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9ixw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162 魂將之後熱推-awad7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一个月后,星野旋涡之中。
夜空之中,弥漫一片璀璨的星河,星野旋涡内的夜晚,的确是一副无比壮丽辽阔的画面。
天上的的繁星闪烁,地上的星星小灯也很明亮。
草原之上,云云犬扑着眼前那发光的小小星球,那散落在地上的星星小灯很是轻盈,散发着明亮的光泽,时不时被云云犬顶在鼻尖,向天上顶去。
可惜,云云犬每一次都无功而返,那星星似乎不会徐徐升空、悬挂到夜空之上,它只会缓缓的飘落而下。
云云犬自顾自的玩耍着,尽情撒欢。
而在它身旁不远处,战斗却是如火如荼,激烈异常。
荣陶陶手执唐刀,一劈一抹之间,动作行云流水,美不胜收。
四散的夜灯照耀下,映衬着他那飘忽灵动的身影,也映衬着他手中锋利的细长唐刀。
而荣陶陶的对手,画风却是与这幅唯美的草原夜色完全不同,这是一只巨大且丑陋的黑熊,肩膀上伸展出来的四条胳膊,更是亮起了四只锋利的熊掌,疯狂的抓着眼前的荣陶陶。
“嗯,对,后退…提前退!”荣远山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声音虽然有些严厉,但看那面容,却尽是满意之色。
要知道,与荣陶陶对战的,可是精英级·好斗星熊。
而身形飘忽不定的荣陶陶,不仅未露败迹,反而越打越凶,越打越顺畅。
“噜…吼!”身高两米开外的好斗星熊,恶狠狠的几巴掌挥过,此时的它,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也已经烦死了眼前这恼人的小虫子。
“左,右,左…下。”荣陶陶心中暗暗念着,不断的侧身、撤步ꓹ 闪躲过那覆盖着寒星的熊掌。
荣陶陶能与好斗星熊缠斗,就是因为这种生物的速度较慢。
但毫无疑问的是ꓹ 只要挨上这一巴掌,荣陶陶怕是很难再爬起来了。
好斗星熊牺牲了速度,却是拉满了力量ꓹ 它的攻击力是毋庸置疑的。
而荣陶陶…已经喜欢上了这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抹!抹刀!”荣远山突然一声厉喝,“为什么只后退?每一次机会都要把握住!”
左……
荣陶陶猛地向左一步ꓹ 稍稍侧身,任由两记熊掌ꓹ 在脸前和胸前划过。
下……
好斗星熊的四条手臂不是摆设ꓹ 虽然攻速较慢,但却也是接连不断的。
荣陶陶迅速向前弯腰,又是两记熊掌擦着他的背脊挥了过去。
豪門夜寵:惡魔的枕邊玩
荣远山眼前一亮:“上步!”
而在他说话的同时,荣陶陶已然上步,在过去足足一个月的培训中,荣陶陶的战斗思路和理念,已经与荣远山无限的契合。
上步之后的荣陶陶ꓹ 左手掌中一片寒星覆盖,恶狠狠的拍在了好斗星熊的肚子之上。
“吼吼~!”好斗星熊能被评上精英级ꓹ 除了力量之外ꓹ 防御力也不容小觑。
虽然被这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拍在肚子上ꓹ 但是它那厚厚的熊皮与脂肪ꓹ 却是让它并未受到多大伤害。
好斗星熊气得不行,后退一步的庞大身躯ꓹ 猛地一脚跺在地面ꓹ 站稳了脚跟ꓹ 而在下一秒……
呲!
荣陶陶的进攻动作同样是连贯的,左掌碎星迸溅ꓹ 将好斗星熊推出去的那一刻,右手已经从腰后抹过,反手握着锋利的唐刀,自右下划向左上!
一道血淋淋的细长刀口,霎时间出现在了好斗星熊的肚子上,点点血迹迸溅开来。
它也许能防得住星力迸溅的震荡伤害,但是面对着那包裹着浓郁魂力的锋利唐刀,那熊皮到底还是被划破了。
神器種植空間
“再进!嗯?”荣远山本在享受“手柄打游戏”的感觉,却是看到自己操控的角色,并没有按照指令行动。
荣陶陶,竟然退了?
趁它立足不稳,正是肆意宰割的时候,你为什么要退?
然而荣陶陶不仅退了,他还猛地一挥左手,自那十米左右的天空中,一颗璀璨的星辰轰然落下,瞬间贯穿了好斗星熊的庞大身体!
“呜~~~”好斗星熊那似战吼、又似呜咽的声音颇为诡异。
荣陶陶却是左右手连连挥舞,天空中一连串的小小星辰坠落而下!
