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i6b5優秀都市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起點-第三十六章 我可以是任何人 (6000)看書-v8koo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神木还活着——毫无疑问,这是苏昼自来到埃安世界以来,得到过的最好的消息。
虽然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消息并不令苏昼惊奇,甚至令人有种忍不住摸头,道一声‘果然?’的感觉。
但神木还活着,就证明埃安世界还没到最危机的关头。
毕竟你瞧,智慧树被削的只剩下一根小树枝,又被天神刻度吸了灵光,最后还是能补充灵机复活,现在在个人空间里面活的可滋润了,还有了施肥官和小蜜蜂,这足以证明神木一系的生命力简直就是离谱。
倘若神木真的有那么容易死,那祂们又凭什么代表延续和存在呢?
苏昼唯一在意的是,既然神木还活着,依照般若之书的完美推演来看……那位‘太阳皇’陛下,究竟要作死到什么程度,才能让整个世界在四百年后毁灭?
虽然他觉得自己也能办得到,但那要多天怒人怨,不为人子才能干得出那种事……
“圣日是神木。”
伸出手,压制住已经和初耀圣岩融合的燃薪神木枝干,苏昼截断对方那挥霍着自己力量爆发而出的光柱,将那团耀眼的小型圣日约束在大厅之中。
凝视着这团充满纯正生机的光辉,男人不禁吐出一口气:“它正在燃烧,释放出自己体内足以塑造世界的灵气——源能之所以是一般灵气的四十倍密度,就是因为一位起码大天尊,保底天帝级的世界神木燃烧了自己,它的灵气堆砌在这个世界中,且蕴含无尽生机。”
“可是,生命本身并不代表‘善’……正如同细菌和病毒可以杀死人那样,有着极强生机的高浓度灵气,会非常容易令人的灵魂和肉体畸变,魔化。的确,它能带来力量,但这本质上仍然是一种病,一种既是祝福,也是诅咒的病!”
现在,一切的图景在苏昼的脑海中构筑而出。
在遥远的过去,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神木的主体被摧毁,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化作了天上的圣日,通过燃烧转换成了初耀圣岩这种结构的结晶体。
陰陽鬼隸
而一小部分残留在地表,仍然保持着燃薪神木的原型。
从燃薪神木的叶子,是由燃烧着的生机灵气构成的这点来看,这一神木的本质属性是火ꓹ 光与生命,和扶桑神木差不多ꓹ 很大几率还孕育出了不少类似于金乌的先天生灵,也即是这个世界诸族口中的‘诸神’。
世界树的存在本身,就会令整个世界充满生命和生机ꓹ 构成一个巨型生态圈,每一个世界树体内都储运有诸多世界生命的种子ꓹ 从妖精到恶魔,从精灵到矮人ꓹ 从龙到海妖ꓹ 从翼人到侏儒……世界树体内应有尽有。
万物因神木而生,但是诸神却窃取了这份荣耀,对诸族宣称生命是由祂们所造。
当然,这点苏昼不太确定,因为诸神也有可能是世界树造物的助手,虽然主导仍然是世界树,但诸神也参与了造物过程……这也很常见ꓹ 地球那边,生主大树给予的世界树传承中有说过这些。
这些都不重要ꓹ 因为在最初诸神纪元的结尾ꓹ 神木枯萎ꓹ 天灾出现ꓹ 黄昏之龙现世,诸神和黄昏之龙大战ꓹ 虽然最终以部分泰拉大陆的质量将其封印ꓹ 但是神祇也都消亡殆尽。
神木和诸神的时代结束了。
而圣日ꓹ 也即是神木,在那之后的数千年后ꓹ 迎来了第一次‘熄灭。
每一次圣日熄灭,代表的都是神木的生机暂时收敛,再度燃烧,就代表又一次文明的纪元到来。
而魔月……
“如若说,圣日是神木的躯体。”
仰起头,在拂晓和燧光大师仍然震惊,没有反应过来的目光中,苏昼仰起头,看向那漫天绯色月光。
他的目光凝重:“那么魔月……恐怕就是世界树的精魂!”
獸血沸騰 靜官
“正如同人类的灵魂作为添加剂,可以催动源能炉心的燃烧,世界树的精魂,就可以催动整个世界的源能躁动!”
也只有世界树的精魂,才能令整个世界的源能陷入活性化!
我是漢靈帝 不做亡國君
也只有世界树的精魂,才能侵蚀这个世界所有源自于它的万物众生,无一例外!
那颗月亮,就和最初的太阳已经被圣日取代了那样,它已经并非是原本的月……而是世界树残存的魂魄意志的凝结。
一个硕大无朋,史无前例,庞大到匪夷所思的天体级‘心光体’!
