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熱門小說 玩家超正義 起點-第四百六十三章 揮舞着鐐銬的蠕蟲讀書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安南使用三之塞壬的第三效果,来控制弗拉基米尔?
这的确是有可能的——尤其是在安南刚刚使用过它的效果,控制并杀死了尼古拉斯的现在。
倒不如说……
如果弗拉基米尔什么都没说、什么都不做,安南反而有可能会起手使用三之塞壬来扭转战局。
相比较安南还不知道具体效果的【捡骨者的宽恕】、即使用掉可能也无法杀死弗拉基米尔的贤者之石、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可能也会杀伤自己的“创世之秘”。
已经使用过一次的三之塞壬,会更让安南放心。
但正是因为弗拉基米尔多此一举的说了这话,安南反而心生怀疑。在搞清楚情况之前,不会轻举妄动。
不过,安南也知道,弗拉基米尔并非是愚钝之人。
他不可能作出毫无意义的膨胀举动。
换言之……弗拉基米尔突然暴露自己的目的,一定是有其意义的。
——你的意思是说……只有凡人能够杀你?
——你也可以这样理解。
——那么现在,我将你讲述它的一部分能力。
这是不久之前的对话。
再结合之前,弗拉基米尔在安南面前撒的谎……
那么弗拉基米尔对安南进行误导的目的,就非常清晰了。
“假如在这个‘梦中’,你只需要接触就能与我融合,为何现在如此悠闲的站在一旁?你到底是在等待什么?还是说你在诱导什么、逼迫什么?
“那么恐怕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安南宣告道:“你告诉了我,‘我未来将会面临的命运’,然后希望我沿着这个命运去走。只有我屈服了、承认了你所给定的命运是无法改变的,你的目的才会达成。”
他的瞳孔再度燃起光辉。
安南不再后退,反而昂首挺胸、向前踏步。
他指向自己太阳穴的枪,已然再度垂下、指向地面。
无需如此。
因为安南意识到了……弗拉基米尔根本不敢杀自己。
他真正的目的,让他无法对自己下手。否则的话,输掉的人反而会是他自己。
这次反而轮到弗拉基米尔不敢与安南接触了。
在安南逐渐向前逼近之时,他反而在往后退。
两人的立场顿时倒转。
“还记得,你刚刚说的话吗?”
安南冷声道。
——我绝不相信什么命运。如果真的存在命运,也绝不应该只有天车,才能改变既定的命运。
——当然是让一切努力与付出,都百分之百得到回馈。
——我是这个实际上最为努力、最有觉悟的人。我理所当然的应该享受最大的幸福。”
——那将是绝对的公平,排除一切随机性。让所谓的命运成为固定的程式。
——原本拥有无限可能的“命运”,在你的干涉之下、反而变得极为好懂……格外的容易计算。
“现在,你意识到了吗?”
安南的声音逐渐变大,变得响亮而清晰:“你自己话语中的矛盾?”
“你的视角,从最开始就不对劲——为什么‘反抗命运’这样的主题,在你口中却是‘将命运固定化’这种不上不下的最终目的?
“答案很简单。因为你已经知道了,‘将命运固定化’的确可以‘反抗命运’的这一答案。这个答案藏在你的内心……当你知晓了这个情报的瞬间,你的思维就已经被其‘染色’。”
“反抗命运”是一个很大的,很虚妄的主题。
它并不会特别的指向什么,仅仅只是“反抗”而已。
甚至可以说,就是因为迷茫到了,连反抗的对象都不知道,才会将其指向命运——就像是那句话,“是不公平的命指使我来的”。
只有相信命运,憎恨命运的人才会如此说。
弗拉基米尔的确也是这样的人。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四百六十三章 揮舞着鐐銬的蠕蟲分享
可他却从最开始,就有明确无比的目的。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玩家超正義-第四百六十三章 揮舞着鐐銬的蠕蟲看書
“你能够看到诸多未来,并以此进行谋划。”
安南沉声道:“以此构筑起‘别无退路’的未来。并将未来告知对方……如果对方屈服于你的‘预言’,那么你就可以将其融合、或者控制对方的心神。
“也就是说,黑玛门尼根本就不具有什么‘反弹心灵控制’的能力!心灵控制系的能力,原本就非常稀有……‘反抗心灵控制’这种主题,与黑玛门尼自身的含义,也是根本就对不上。
“之所以我对你使用三之塞壬,你就可以控制我——是因为按照原本的未来,你将会死在这里。
“换言之,这就是你所预言的‘未来的终点’!是你所能看到的一切未来的终至!
