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jbso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笔趣-第七百六十五章 友誼的小牀睡到頭了推薦-dvrzl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北地郡,伏尧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调查团。
伏尧是当今太子,但是经常做火车前往北地郡。
毕竟北地郡是伏尧政治的起始之处,而且自从通了火车之后,从咸阳城到被北地郡,也不过一天一夜而已,很方便,很很舒适。
伏尧喜欢这里,喜欢这里活跃的商业活动,这地方和规矩太多的咸阳城不同,可以自由发挥。
现在的北地郡,更像是一个练兵场,新的想法都会在这里得到实验,出现问题之后,可以及时修正。
当经验成熟了之后,才会慢慢的推向全国。
在推向全国的时候,又有几个试点郡县,譬如谪仙郡这样狂热支持槐谷子的地方。
现在伏尧已经来北地郡几天了,看见咸阳来的人,自然很开心。
他微笑着问道:“咸阳一切可好啊。”
调查团的人都很拘谨,干笑着说道:“都好,都好。”
伏尧又说道:“我父皇身体如何?”
调查团的人唯唯诺诺,说道:“陛下龙体康健,长寿无极。”
伏尧又问道:“我师父如何?”
调查团的人说道:“谪仙龙精虎猛,与往日无异,令人羡慕。”
伏尧点了点头,又问道:“未央公主如何?”
调查团的人说道:“公主持家有道,咸阳城人人交口称赞。”
伏尧满意的点了点头。
调查团的人则小心翼翼的观察者伏尧的脸色。
他们很紧张。
因为……调查团是干什么来了?就是来调查黑煤矿来了。
而伏尧公子,是开矿先驱,可以说是所有煤老板的祖师爷。
而且他参与的煤矿,可以说是数不胜数。这一番调查,基本上就是在调查伏尧公子了。
调查团如何不紧张?
可是再紧张,他们还是硬着头皮先来拜见伏尧公子了。
珍惜眼前人
主动向公子说明情况,至少还算懂事,如果自己闷着头一通乱查,最后惹得公子不高兴,那罪过就大了。
伏尧公子笑了一会ꓹ 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一样,看着这些人说道:“你们忽然从咸阳城来到北地郡ꓹ 是有什么事吗?”
这些人都小心翼翼的看着伏尧公子,然后低声说道:“我等……我等……我等是来做调查的。”
伏尧好奇的问道:“调查什么?”
调查团的主官硬着头皮说道:“调查黑煤矿。”
他们本以为伏尧会勃然大怒,谁知道伏尧听了之后ꓹ 却是一脸惊奇:“黑煤矿?是谁让你们调查黑煤矿的?”
调差团的人愣住了。
他们支支吾吾的说道:“是……是……”
伏尧问道:“是谁?”
调查团的人咬了咬牙,说道:“是内史令赵腾ꓹ 上书陛下,说有很多黑煤矿ꓹ 做着一些违法的勾当ꓹ 甚至图财害命,因此令我等彻查。”
伏尧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调查团的人吓得一机灵,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伏尧感慨的说道:“好啊,好啊。”
调查团的人小心翼翼的说道:“公子,内史令也是照章办事,并不是要针对谁。我等……我等更是听令行事,万万不敢做什么啊。”
伏尧笑呵呵的说道:“你们以为ꓹ 内史令当真是照章办事吗?”
调查团的人都开始擦冷汗了。
伏尧说道:“内史令,分明是在帮我师父。”
调查团:“嗯?”
伏尧说道:“你们不是这一行里面的人ꓹ 不知道黑煤矿的可恶。那是用百姓的血来挖煤啊。”
“他们省下了设备ꓹ 省下了工钱ꓹ 因此价格低廉。现在这些黑煤矿的煤ꓹ 让我这正规煤矿都快要亏损了。”
“我若与他们竞争,倒也竞争得过ꓹ 可是我怎么舍得让我的工人冒险?那些安全措施ꓹ 我怎么可能不做?”
諸天之龍脈巫師
“最近ꓹ 我也正在思索,要不要给父皇上一道奏折ꓹ 好好查一下不法经营的煤矿。没想到,内史令居然先我一步。”
调查团:“嗯?”