“难怪这个世界上,每一卷的强者都能领悟出心光体这种精妙的历劫之法……因为答案就在天上,只要注视魔月,天资聪颖者自然而然就可以领悟出其中奥秘!”
此时的苏昼,已经不知道该是赞叹还是叹气了。
是的,魔月的确造就了无数魔化者,杀死了许许多多身患魔化病的人。
但它也是传承,是铭刻在天空之上,无论是谁都可以平等看见的奥义载体!
男人只是略微思考,都能感觉到这一设计的美好。
圣日为整个世界提供灵气,魔月赋予万物众生传承,魔月之光活性化灵气,低烈度的魔化病……
不,倘若是低烈度的话,那么就不是病了,而是可以让人顺利修行,自动入门的‘天选祝福’!
它将会引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修行,领悟修法,发展文明。
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他们都是世界树的孩子,只要抬头,就可以成就。
倘若圣日的燃烧没有失去控制,倘若源能的侵蚀没有那么可怕,倘若灵气保持在正常的情况下……那么埃安世界,将会是多好的一个人间天堂啊!
可惜没有如果。
完美的设计是不存在的,因为种种缘由,埃安世界充满了苦难,大地之上满是绝望和痛苦的呼声,苏昼只要闭眼,便可聆听在这片天地间飘荡的哀切低语。
“……不应该如此。”
缓缓走上前,苏昼走进那团耀眼的光团,他低声喃喃:“如果说,这才是埃安世界本来应该有的面貌,现在的一切不过是失控的结构……那我就要将其流转,重新化作现实!”
“不,我要让它变得更好,变得比燃薪神木昔日设计的还要更好!”
初耀圣岩和燃薪神木融合而成的光团开始逐渐缩小。
巨大的半透明晶体柱就像是液体那样溶解,溃散成漫天飘荡的纯粹源能之雾,然后被小小的神木枝干鲸吞,吸收,化作了一道道玄奥繁复的光纹。
紧接着,在苏昼持有的神木印记引导下,这残缺的神木在补完了大量源自于本体的灵性和袁恩来后,就像是昔日的智慧树那样,开始恢复自己原本的形态。
一颗直径半米左右,略显椭圆形的‘蛋’。
無限黃金時代 牧十
武林逍遙行
一颗通体结晶纹路,上面隐约有着淡淡光焰燃烧的‘燃薪之种’!
鑒靈俏佳人
“……神木复苏,重新化作种子。”
手中举着这颗神木之种,苏昼在第一时间其实什么都没想。
他只是在心中和雅拉吐槽:“雅拉,你和完美,还有神木真的没有一腿吗?”
“不死血的蜕皮重生,完美的涅槃轮回,神木的永世长存之力……而且蛇鸟都是蛋,世界树的种子看上去也是蛋,四舍五入,你们其实是一家人吧?”
“滚滚滚滚!”
显然,苏昼的专业实力见长,一句话就能让雅拉勃然大怒。
此时此刻,蛇灵的脑袋都摇晃成了八头大蛇,尾巴也旋转地和电风扇一样:“你才和他们是一家,就你这个原初本体是个破蛋的家伙才和那些家伙是一家!”
烛昼·原初形态的确是个蛋,而且还有个破口。
“但这真的很巧合啊,你们的再生能力,重生能力都差不多,还有很多重合类似的地方。”
苏昼不以为意,他有理有据,合理分析:“众所周知,龙鸟天生本一家,而树是长条,也是龙,树上有鸟巢,也是神鸟,合理论证可得……”
“别扯淡了,你这也叫分析?那我还能论证一番,把寂主和宿命扯上亲属关系呢!”
