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q9g13熱門連載小說 我快虧成麻瓜了 江公子阿寶-第845章 貓廠三禿讀書-c2cry

我快虧成麻瓜了
小說推薦我快虧成麻瓜了
“马德,我要跳飞机。”杜启喜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冒牌皇後 陌上豬豬
难道上帝给了我惊世的才艺,作为交换,只能收走我绝世的容颜?
“开玩笑的啊,七喜哥,你下一部电影打算拍什么?”林冬赶紧阻止他,这可是客机,又不是私人飞机。
如果系统允许的话,咱猫厂这么大一个企业了,弄几架私人飞机似乎也是公务需要的事情吧。
可惜国内私人飞机并不流行。
即便是有也多是用于喷洒农药,特种作业,真正用于乘坐的私人飞机少之又少。
“不知道啊,我还没想好。”杜启喜很困惑。
“《山海2》不拍了吗?”林冬问。
如果《山海1》票房扑成狗,他当然支持杜启喜多拍几部,但是如果《山海1》票房大卖,那最好就别拍了。
让这个系列就此完结吧。
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杜启喜愿不愿意,系统也会教巫师老爷做人。
“《山海2》我想明年也是四五月份上映,所以也不着急,中间我还想拍点东西。”杜启喜已经决定不那么咸鱼了。
想想人家周龙星。
92年拍了7部电影,五部包揽年度票房榜前五,剩下两部也进入了前十五名,部部都是经典!
“唉,别累着自己。”林老板假惺惺的关心道。
他也不知道让杜启喜拍什么电影才不赚钱了,因为这货习惯于用文艺片赚钱,不管是《新路》还是《穷途》,其实都是实际意义上的文艺片。
杜启喜失手的电影,大概只有一部《推拿》。
但那部剧是别人硬塞给他的,而且还拿了不少的奖项。
林冬这一次没带小王或者苏瞳。
今日不同以往。
申城这边也有了猫厂的基地。
“林总,杜总,一路辛苦了。”刘夏非常谄媚的亲自到场迎接。
“头等舱坐着,没什么辛苦的,刘总这头发似乎又少了不少,快要和光头强看齐了。”杜启喜哈哈一笑。
他虽然看起来老,但至少头发还非常的坚挺。
猫厂三秃,指的是屠强、何尚、刘夏。
屠强是全秃,脑袋上一根毛都没,何尚是秃顶ꓹ 脖子上还有一圈头发,刘夏是非常的稀疏ꓹ 但是发型得当的话,至少平视他的人还看不出来他秃。
“杜总过奖了,秃了ꓹ 也就变强了嘛,您这是夸赞我工作努力呢。”刘夏一点也不生气。
人生回溯局 腹黑大白兔
他也不敢生气。
虽然三人都互相称总ꓹ 可林总是老板,杜启喜是总经理ꓹ 而且还是老板的创业兄弟ꓹ 连CEO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他刘夏仅仅只是一个总监而已。
猫厂的总监实在太多了。
但总监与总监比,含金量也是不一样的。
不过,刘夏这种五星大项目的总监,只要业绩做得好,升职成为榨汁机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干仨月榨汁机,毕业了就是总经理。
“刘总辛苦了。”林冬违心的来了一句。
你倒是玩忽职守一下试试啊,信不信我直接提拔你当总经理。
“谢谢林总ꓹ 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ꓹ 我们工厂这边一起厂房已经搭建的差不多了ꓹ 正在进设备ꓹ 林总您要不要视察一下?”刘夏被林总这一句辛苦ꓹ 夸得直哆嗦。
爆笑田園:農家小地主
在老板面前刷脸不容易啊。
一般都是在副总裁面前刷刷存在感。
林冬和杜启喜这一次来申城纯粹是私事,明摆着就是看演唱会来的ꓹ 按理来说并不需要他接待。
更不用他这个一天恨不得有四十八小时的总监亲自接待。
但是作为一个社会人ꓹ 这样的刷脸机会必须把握住。
到时候ꓹ 再做出一些好成绩,下一个圆桌骑士团的成员就非自己莫属了。
林冬答应了刘夏ꓹ 然后和杜启喜入住酒店,第二天去听演唱会。
五百的演唱会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
醫見鐘情,老婆如此多嬌!
对于五百,很多人对于他的印象始终是一个抱着吉他弹唱的中年男人。
九噬邪魂
年轻人可能对他不那么熟悉,但是八零九零后,估计没有几个没听过他唱的歌。
杜启喜拿到的票很明显非常高端。
霸道總裁的賠心交易 卷雲舒
最前排最显眼的位置,弄得他自己都有些不自在。
不过,现场灯光绚烂,不开大灯的话,他们俩是不必担心被人认出来的。
五百的演唱手法并没有多么的激情,只是抱着吉他,对着话筒,静静的弹唱,很舒缓,就像听他的歌就像你身处于一个老酒馆,手上端着一杯青岛啤酒,时而抿酒,时而笑谈,非常闲适。
很多人关于五百的歌记忆最多的应该是《挪威的森林》,一首歌让众多青少年在青年的时候就深刻体会到那个中年男人的内心。
《挪威的森林》不仅仅是一首歌,它更像是一个中年男人对于岁月的感慨和对自己内心的独白。
这种东西似乎深刻在记忆的最深处。
林冬顺着这些个调调,都可以跟着哼唱起来,虽然他这个穿越者听五百七十并没有那么多。
这些经典歌曲实在是太过于脍炙人口了,所以基本上自己不用唱,歌迷就可以完全带动正常演唱会的气氛,估计整个华语乐坛也就只有五百可以做到。
演唱会出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现象。
都不用他开口,台下就是一场大型的KTV演唱会现场,感觉五百只要伴奏就可以了。
由此可见,大家对他的歌曲是多么的耳熟能详。
“数不尽相逢,等不完守候,如果仅有此生,又何用再从头……”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林冬边上的杜启喜,突然之间就被感染了一样,扯着嗓子吼。
一边吼一边哭嚎。
不过他是KTV唱将,所以唱的其实并不难听。
这个位置实在太好了,让台上的人都没办法主意不到,哪怕再怎么嘈杂,也能听到这货的嚎叫。
五百抱着吉他,从支架上拿下话筒,上前两部,把话筒递给了杜启喜。
很多演唱会都会有这种互动模式,只是有的人接过话筒之后唱的特别烂,也有的能够让歌手本人都感到惊艳。
被带偏得也不在少数。
從陽神開始掠奪
五百并不知道这个人是干嘛的。
杜启喜别看长得老,可他其实是九零后,而且他赖以成名的那些作品,他这个导演都算幕后,除了少数采访,根本没有在公众目前露过面。
五百也仅仅只是把他当成了普通的歌迷。
哥们,看你感慨良多,给你一个机会。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