了大多数,还有其他品种的鱼在跟着凑热闹。
如此多的亚洲鲤鱼之所以出现在加拿大ꓹ 这是美国人的锅,没得甩!
美国于20世纪70年代作死从华夏引进亚洲鲤鱼ꓹ 80年代扩散失控,政府无力阻止亚洲鲤鱼的大规模入侵。
从密西西比河到五大湖ꓹ 丢城失地ꓹ 被全面攻占,连加拿大都未能幸免。
三艘快艇上面又响起一声惨叫。
隨身帶著原始部落 兵家傳人
河里突然飞出一条三尺长的大家伙,一百来斤的重量直接将一个印度人从船上砸飞了出去,噗嗵一声掉下河,在水里面挣扎起来,却还是被几乎挤满了一大片河面的鲤鱼群给推向李白等人所在的河岸边。
这还是运气好的,要是快艇速度飚起来ꓹ 这么一条大鱼连人头都给你抽飞。
在华夏,鱼就没有大个儿的ꓹ 有大个儿的也一定会被吃成小个儿的。
欧美地区称王称霸的各种大鱼ꓹ 若是到了华夏的地界上ꓹ 就只有小个儿的。
华夏人为此还看着挺稀奇ꓹ 难道是什么新品种不成,实际上都是吃剩下的小鱼ꓹ 大鱼早就进了老饕们的锅子。
李白开始掰着手指头开数ꓹ 水里有天赋水火相济的洪璃小妖女ꓹ 天空有风雷交加的清瑶妖女,再加上自己ꓹ 海陆空三军全部齐活儿,就差一口火锅了。
风助火威,火煮汤开,下菜吃菜,不就是这么个流程吗?
三艘快艇上面的印度人哇哇怪叫,用力抵挡或拍打,依然无法阻止大量的鱼跳进艇内,十条,百条……数量越来越多,吃水线也越来越深。
还没到一千条,其中一艘快艇就被满艇的大鱼小鱼给压得不堪重负,硬生生的一点点沉入水中。
落水的人很快放弃了挣扎,和杨鑫一样,被鱼群簇拥着载沉载浮,开始思考人生。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生出“爆护”的喜悦心情,这鱼多了也是不好的,子曰:过犹不及。
“哈哈哈,杨三金,你这个王八蛋,报应来的真快啊!”
三江阁阁主站在岸边,哈哈大笑着将被鱼群拱过来的杨鑫提上岸,连带着还有对方的背包,里面放着转帐需要用的笔记本电脑和银行密钥匙。
三艘快艇,一艘被鱼群压沉,一艘被强行推向岸边,却有一艘由于距离较远,没有被重点照顾的缘故,开足了马力,终于逃出生天,在河面上劈波斩浪,犁开一道激波,飞快的加速远去。
“按住那些阿三,我们去追另一艘船。”
李白第一时间跳上被鱼群推过来的快艇,将艇上的印度人挨个儿扔到岸上。
招呼了两个妖女上艇,然后赵子午也跟了上来。
“等我!”
嘭!快艇微微一晃,又蹦上来一个人。
“王宇,你怎么上来了?”
赵子午认出了对方,竟然是三江阁的带路党,从基地外面时就跟着行动组,一直负责领路,哪怕追击卷款潜逃的财务负责人杨鑫和“圣徒会”的印度人,也不曾落下。
“这一带我熟的很,经常来打猎和钓鱼,会开船吗?我也会!”
自告奋勇的王宇毛遂自荐,看样子会的东西不少,连开快艇都会。
“不用,我也会!”
李白再次发动了快艇的引擎。
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雲雪嬌陽
特种大队的训练科目里面,舟船操作是必考。
开个船什么的,熊孩子们早就拿沙船练过手了。
快艇突突突的冲了出去,这一次,再也没有鱼跳起来拦截,速度全开之下,就像离弦之箭一样,在河面上划开浪花。
起波不定的波涛冲击着河岸以及两旁的各种水生植物。
快艇上面还留了一个印度人,李白拎着他的脖子喝问道:“喂!有没有看到贾哈拉尔?”
三艘快艇,不论是被鱼群压沉的,还是被强行拱回来的,两艘快艇上面都没有看到贾哈拉尔·乔杜里的身影。
李白并不认为对方会被洪璃小妖女驱使的鱼群困住,甚至弄翻进河里。
夫狼哥哥要吃肉
毕竟这位印度人“圣徒”的权柄是毒与药,随便往河水里撒一把剧毒,顺着水流扩散的毒素足以让鱼群成片成片的翻起肚皮,彻底毒翻一整条河也不是不可能。
誰說我是愛情老司機
“@#¥%&!”
大千成道 風狂笑
被捏住脖子的阿三翻了翻白眼。
“他快被你掐死了!”
赵子午提醒了一句。
李白的力气用的太大了。
武臨九天
“呃!~”
大魔头一撒手,这个可怜的阿三重重摔在甲板上,发出呻吟声,却顾不上摔得生疼,反而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赵子午说的没错,这家伙真的差点儿就被掐死了。
“快说!”
李白没好气的踢了一脚。
逃走的那艘快艇已经快要远离他的视线,毕竟河道不是笔直的,而是弯弯曲曲,还有许多支流,稍不留神,就会跑没影儿。
垂死挣扎的印度人指着快艇前方,艰难的说道:“在,在上面!”