雅拉摇摇头,祂知道苏昼的意思,便摇头没好气道:“伟大存在赐予眷族的根本神通中,必然会有一个是保证‘生存’方面的,这很正常,因为只有活下来才能寻觅自己的道,印证正确之路。”
“而像是神木更加离谱,世界树的‘永世枝’,‘衍世叶’,‘长存根’这三个至高传承,全部都是生存能力,很多时候你杀都杀累了,伐木伐的手酸头疼腰软了,神木还能复活,复活后还能精神抖擞地继续大战三百回合。”
“大道之树也不差,‘传道果’,‘悟道芽’,‘不朽花’这三个里面有两个和传承延续有关,诸天中求存能力最强的就是祂们一系的了,什么阴沟角落,多元宇宙绝境都能看见。”
此刻,雅拉借着苏昼的眼睛,看向他手中的燃薪之种,祂微微摇头:“可惜了,之前的那个神木枝干,其中应该蕴含着一部分‘永世枝’的传承,也正因如此,它仅仅是随便加工,就可以替身渡灾,稍微雕琢一下,就是最强大的历劫法宝。”
“天上的那颗圣日,应该就是永世枝的本体,所以初耀圣岩这个太阳的碎片才能和燃薪枝干融合,变成你手里的种子——你或许可以从中获取一些相关的传承,但是其实没啥必要。”
蛇灵在这里小小地吐槽了一句:“毕竟你这个家伙优秀的有些见鬼了,明明了有了不死血,却迄今为止一次都没死过,跟别谈你还修行了不灭魂和大道之树的神木之法,更有完美的祝福,已经这么难死了,再加一个永世枝也不会有多大提升。”
“好家伙!”苏昼也忍不住吐槽:“生存被动这东西再多也不嫌多好么,多段变身明明是你教我的好吧!而且只有知道不死才能竭尽全力去莽啊!”
“但我可没教你学这么多生存方面的至高传承!你搁这叠BUFF呢?”
话至此处,雅拉已经懒得多话,祂的虚影浮现在苏昼头顶,环视整个世界:“总而言之,我怀疑衍世叶已经经化作这个埃安世界的万物众生。”
“至于长存根,肯定存在于这个大陆的某个地方,这玩意就算是世界毁灭了,它也不见得灭,多元宇宙中有很多例子,就是一根神木的根须在虚空中漂浮到了其他世界,它看上去早就死了,但只要一扎根就立刻复活,而一复活就立刻改造整个世界的生态。”
“等等。”听到这里,原本津津有味地苏昼突然警觉:“你这说的,怎么神木这玩意听上去简直就和瘟疫一样?根本就是生态危机啊?”
“一落地就扎根,然后改造世界……入侵物种的感觉也太浓了吧?”
“不然呢?”
雅拉嗤笑一声,祂缩回了苏昼的灵魂空间,然后懒洋洋道:“生命不就是瘟疫吗?无论是病毒,细菌,野兽的部落,人类的文明……归根结底,都是‘存在’的奴隶,为了活着,为了存在,什么都做得出,什么都会做。”
“苏昼,大道之树也和你说过了吧?‘存在’固然是真理,而一个生命为了自己的存在,而去掠夺其他生命的存在,也是‘这很合理’的事情啊!”
“对于‘存在和延续’而言,只有活下来的那个,才是正确的!无法战胜神木入侵的世界,将神木驯服化作己用的世界,就活该被神木吞噬转换,成为祂生态的一部分!”
苏昼皱起了眉头。
活下来的,就是正确的?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应该有些东西,比‘存在’更重要……但是反过来想,即便是可以为之献出生命的信念,死亡也要实践的正确,那也是为了‘延续’某些东西,某种精神,令人继承的。
死亡只是为了点燃火种,火种仍然延续着。
“……不愧是无懈可击的伟大存在组合,无论怎么想,都绕不开啊。”
摇了摇头,苏昼不再思考这些方面。
毕竟遇到过这么多次伟大存在了,他怎么可能不理解,这些家伙都自有一套逻辑?
在祂们的逻辑中根本无法驳倒祂们,祂们都是真正的正确。
所以,他低下头。
此刻,苏昼手中持有的燃薪之种,正释放着一轮轮半透明的光晕,它简直就像是一颗滚烫的心脏,不住地在苏昼的怀中跃动,似乎时刻准备着生根发芽,重新‘诞生’。
同样有着神木的部分血脉,苏昼能感应到,这燃薪之种中不存在任何自我意志,它纯白无瑕,是一片空白,除却神木本能传承的一些信息外,它根本就是一个全新的生命,全新的一颗神木。
某种意义上,它是缔造埃安世界的那颗燃薪神木的孩子,生命的延续。
“诸位。”
长久地凝视着自己手中的这颗种子,苏昼突然开口,对一旁已经失言已久,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的拂晓和燧光道:“这附近,有什么地方比较适合作为据点吗?”