伏尧自言自语:“看来,内史令果然是我师父的之交好友啊,这一点错不了。”
“这或许是我师父授意的,或许是内史令自己听说的。他知道我这煤矿遭到了小人的排挤,因此主动来帮我。”
靈玉
“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调查团面面相觑,渐渐地露出来了了然的神色。
竹子亂 璟璐依
他们向伏尧拱了拱手,说道:“听太子一席话,我等茅塞顿开啊。”
伏尧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在这里只管调查,一定要认真查,彻底的查,不要留有死角。”
调查团的人认真的点了点头,诚恳的说道:“有太子支持,我等信心百倍。”
他们现在确实信心百倍了。
闹了半天,内史令果然是谪仙的人啊。
闹了半天,内史令这一招,是为了帮太子啊。
现在他们在北地郡的调查,不仅不会得罪太子,而且会得到太子的大力帮助。
这些人,怎么可能不欢欣鼓舞?
于是,大伙个个兴高采烈,开开心心的拜谢了伏尧,然后告辞离开,马不停蹄,迫不及待的展开调查了。
当这些人都离开之后,巨夫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了。
巨夫对伏尧说道:“老臣对太子,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伏尧呵呵冷笑了一声:“赵腾这家伙,想要和我师父解除朋友关系,他想得倒美。”
随后,伏尧将一张报纸丢在了桌子上。
这报纸分明是李信的将军小报,报纸的头版就有一个大标题:内史令状告谪仙,友谊的小床睡到头了吗?
副标题是:调查团已经开赴北地郡。
…………
“主人,这下你的口碑是稳了。”赵甲笑眯眯的对赵腾说道。
赵腾也有点得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次本官是下了一招妙棋啊。如此一来,槐谷子想要坏我的名声,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赵甲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从此以后,主人终于可以堂堂正正为官了,再也不怕被人指指点点。”
赵腾很开心的笑了。
这时候,有仆役小心翼翼的走进来,战战兢兢的说道:“大人……出事了。”
赵腾一听到这三个字,顿时就有点炸毛。
特么的,又出事了?怎么天天出事?
他咬着牙问道:“又怎么了?”
那仆役低声说道:“这……这是今日的报纸。”
赵腾打开报纸看了看,然后一脸懵逼。
报纸上面有一个大大的标题:解密内史令告状事件。
依然是将军小报。
在将军小报当中,详细的讲述了黑煤矿和正规煤矿之间的竞争。
正规煤矿,在下井之前,会给工人进行培训,会认真的采购安全设施,会有各种配套的东西。
而且会认真勘探,发现隐患之后,会立刻停止采矿,准备充分之后,才会继续进行。
因此成本很高。
而黑煤矿就简单了。
功德簿 與沫
黑煤矿只干一件事:挖煤。
出了事怎么办?没事,随便赔点钱就行了。反正工人死之前创造的效益已经够安家费了。
甚至于有的连钱都不赔,直接就埋了。
反正新征服的地方太多了。
蛮夷之国,孔雀国,匈奴人……
这些地方户籍还不够完善,经常有人口失踪的情况。
也正因为如此,黑煤矿的煤价格很便宜,迅速的抢占了市场。
最近内史令弹劾谪仙,理由是谪仙的煤矿伤害矿工的利益。
可是真正伤害矿工的,其实是黑煤矿,而谪仙的煤矿,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样的结果就是,一番彻查之后,那些黑煤矿全都死了,而谪仙的煤矿,获利颇丰。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内史令状告谪仙,并不是真的状告谪仙,而是在唱双簧,两个人是串通好的。
在文章的最后,还列举了之前的种种诉讼。
可以说,内史令和谪仙之前进行过很多次交锋。
每一次的结果都是,通过诉讼,谪仙的某一样东西为大众熟知,然后获得了巨额利润。
赵腾慢慢的把把纸放下了。
他的心都凉了。
这特么的……
这些小报竟然无耻到这种程度吗?
