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優秀小說 日月風華笔趣-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相伴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陈芝泰听这美妇自称从前是名歌女,眼睛一亮。
秦逍却没有继续问下去,向费辛道:“费大人,你带杨镖师单独下去。”
费辛心领神会,知道秦逍是让自己单独审讯杨蔡,向杨蔡道:“你跟我来。”
杨蔡犹豫了一下,不敢违抗,只能跟上,陈曦在旁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却也跟了过去。
这杨蔡自称是苏州义威镖局的镖师,但是否真是这样的身份,暂时还不能确知,费辛是大理寺官员,却并不会武功,单独审问杨蔡,也不能保证杨蔡是否会突然发难,陈曦跟在身边,却也是为了保护费辛的安全。
若是还没到苏州,半道上就有官员被伤,秦逍固然责任不小,陈曦也无法向宫里交代,更是颜面荡然无存。
“你跟我来。”秦逍向那美妇道,又向胖鱼吩咐道:“将那名黑衣人先捆绑起来,醒了我再审讯,带那两名镖师先下去安顿,没有搞清楚真相之前,他们暂时不能离开。”
顾白衣在旁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瞅着鱼玄舞若有所思,他看鱼玄舞的眼神,自然与陈芝泰那种眼睛发亮的神态完全不同,表情不同,心里想的自然也不同。
“大人,她好像站不起来。”陈芝泰见鱼玄舞有些虚弱,主动请缨:“我扶她起来。”
秦逍也不置可否,径自回舱。
陈芝泰见秦逍不反对,立刻上前,扶着鱼玄舞起身,安慰道:“不要害怕,我们大人是朝廷的大官,聪明绝顶,办案如神,你有什么难处和冤枉,和我们大人说,我们大人一定会为你做主。”等鱼玄舞起身之后,也不松手,依然握着鱼玄舞手腕,无视边上耿绍鄙夷的眼神,一边往船舱去,一边自我介绍道:“我姓陈,是我们大人最器重的心腹。”
进入船舱,鱼玄舞站在秦逍面前,秦逍是大理寺少卿,这房里自然是桌椅齐全,秦逍也看出鱼玄舞似乎体力不支,吩咐陈芝泰道:“给她搬张椅子。”
陈芝泰立刻搬了椅子过来,又扶着鱼玄舞坐下,这才走过去关上门,双手环抱胸前,威风凛凛地守住门。
鱼玄舞身段丰腴且诱人,坐着时,衣裙紧贴着臀儿,勾勒出丰满美好的曲线,陈芝泰站在她后面,目光盯着那丰满的屁股看。
“你也先出去?”秦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陈芝泰一怔,指着自己胸口:“大人,你是说我?”
“这屋里好像没有第四个人。”秦逍淡淡道。
陈芝泰有些尴尬,又瞅了那饱实屁股一眼,这才依依不舍出门去,顺手带上门,心想鱼玄舞身材诱人,难道大人途中寂寞,对这美妇生出非分之心,否则怎会两人单独相处?
如果大人借审问为名,想要和这美妇发生什么,那么自己以后可就真没有机会了,自己胆子再大,那也不敢和大人抢女人。
秦逍起身,给鱼玄舞倒了一杯热水,走到她面前递过去,鱼玄舞一怔,显出感激之色,双手借过,也许是惊魂未定,捧着茶杯的双手依然微微哆嗦。
“你的丈夫姓汪?”秦逍在鱼玄舞对面坐下,盯着鱼玄舞眼睛问道。
鱼玄舞点点头。
“为何要进京?”秦逍也不废话,直接问道:“一个妇道人家,不顾路途遥远往京都去,当然不是无缘无故。”
鱼玄舞低着头,却没有说话。
秦逍淡淡道:“今晚你被人追杀,八名镖师,死了一半都不止,这不是小案子。追杀你的人,不是水匪,他们杀了人,官府自然要通缉,你只有据实交代,我们才能查出那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所以本官希望你将知道的都老实说出来。”
“我…..我想见识京都的繁华。”鱼玄舞不敢抬头,低声道:“所以…..所以才雇人护送去京都。”
秦逍冷笑道:“你以为我们大晚上不睡觉,是要陪你玩游戏?见识京都的繁华?江南的繁华,不下于京都吧?而且这样的理由,恐怕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又何必说出来,你是在怀疑我的智慧吗?”声音冷然:“你丈夫叫什么?”
鱼玄舞犹豫了一下,终是道:“汪…..汪鸿才!”
“做什么的?”