【据……据点?】
凝视着苏昼怀中的那颗种子,即便是机器之躯,燧光大师也感觉到自己的齿轮和源能炉心正在发热,燃烧,究竟像是他曾经还有血肉时那样……这种强烈的幻肢异动令这位炼金大师陷入了恍惚。
苏昼的话语唤醒了他,但是听见对方的话后,燧光登时更加茫然:【有倒是有,附近的薄雾山里面曾经就有过一个山中都市,可惜因为东海贵族和北地蛮族的战争废弃了,因为重建太过困难,所以现在也没有恢复。】
閃婚深寵,萌妻賴上門! 超靈的佑子
【斯维特雷教授,你问这个干什么?】
燧光的声音颇为不解,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面露惊愕:【等等,难道说……您想要?!】
超宇宙存在 醉後起舞
“嗯。”
苏昼点了点头,无想之心能听见眼前炼金大师的心声:“我的力量足以消灭不从之恶者,但如若想要改变世界,重塑秩序,我需要的并非是毁灭,杀戮和破坏,而是教化,普及和传承。”
邪魅總裁:你只配代孕 漫妖嬈
怀抱神木之种,苏昼走到舷窗旁,他看向窗外正在初耀舰两侧飞驰而过的群山和密林,沉声道:“埃安世界病了,病的很重。我不是医生,也治不好这病,我只能点起一把火,烧了丑恶的一切,再用完好的东西把它填充……这就是我要做的。”
“就像是我们之前在路上遇到的那些流浪者那样,这片大地上还有很多居无定所的魔化者,他们因为战争失去了家乡乃至于一切,只能在荒野中徘徊……需要有人去带领他们走出困境,那为什么不能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所有被压迫的人民都是我们的同伴,带领他们改造世界,正是我们接下来的目标。”
转过头,男人凝视着已经握紧双拳的燧光大师,以及一直都沉默的银妖精,他诚恳且真挚地问:“你们愿意帮助我吗?”
“……斯维特雷教授,我有一个问题。”
抬起手,制止了燧光立刻的回应,银妖精拂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银色的眸子中闪动着莫名的光,那是复杂无比,属于数次轮回往复的记忆。
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拂晓的声音平静的就像是万古不成变动的玄冰湖面:“你有办法,解决圣日将熄的问题,对吗?”
“是的。”苏昼点头,他认真道:“我有。”
“你有办法,让纪元不至于终结,文明得以延续,对吗?”
“是的,我有。”
然后是沉默。
拂晓凝视着苏昼平静的脸,上面没有自信,没有自傲,只有一种深沉的,名为‘理所当然’的表情。
那是认定自己是正确,所以无需任何多余情绪来辅助的‘坚信’。
“……我最近一直都在陪结社里面的孩子玩……他们很喜欢初耀舰的环境,喜欢在里面冒险。”
片刻后,银妖精缓缓开口,她的语调缓慢而清晰:“他们经常和我讲斯维特雷教授过去的事情,有关于孤儿院和现在埃安大陆文明的事情,让我能更好地理解这个纪元。”
“所以。”
她用复杂无比地目光看向苏昼,几近于喃喃自语道:“你究竟是谁?”
“你不可能是斯维特雷教授,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教授,富有爱心,深陷于指责,偶尔会因为学徒的粗手粗脚发脾气,但是又会因为吓到了孩子而感觉心痛自责……他和你的确很像,他心怀正义,有着自己的准则和道义。”
“你绝不可能是他,因为他在孩子的眼中再怎么完美,也不过是个自己也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的凡人!”
拂晓的语气带着颤抖,她终于问出了心中怀疑已久的问题,这问题从察觉苏昼的强大开始就一直在银妖精的心中生根,只要不得到答案,她就没有办法去相信眼前虽然强大且正义,但是根本不知道其真身本质的男人。
而苏昼只是微笑着注视着银妖精。
“毋庸置疑,我是斯维特雷教授。”
他平静地回答,语气带着理所当然的坚定:“他是我,我不完全是他。我继承了他的信念与爱,是他在埃安世界的延续。我就是他的存在,更胜于他本身的存在。”
“心怀疑虑的银妖精啊,忘记你心中简陋的认知吧,我可以是任何人,但不变得是本质。”
苏昼走上前,他向银妖精和燧光大师伸出了手。
这只手苍老,粗大,骨节分明,肌肉和血管清晰可见,有力且温暖。
男人垂下眼眸,他轻声道:“无论你眼中的我是谁,是斯维特雷,是苏昼,是原初烛昼,是审判之神,万世革新之龙……你可以随意地称呼我,但唯独这点不变。”
“我要改变这个世界,让它变得更好。”
他在发出邀请。
而银妖精凝视着苏昼的眼睛。
那双赤红色的眸子中,燃烧的是从未熄灭过的火焰。
在那火焰面前,即便是燃薪之种的光都显得黯淡了起来。
所以她与燧光一同伸出手,三只手,妖精的,机械的,人类的,重叠在一起。
契约,达成了。
十日后。
希光结社于东部山脉开辟的根据地消息,传遍了整个埃安大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