赵子午有些担心的提醒道:“你真的要跟‘圣徒会’对上?!”
对方可是“圣徒会”的大佬,七圣徒之一,不依不挠的追击简直就和犯上作乱没什么区别。
就怕会引起严重的后果。
当李白打着“圣徒会”高级会员的幌子进入三江阁基地侦察的时候,赵子午就通过国内的情报渠道给自己和石博学等人补了个课,终于弄明白了这个“圣徒会”究竟是怎么回事。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圣徒会”可是个势力遍布欧美的大家伙,远远不是从九州玄学会叛逃出去的那些家伙能够相比的,甚至整个九州玄学会的体量都要比对方逊色不止一筹,除了在巫术方面还能保持独家优势以外,其他方面基本上都要被吊打。
也就是说,惹上了“圣徒会”,要比当初惹到九州玄学会麻烦的多,可不是什么一两句“写网文的小扑街”这种口头恩怨那么简单。
“区区一个毒药圣徒,又代表不了其他的圣徒,对上就怼上了,有什么好怕的,你就放心吧!”
微微一笑很傾城(豪華典藏版) 顧漫
李白与“圣徒会”的另一位力量圣徒相识,从对方手上弄到了贾哈拉尔·乔杜里的资料,注定了赫拉克勒斯·恩佐·卡米洛这个家伙不会跟印度人坐一个坑儿。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恩怨,有矛盾,有扯皮拖后腿,那个印度人“圣徒”就算是很恼火很生气,可是又能怎样?
哪怕他再怎么生气,也没可能调动整个“圣徒会”的力量来对付李白,所能够用到的,只有贾哈拉尔·乔杜里自己的手下,那可是两码事。
所以李白根本不担心会不会激怒整个“圣徒会”,那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事情。
“真的没问题?”
毕竟是第一次听说“圣徒会”这样的组织,赵子午知己不知彼,心里总觉得没底。
“我在‘圣徒会’里面有认识人,不然贾哈拉尔·乔杜里的资料是从哪里来的?”
李白将快艇交给了小红鲤驾驶,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按住舵,油门拉到底,注意水流激波变化,别被浪花冲翻了就行。
快艇速度快,在河面上掀起的动静也大,本身重量又轻,要是不小心的话,很容易被河面上的浪花给颠簸的失去平衡,开着开着就翻了船。
赵子午试探着问道:“你的意思是,另一位‘圣徒’?”
“大力神赫拉克勒斯·恩佐·卡米洛,你应该知道吧?”
李白不信赵子午没有向本土打探过有关于“圣徒会”的资料。
吾家有郎初養成 夏染雪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因为担心,肯定知道了一些什么。
不过华夏本土所掌握的那些资料,恐怕大部分还都是李白提供的,赵子午的询问,等于又兜了一圈回来。
“知道,那就没问题了!”
一场硬怼变成了两位“圣徒”之间的明争暗斗,只要背后有大佬撑腰,赵子午立刻放下心来。
李白说的没错,他放心就是了。
洪璃小妖女的妖术并未消失,河道里的鱼群正在不断拦截前方的目标快艇,河水汹涌,反推着李白他们所驾驶的快艇,速度越来越快,甚至超过了理论极限速度,在水面上一路狂飚。
一艘快艇在减速,另一艘快艇却在加速,两艘快艇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没一会儿功夫,洪璃小妖女驾驶的快艇便已经与目标并驾齐驱。
“我命令你们,马上关闭发动机,靠向岸边,否则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
李白站在快艇头部,手上拎着大宝剑,气势汹汹的威胁疯狂逃窜的快艇,也不待对方的回应,信手一剑斩出。
“圣徒”贾哈拉尔·乔杜里这样的人物,足以值得他为对方出剑。
嘶!~
裂帛之音大作。
赵子午瞪大了眼睛,似有隐隐约约的空气褶皱从李白的宝剑上离刃激射而出,乍闪即逝。
啪嚓,轰隆!~
目标快艇的艇艏部分突然毫无征兆的整齐断裂,由于艇速未减,流体力学骤然发生变化,整艘快艇彻底失去了原本的流线外形,遭到巨大的阻力,艇身整个儿翻了起来,连同艇上的人在半空中连续翻滚,然后接连坠入河面。
被无形剑气斩断艇艏的快艇拍击着水面,当场四分五裂,反倒是上面的印度人还好一些,扑通扑通砸出了一个又一个水花。
大魔头都劝你们善良,为何不听话呢!
“都,都死了吧?”
带路党王宇不断倒吸着冷气,他看向李白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绝世凶魔。
竟然连给对方犹豫得机会都没有,当场痛下狠手,简直是太凶残了。
难怪敢一个人深入三江阁的基地,挟持阁主以令诸雄。
洪璃小妖女依照李白的指示,开始降低艇速,慢慢靠了过去。
李白从水里拽起一个印度人,打量了一眼,随即喝问道:“贾哈拉尔·乔杜里在哪儿?”
他觉的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说好的小心眼儿,说好的擅长使毒,怎么到了现在,都没有半点儿脾气,连一点儿像样的反击都没有。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