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二百零九章 住客展示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这老板口中的“地下仓库”是这般光景,是连穆习容都没有想到的事,并不是不会想到,而且不敢去想。
纪携平日里四处走动,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此时都免不了意外。
这客栈外头看着荒凉,可这地底下可有着些讲究。
原本以为这家客栈没什么住客,但下了地才知道,这里头的“住客”可多着呢。
但这住客指的并不是人,而是动物。
天上飞的,地下跑的,这里竟然都有。
它们被关在用重铁打造的笼子里,但可以看出,它们的主人对它们的照顾都很用心。
“谢老板,你为什么在这里养这么多动物?”穆习容实在好奇,不禁主动出声问道。
方才谢濂已经向他们介绍了自己的名字,虽然并非主动,因为纪携觉得不知道名字称呼起来并不方便,所以将他的名字问来。
谢濂的音调也如同往常那般,将自己的名字都读的毫无感情,像是在说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两个字一般。
“它们都是我的敌人。”谢濂意味不明地说道。
穆习容疑惑皱眉道:“敌人?此话怎讲?”
因为是他的敌人所以才要被他关起来吗?她还以为是因为谢濂非常喜欢动物,所以才将这么多动物养在这里呢。
“别看它们现在这么乖,这是在被我驯服之后,被我驯服之前,它们可是一个比一个地凶悍。”谢濂提起这些动物的时候,淡漠的眼神里却突然有了些光彩,“就好比这条黑蝰蛇。”
谢濂指着那有两个成年男子手臂粗的通体漆黑的蛇,勾了下唇说道:“在被我驯服之前,它灌进我身体里的毒液可有好几两呢。”
那蛇好像也听懂了谢濂是在说它一般,兴奋无比地“嘶嘶”吐着蛇信子,期间还张了张它的那张血盆大口。
若不是在场的人心理素质都非一般人可及,恐怕早已被吓昏过去了。
“喏。”谢濂忽然掀起自己一侧手臂的衣服,穆习容有些诧异地缩了缩瞳孔,他的那手臂上竟然连一处稍微完好一些的地方都没有,满是各种伤疤,有些都看不出是因为什么被伤的,看着分外可怖。
谢濂指着自己手臂上一条严重凸起的疤痕,语气却是一派的风轻云淡,“就像这个伤疤,就是它留下的。”
“只不过现在我驯服了它,它已经很乖了,在此之前,它可是知道名副其实的难对付的敌人,但如今,它是我的伙伴,包括它们也一样。”
谢濂朝那个蛇的方向伸出了手,那条黑蛇粗长的身子一扭一扭地爬了过来,在靠近谢濂时,忽然立起上半身,蛇尾肉眼可见的急速弹了一下,蛇身在空中划出一道残影,穆习容再定睛时,那条蛇已经出现在了谢濂的手臂上,并用蛇头缓缓地顺着谢濂的肩膀缠绕住谢濂的脖子。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二百零九章 住客推薦
这画面看着实在太过有冲击力,此时的谢濂就好像这条黑蛇的口中之物一般,毫无反抗之力,但实则,谢濂手中正握着黑蛇的命门,但凡这条黑蛇有任何异动或是什么不轨的想法,谢濂都能有把握在最短的时间内立刻击毙它。
穆习容向来对蛇这种生物敬而远之,虽然蛇很是神秘,但让她近距离靠近心里还是有一定抵触的。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愛下-第二百零九章 住客推薦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二百零九章 住客分享
所以她悄悄往后挪了挪步子,远离了谢濂所在的地方。
而谢濂还对她说道:“怎么走这么远?它很可爱的,不来摸一摸吗?”
穆习容听言立时摇了摇头,甚至有些后悔方才为什么要答应入住这家客栈。
见穆习容拒绝,谢濂面上显露出很明显的遗憾,他叹了口气道:“不想摸就算了,小黑,你回去吧,我带客人去房间。”
那条被称作“小黑”的黑蛇像是听懂了谢濂的话一样,甚至人性化地点了点头,尔后重新钻进了笼子,继续攀它的花树枝去了。
“走吧,你们的房间还在里面。”谢濂说罢,继续往里走去。
这条石廊竟然如此之深,这确实出乎了二人的意料。
一想到他们进进出出都要面对这么多生物,穆习容和纪携都不禁头疼起来。
如今反悔还来得及吗?
只不过还没等到他们提出反悔,谢濂已经领着他们到了地方。
谢濂打开禁闭的石锁,撑开门时,上头甚至抖落下来了一些灰尘。
优美玄幻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二百零九章 住客展示
“咳咳!”粉尘吸进鼻腔里,穆习容反射性地一呛,咳了几声。
然而这石门里头的光景也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原本以为那些小动物的“住所”都如此豪华,他们的定然也不会差的,但事实证明,他们想多了。
房间大概有一个普通人家的正厅那么大,连个像样的床都没有,床褥都是铺在地上的,除了空气中隐隐蔓延着花香以外,别无其他优点。
“这……就是我们要住的地方?”纪携嘴角都抽了抽。
这样一个毫无隐私的地方,恐怕只能让穆习容一个人住了,不然要是让宁王知道他和宁王妃同吃同睡,不把他削了才怪。
谢濂慵懒地挑了下眉,“如何?不满意?不收你们钱的地方,你们以为会有多好?”
这话糙理不糙。
優秀都市异能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愛下-第二百零九章 住客讀書
“小姐,可以吗?若是你选择住下,你便在里头休息,我在外面值守便是。”纪携看向穆习容说道。
虽说是值守,但这地方这么多“眼睛”盯着,啧根本轮不到他值守。
既然已经来了,穆习容并没有打算退缩的道理,况且这谢濂一看就不简单,是个坏人,而且秘密重重,倒是引起了穆习容挖掘秘密的兴趣。
“再差的地方也都住过,不差这么一个了。”穆习容说道。
这话倒是真的,原主之前还曾经和牛棚里的牛住在一起,因为穆习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自然也就把感受也一并继承了。
所以穆习容知道那段日子是个什么滋味,比起眼前的,根本不够看的。
“那好吧。”既然宁王妃都点头应允了,他一个大男人自然不好说什么。
于是住宿问题便这样略显潦草地解决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