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末日螢火 ptt-第一百五十五章 轉瞬即逝的勝利分享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电光火石,双剑轮番飞舞,那些如雕塑般失去动力的金属机甲,此刻俨然成为了不会移动的标靶,被奔腾的火焰与电芒切割成星星点点的冰晶碎片。
凛刀肆意的在冻结的机械军团中穿梭,很快将它们轰杀殆尽,剩下的还能够活动的机甲也被萤火小队和南宫天成的士兵分割围剿,这场堪称浩劫的遭遇战终于在人类顽强的抵抗下取得了艰难的胜利。
汐斯塔诺城内建筑的残垣断壁还在燃烧,但经历了血与火的厮杀,幸存下来的人们无一不是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微笑,任凭这只属于胜利的雨水冲刷着满身的血渍与疲累。
“总算是,结束了,看来真的有些上年纪了,刚才有那么几个瞬间竟然感觉心脏快要麻痹了一样。”诺馨怡捂着自己的胸口,缓缓的坐在了城墙上。
就在所有人准备迎接胜利之时,地面上雨水下落形成的水坑突然开始规则的抖动。
抖动的频率越来越快,震感也越来越强烈。
“地震了吗?”
城内的士兵相互询问着,大家脸上写满了疑惑,谁也说不出答案。
“咚、咚、咚”大地震颤的声音越来越近,但几秒钟过后,震动却又神奇的戛然而止,像是某种发出震动的物体突然停止了前进一样。
城墙岗哨上的士兵将探照灯对准了城外漆黑的雨夜,先前墙体内喷火炮喷射的火焰此时已经熄灭,加上暴雨冲刷而生成的雾气,探照灯照射的范围是在有限,目力所及之处,除了深沉的黑色,什么也看不见。
忽地自黑暗中传来猛烈的破风之声,像是有某种巨大的物件朝着汐斯诺塔飞来。
须臾之间,那飞行的物体从黑暗中闪进了探照灯的光线里,竟是一块巨大的岩石。
从边角的轮廓判断,空中的岩石约莫有凛刀机甲那么大,此时正不停的翻转,急速的砸向诺馨怡所在的城墙。
诺馨怡迅速从城墙上站了起来,但是飞行巨石的速度实在太快,她根本就没有时间闪避。
眼见巨石即将砸中诺馨怡,一道红色的身影掠过,狐火一把抓起愣在原地的诺馨怡,纵身跃下城墙,然后踩踏着城墙中部伸出的喷火炮,在炮身上闪转腾挪绕开巨石后,又从不远处重新翻上城墙。
“轰”巨石狠狠的砸在城墙上,暴发出震天巨响,直接将整块墙面连同上面架设的喷火炮一同撞进了墙内,只差毫厘便可撞穿结实的金属墙面,冲入城内。
“咚、咚”地面再次传来震动,黑暗中那幽灵般的物体又开始了行动。
“馨怡姐,你没受伤吧?”狐火关切的将诺馨怡从地上扶起来。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末日螢火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五章 轉瞬即逝的勝利閲讀
“还好,没什么大碍,只是些擦伤。
什么东西才能有这般可怕的破坏力?”比起自己身上的伤口,诺馨怡更担心能随意扔出这么大巨石的怪物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两人双眼直视着黑暗中逐渐靠近的巨物,随着震动声响的迫近,巨物的轮廓也慢慢在探照灯的光照下变得清晰。
那是一个比凛刀还要大上一圈的巨型怪物,长相酷似鳄鱼与狼的结合,但在脸颊的腮部又长着类似鱼鳍状的凸起,整个身体如同蛞蝓一般不住分泌出恶臭的黏液,人类的四肢从它圆球状的身体上伸出,背部歪七扭八的斜插着数根白色骨刺。
它的右手上倒拖着一把巨大的骨质砍刀,砍刀上横生着许多血红色的筋膜,整个刀柄与手掌已经粘连在了一起,就像是从皮肉里生长出来的一样。
骨质砍刀早已没有了刃口,与其说是利刃,那更像是一把钝器,刀身侧面有数道撞击的痕迹,看来应是刚才砸中城墙的巨石所致。
怪物半张着嘴,从喉咙里发出液体翻滚时的声响,身上坑洼不平的吊着许多脓包一样的物质,细看之下那些脓包竟像是有着生命一般,正在不住的蠕动。
“这东西实在是太恶心了,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那个心理扭曲的变态的产物。”狐火紧紧的按着胸口,胃里因为恶心而不断收缩。
“馨怡姐,你们快从城墙上下来!”这时凝雨几人也赶到城墙下,准备协助诺馨怡和狐火从城墙上撤下来。
陈凌风驾驶着凛刀紧随其后的跟了过来,他向众人打着手势,示意自己去对付城外的怪物,让他们赶紧撤离。
“看来还没有到庆祝胜利的时候,凌风,你要小心啊。”诺馨怡转头看着矗立在城墙边的白色机甲,有些担心的撤回城内。
“艾莉,艾莉,你在吗?”陈凌风在驾驶舱内不住呼唤着艾莉的名字。
“大笨蛋!要不是看在诺馨怡的份上,我真的想让你自生自灭了,真的不想再搭理你!