“我…..我不知道!”鱼玄舞抬起头,看着秦逍道:“民妇没有撒谎,民妇真的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秦逍目光锐利,盯着鱼玄舞眼睛,似乎要看透她的心思,缓缓道:“你嫁了给他,连他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民妇嫁给他之前,是苏州乐坊的歌女。”鱼玄舞轻声道:“年轻的时候,民妇也曾做过花魁,能歌善舞,在苏州也是小有名气。我们这种人,即使是花魁,也就风光几年而已,要么趁年轻的时候被人赎了身做小,要么等到人老珠黄无人问津,最后被人从乐坊赶出去,自生自灭。”
秦逍没有打断她,任她叙说,知道她说这些话并不只是为了向自己说明身世。
“年轻当红的时候,有几个男人想为我赎身,我瞧他们不上,以为能等到更好的,所以耽搁了,几年过去,没了名气,人老珠黄,本来也要和其他人一样,年纪一大就要被赶出乐坊。”鱼玄舞苦笑道:“好在民妇的嗓子好,唱曲还凑合,所以留在乐坊里给客人唱曲,即使这样,本来也唱不了几年,最终的结局还是要被赶出去。四年前,我第一次见到相公,他出手大方,说我唱的好,此后每个月都会去为我捧场。”
能成为乐坊的常客,自然是不缺银子,秦逍道:“他可有功名?”
“不是。”鱼玄舞出自乐坊,自然知道功名就是当官的意思。
“商人?”
鱼玄舞想了一下,也是摇摇头:“没有见过他贩卖任何货物。”
秦逍疑惑道:“非官既商,难道他祖上给他留下了大批钱财?否则月月为你捧场,那银子可也花了不少。”
“他每个月会去乐坊三天,而且是连续三天,饮酒听曲。”鱼玄舞道:“三天过后,便不再出现,要等上一个月,他才会再次出现。我问他做什么营生,他从来也不说,还告诫我说,不要打听他做的事情,否则会永远消失,所以在那之后,我从不问他是做什么的。就这般一年多,他每个月虽然只出现短短三天,但每一次出手都很是阔绰,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笔趣-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看書
“汪鸿才…..!”秦逍若有所思。
鱼玄舞见秦逍沉吟着,不敢再说。
秦逍道:“你继续说,你是如何与他成亲?”
“其实…..其实也上不上是成亲。”鱼玄舞道:“他在苏州的朋友并不多,但是与杨蔡的交情不错,有时候会一起去乐坊饮酒,我那时候便认识了杨蔡,而且每一次都是相公结账,从没有让杨蔡掏过银子。有一次杨蔡喝多了,对相公说既然看中我,还不如帮我赎身带回家里,免得经常往乐坊里跑,银子都让乐坊挣了去。”
“是杨蔡劝说汪鸿才帮你赎身?”
鱼玄舞点头道:“是。相公听了,当时只是笑笑,也没有说话,我也觉得只是他们说笑,那年我已经二十有八,人老珠黄,相公不缺银子,乐坊里年轻姑娘多的是,他只是喜欢听我唱曲,真要找女人,找那些年轻的便好。可是我没有想到,等次月他再来时,直接带了银子过来,帮我赎身,然后将我带回了家。”
秦逍心想这汪鸿才倒是个奇怪的人,问道:“他待你不好,所以你要离开他进京?”
“他待我很好。”鱼玄舞似乎在回想与丈夫在一起的时光:“每次回来,他都会给我带衣服首饰,出门的时候,也会给我留下一大笔银子,足够我花销。府里只有一个开门的老汉和一个做饭的老妪,相公让他们平日里伺候我,我衣食无忧,他对我也素来十分关乎,嘘寒问暖,只要…..只要不问他做什么的,他从不发脾气。”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日月風華 ptt-第五七四章 詭異的丈夫推薦
“也就是说,你后来还问过?”秦逍问道。
“他帮我赎身,带回家后,只是请杨蔡吃了顿酒,说是请杨蔡做媒人,娶我为妻。”鱼玄舞幽幽道:“虽然没有八抬大轿,也没有三媒六聘,可是…..可是他却真的娶我为妻。嫁给他之后,我才知道他每个月只在苏州城内待上三天,其他时间不知去向,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也不知道他做什么。那时候我才明白,为何一年多来,他每个月只去乐坊三天,而且还是连续三天,三天一过就消失了踪迹。”
秦逍皱眉道:“你是说成亲过后,你每个月也只有三天才能见到他?”
鱼玄舞微微点头:“是,每个月固定的日子,他就会回来,三天一过,他便出门去。我和他成亲半年后,实在忍不住,有一次他离开前,我问他到底去哪里,究竟是做什么的,当时他看着我,样子…..样子很可怕,然后对我说,给我最后一次告诫,以后再不允许向他问同样的问题,否则…..否则就会将我赶出家门,永不相见!”
秦逍也是诧异莫名,心想那汪鸿才究竟是干什么营生,都要对自己的妻子隐瞒。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