“如果你对他人的预言正确之时,就能达成某种目的。那么你自己的死因,毫无疑问就是最为强力、最具意义的预言——你希望将我与你的‘终末之因’捆在一起,让我遵从你的预言而使用‘三之塞壬’来将你杀死。
“如此一来,你就可以与我融合、或者得到我的力量、或者反过来控制我……亦或者舍弃你的身体而‘成为我’!”
安南注视着弗拉基米尔。
他一字一句的问道:“我说的是对——还是不对?”
弗拉基米尔的面色变得很难看。
首先宣言一段原本偏离于事实“命运”,将这个命运告知对方。
并且让对方“反抗命运”的举动无效化,想办法使自己的预言强制成真。
就可以将这命运化为实质般的镣铐,捆缚于他人的灵智之上。随后,就可以根据这一段“命运”的重量或是其他的什么,对另一方进行约束。
这正是黑玛门尼的效果。
以“既定之命运”来控制他人。
所以他才会“不反抗命运”,而是“控制命运”。
因为他希望的是,自己成为那个能够用命运控制他人的“高高在上的王”。
而众所周知。
——命运乃天车之辙。
对于天车来说,改变他人的命运再简单不过了。
如果这个伟大级咒物,结合天车的力量……将他人的命运进行固定。那么就等于是成为了神上之神——并没有获得任何神职的情况下,绕过神明之位得到了所有人类的控制权!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四百六十三章 揮舞着鐐銬的蠕蟲閲讀
“正因如此,‘黑玛门尼’的副作用才会是‘无法被神明印象’。这个副作用对于其他人来说,都不会特别严重、甚至能算是底牌……唯独对你来说不同。
“因为你看到的未来,永远是没有神明存在、进行干涉的。这意味着,你必须用自己的脑子、推测出有神明干涉的未来,将会发生出怎样的不同。”
安南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
终于逼迫着弗拉基米尔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
“梦境”顿时结束,他们重新回到了最开始对峙的位置。
“所以……明明不会被神明攻击、也不会承受神明影响的你,才会试图将我置于所有神明的视野无法触及之处。”
好看的小說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四百六十三章 揮舞着鐐銬的蠕蟲看書
这并非是防止神明杀死弗拉基米尔。
——而是担心“安南不再使用三之塞壬来攻击他”!
而使用法术或者是某种能力,将安南拉入“无法使用超凡能力、却依然握持着三之塞壬”的梦境中,则是他事先布置的第二重计划。
用于在第一重计划失败、神明真的抵达之后……排除其他的影响、继续逼迫安南使用三之塞壬。
所以他才会最开始击伤安南。
但在梦中却一直不对安南出手,甚至凑到安南身边极近的地方——一个无法躲避三之塞壬洗脑的位置。
他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安南遵循着他的预言——将“弗拉基米尔”的人格杀死在这里!
……在那之后,他应该就会成为安南。
如同他在大公府中所说的那句话:
——因为我终有一日也会抛弃这具老朽的躯壳,迈入永恒。
“你曾经说过,【非蛇之蛇孽生于天车御手的尸骸】。你的确是蠕虫信徒。也的确不希望蠕虫解除封印、来到这个世界……”
在赦罪师迷茫的目光之下。
在悲剧作家欣喜若狂的陶醉注视之中。
安南如同判定有罪的法官、如同将决定性的证据拍出的侦探一般,发出了最终的宣判。
“因为你真正的目的,就是得到我的身体。如同‘非蛇之蛇孽生于天车御手的尸骸’一样……
“——然后,成为【新的蠕虫】。”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