總裁的調皮小妻子 暖七七
“嘤?”云云犬趴在一颗星星小灯上,眨着黑溜溜的小眼睛,好奇的看着那一连串坠落的星辰,看起来好美的样子。
但是这样美丽的画面,却是被一柄锋利的唐刀撕破了!
好斗星熊被接二连三的小星坠贯穿身体,正强忍着震荡的疼痛、无法自已的时候,荣陶陶脚下一崩,身影猛地窜了出去。
“呯!”
荣陶陶那向前窜去的鬼魅身影,标配动作便是左手中的雪爆球,风球炸裂的那一刻,荣陶陶的速度再次猛涨一截!
“呲……”
无与伦比的冲势之下,荣陶陶仿佛乳燕归巢一般,蜷缩着身体,一头扑进了好斗星熊那宽广的怀抱之中。
但是这“乳燕”,也亮起了锋利的喙!
他手中那锋利的唐刀,直接穿透了好斗星熊的胸膛,也硬生生贯穿了那粗糙的熊皮,从它的背后刺了出来!
“晋级!刀法精通,二星·巅峰!”
荣远山忍不住摇头称叹,下意识的想要拍手,却是急忙止住了。
无论是作为师父,还是作为父亲,最好还是不要让这孩子太过骄傲。
内视魂图里传来的信息,并未干扰到这位全神贯注的战士。
只见荣陶陶一脚踩在好斗星熊的腹部,猛地一踹,拔出了手中唐刀的同时,身影迅速向后飞去。
仰躺着、倒飞的同时,荣陶陶左右手依旧在连连挥舞,一连串唯美的小星坠再次于空中悄然出现,也急速坠落而下。
补刀,我是认真的。
系統只有熟練度
直到那倒飞的荣陶陶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地,远处那庞然大物,一声哀嚎,扑通一声趴倒在地……
末世崩壞
看着那站起身来的荣陶陶,荣远山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教科书一般的小打大、快打慢。
这一个月来,荣远山纠正了很多荣陶陶的刀法套路。
毕竟,荣陶陶是练方天画戟出身的,即便是再怎么灵动,那方天画戟毕竟也是长杆武器。
手执方天画戟的荣陶陶,必然是倾向于脚下生根,岿然不动的风格,在此基础上顺挑抹带,展现技艺。
而长直刀突出的是灵活的步伐,是鬼魅的身法,更是那犹如死缠烂打一般、连绵不断的细密攻势。
“呲……”荣陶陶手中转了个刀花,唐刀缓缓入鞘,横在腰后,转头看向了荣远山。
“汪~”云云犬脑袋上顶着一个小小夜灯,看到主人战斗结束,它欢快的跑了过来。
荣陶陶一脸的肃杀之气稍稍缓解,半跪下来,向着云云犬伸出了手。
“嘤~”云云犬也忘记了星星小灯,迅速跳到了荣陶陶的掌心中,不断的摇晃着尾巴,脸上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呵呵。”荣陶陶将云云犬放到头顶,一手中再次汇聚出一颗棒球大小的星星小灯,送到了云云犬的面前,这才再次看向了荣远山。
如此温暖、宠溺的行为,荣远山也看在眼里。
对于他来说,这一切,太过梦幻了。
无论是儿子的天赋,还是其刻苦程度,亦或者是他对本命魂兽的态度与情感,都让荣远山挑不出半点毛病。
荣远山,到底还是对荣陶陶了解的少。
而经过这一个月的接触,荣远山心中也有了自己的判断,孩子能在短短半年时间,取得如此多的成就,被教师喜爱、被同伴认同,绝对不只是幸运,也不只是靠着‘魂将之后’这一名号。
这样的人,如果不成功,那的确是苍天不公了。
然而荣远山依旧尽量保持着严父的形象,开口道:“差不多了,你也已经摸透了好斗星熊的特点与战斗习惯,我们也该去其他的训练场地了。”
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
荣陶陶点了点头:“现在么?”