刚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让你不要一直扣着霜冻步枪的扳机不放,结果你还是让枪身过载了!”艾莉突然出现在陈凌风面前,恶狠狠的瞪着双眼盯着他,显是已愤怒到极点。
“对…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陈凌风双手抱着头,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
“少来这套,我已经是成年人了,要是能抽到你的话,我真恨不得给你两巴掌。”艾莉举起小小的拳头在陈凌风面前晃了晃。
陈凌风只得借坡下驴,顺着艾莉的大小姐脾气说了一番好话才将她安抚下来。
“一会再和你算账。
熱門小說 末日螢火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五章 轉瞬即逝的勝利讀書
外面这家伙一看就不是个善茬,霜冻步枪的冷却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不管怎样先探探对方的虚实,撑过这十五分钟吧。”艾莉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显示屏上不断靠近城墙的怪物。
“这,没有其他致胜的办法了吗?”
“拜托,我只是个智能终端,真正战斗的可是你呢,你自己看着办吧。
别再搞砸了,要是造成机体损伤,我保证你别想再见到我了。”艾莉说完话,一转头又从驾驶舱内消失了。
“这算什么事?”陈凌风无奈的摊开手,没有战术指导,也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凛刀翻身跃起,跨过汐斯塔诺的城墙,与这个庞然大物的战斗决不能发生在城内,那会对整个城镇造成不可逆转的毁灭性破坏。
陈凌风将手里的两把巨剑重新合在一起,收回机甲的背后,随即打开凛刀腿部所有的喷射引擎,他要以机甲最快的速度将怪物推离汐斯诺塔。
“嘭”凛刀侧身撞在怪物的胸口上,推着它急速后退,直到远离汐斯诺塔数百米后才停下来。
陈凌风准备操纵凛刀抽回手臂同怪物展开搏斗,但怪事却在此刻发生了。
机甲的左臂并不能从怪物的身体上抽出,此时怪物的肚子竟像是一个巨大的面团,将整个机甲左臂包裹进了身体里,巨大的吸力不管陈凌风如何使劲,都无法将左臂从怪物身体里拔出来。
“吼”怪物喉咙里又传出翻滚的水声,它双手举起骨质砍刀,朝着凛刀劈了下来。
眼见情况危急,陈凌风只得举起机甲右臂,回身拔出身后的巨剑芬里尔,燃烧的巨剑瞬间贯穿怪物的身体,在它的胸前开出了一个窟窿,陈凌风这才将机甲的左臂艰难的抽出来。
身体被洞穿,怪物似是并没有痛觉,砍刀急劈而至,陈凌风急忙操纵凛刀回退,刀身擦着机甲的躯体抹过。
“吼!”怪物再次发出嚎叫,似是对刚才的失手感到愤怒,随即拖着笨重的身躯再次袭来,而更为诡异的是刚才被巨剑洞穿的胸口,此时已奇迹般的全部愈合,就像是根本没受到过伤害一样。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