赵腾想要反驳,可是思来想去,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毕竟这文章中所说的内容,好像也没有错啊。
这就特么的很尴尬了。
赵腾叹了口气:“槐谷子啊,槐谷子。为何像是狗皮膏药一样?难道本官还真的甩不脱此人了吗?”
赵腾忽然有些绝望了。
…………
皇宫之中,嬴政正面色铁青的听录音。
他听的是王绾的录音。
在这录音当中,王绾先是说了平安煤矿的事情,然后就是和嫣红卿卿我我。
嬴政摇了摇头,对王绾的行为有些不齿。
他想了想,对身边的小宦官说道:“去,告诉调查团,着重调查一下平安煤矿。”
小宦官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陛下的命令,谁敢不遵守?
所以,调查团的第一站,就到了和平煤矿。
王管和王卡在前两天刚刚制造了一场事故,把那些在逃的钦犯处理掉了。
他们自认为做的不留痕迹,因此都坦坦荡荡的来迎接调查团了。
调查团在平安煤矿转了一圈,纳闷的说道:“你们这里,人好像很少啊。”
原來你還在這裏 種子
王管笑眯眯的说道:“好教诸位大人得知,我们这里……一向人少。”
閃婚少校嬌妻
调查团的人皱了皱眉头,说道:“是吗?这么大的煤矿,却没有几个矿工,这算是怎么回事?”
王卡说道:“诸位大人有所不知,如今煤炭这一行不好做了。有不少黑煤矿,为了压缩成本,用工人的血来挣钱啊。”
“我们这里出一斤煤就要赔一文钱,久而久之,谁还愿意挖煤?所以矿上也停工了。估计再有几个月,我们兄弟就破产了。”
调差团的人哦了一声:“是这样吗?”
然后他们看着厨房的瓦罐:“这些餐具,好像是给数百人使用的吧?”
王管说道:“以前是有数百人的,但是现在……唉,矿上效益不好,都遣散了。”
调差团的人说道:“那数百人姓甚名谁?可有记录?”
王卡说道:“有,有。”
随后,他拿过来了一本册子。
调查团的人翻了两页,看见上面都写着姓名,年龄,籍贯等等信息。
既没有照片,籍贯也不太详细。
调查团的人说道:“为何如此草率?”
王管说道:“起初的时候,并没有太严格的规定,后来朝廷的命令下来了,我们想要帮他们登记造册。可是那时候矿上一天不如一天,很快就倒下来了。”
“给这些人登记造册的事情,也就耽搁下来了。”
调查团的人哦了一声:“罢了,先去看看矿吧。”
他们在平安煤矿看了一圈,忽然发现有一处矿不太对劲。
调差团的人问道:“这里……是不是出过事故?”
王管由衷的赞叹道:“大人真是好眼力,不错,这里确实出过事故。而且就在最近。”
调查团的人忙问:“可有伤亡啊。”
王管说道:“幸亏我们安全措施做得很足,工人们平时又经常参加培训,所以没有死者,只有两个轻伤,已经治好了。离开了。”
调查团的人皱了皱眉头,说道:“可是我看你们这里,好像没有安全措施啊。”
王卡干笑了一声,说道:“大人有所不知,这煤矿连年亏损,我们兄弟两个已经心灰意冷了,因此打算关门。”
“那些安全设施,拆下来还能用,都卖给临近的煤矿了。借此能少赔一点。”
调查团:“……”
这两兄弟倒是回答的滴水不漏啊。
本来照这个情况,是可以离开了,但是陛下有令,要严查平安煤矿,那就……
调查团的人正在犹豫,忽然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
那声音说:“父亲,这煤吃了,不会死人吧?”
然后是另一个稍微苍老一些的声音:“你这不是还活着吗?”
之前那声音又说:“我实在是挖不动了。”
那苍老的声音说:“再加把劲把,就快好了。”
王管和王卡是业内人士,他们两个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地下有人,而且这两个人眼看就要破土而出了。
他们两个急的抓耳挠腮。想要找个借口,把调差团得人骗走。
但是调查团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感觉到情况不对劲,立刻说道:“等等,谁也不许动,谁也不许发出声音。”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