荣远山道:“不,我们先出星野旋涡,回到星野小镇,好好的洗个澡,理理发,再吃一顿大餐。”
说着,荣远山也是笑了笑,递过来一根巧克力棒,道:“一个月,你怎么也得休息一天,传出去的话,我这个当爸爸的,对你也太严格了。”
荣陶陶扒开了巧克力的包装纸,想了又想,却也没有拒绝。
事实上,经历了雪境之地的彻骨严寒,在这温暖舒适的星野旋涡中,荣陶陶根本感受不到所谓的“艰苦”。
深度罪 莫伊
即便是在一墙之北,荣陶陶也连续待过1~2个月,无论是吃穿条件,还是作息休息的条件,这星野旋涡,比雪境好太多太多了。
不过…回到星野小镇也好,毕竟,他也和伙伴失联一个月了。
也不知道,大薇有没有发短信。
荣远山背着橘红色的小书包,荣陶陶则是扛着大熊,吃着巧克力,在璀璨银河的照耀之下,父子俩轻声交谈着,向牧屋的方向走去。
将好斗星熊交给星烛军之后,父子俩走出了牧屋,向星野旋涡的方向走去。
与雪境大地不同,荣陶陶那里猎杀的雪花狼,雪燃军是回购的。
而在这星野旋涡之中,在星烛军围出来的训练场地里,你猎杀任何魂兽,都是要无条件上交的。
这里面有一个很明确的道理,如果你进的是训练场,那么你就是来训练的,而不是来赚钱的。
你猎杀的也是我们星烛军费心费力,运送到场地中的魂兽,你杀了之后,我们还得去补充货源,给其他历练者提供训练,我不让你交钱就不错了……
当然,旋涡之中也不是不能赚钱,你别进训练场地,而是去野外历练的话,获取的资源都是你自己的。星野大地如此广袤,有的是魂兽,有的是资源,想赚钱,也没人拦着你。
“唏律律~”一阵马鸣声响起,眼前,两匹高头大马缓缓停了下来。
荣远山还在和荣陶陶说着什么,他早已发现了疾驰而来的两匹骏马,原本没怎么在意,直到两匹马突然停下,他这才仰头望去。
未來獸世:買來的媳婦,不生崽
那两匹宛若炭红色的嘶风赤兔之上,分别坐着两个女子,一个气质极佳,眉宇间那些许的凌厉之色,让她显得有些威严。
另一个…嗯,是一个短发的漂亮小姐姐,神情倨傲,低头打量了这对父子一眼,目光也定格在了荣陶陶头顶的云云犬上。
当她发现荣陶陶正打量着自己的时候,便也收回了目光,转头看向了远处的草原夜色,那微微仰着脸蛋的模样,看起来高傲得很。
身穿漆黑作战服的女子,一身的威严气质减缓了不少,看着下方的荣远山,不太确定的询问道:“荣先生?”
“嗯?”荣远山愣了一下,借着荣陶陶头顶、那云云犬玩耍的星星小灯,也看清了来者的面容。
荣远山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南诚女士,您好。”
“真的是荣先生,我还不太敢确认。”女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翻身下马,却是给荣远山敬了个军礼。
荣远山急忙回礼,很友好,也很恭敬。
“这位是令公子?”名为南诚的女士,看向了荣远山身后的青年,笑着询问道。
确认了身份之后,短短的两句话之间,南诚的态度已然和蔼了下来,卸下了一身威风凛凛、肃穆威严的模样。
“啊,哈哈,带犬子来此地历练一番。”荣远山笑着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歪头示意了一下。
荣陶陶开口叫道:“南阿姨好。”
而荣陶陶的反应,却是让一旁那并未下马的年轻女孩撇了撇嘴,心中满是不屑。
“你好。”南诚笑着点了点头,“上高几了?在哪所学校念书呢?”
“呃……”荣陶陶眨了眨眼睛,道,“大一了,确切的说是少年班,在松江魂武大学。”
“哦?”南诚稍稍惊讶,也转头看向了荣远山,“他去了雪境得松江魂武?”
荣远山尽量不表现的过于骄傲:“嗯,孩子想当雪境魂武者,正好赶上第一批少年班,就去试了试。”
南诚倒是没询问荣陶陶为什么没在学校,而是示意了一下荣陶陶头顶的云云犬:“云巅?”
“嗯,云巅。”荣陶陶双手捧起了头顶的星星小灯,顺便也将趴在上面的云云犬抱了下来,“白云苍狗。”
“好,前途无量。”南诚的笑容很真诚,话语也很真诚。
“南女士这么有时间?”荣远山确实好奇的询问道。
“呵。”南诚无奈的笑了笑,也是摇了摇头,道,“孩子又在学校里闯祸了,我平日里工作太忙,对她疏于管教,也该拎出来管教一下了。”
“妈~”嘶风赤兔上,女孩不满的说道。
“下马!这么大人了,这点礼貌没有?叫荣叔叔!”南诚面色严厉,转头看向了自家女儿,“都是魂将之后,你看看人家孩子,有你这股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派头吗?”
“魂将之后?”
“魂将之后?”一时间,男孩和女孩异口同声。

三更,12.17.20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